【127章】神奇血液

    罗兰冷冷地看着这混乱的一幕。既没有参与,也没有制止。青羽依旧端着他的突击步枪,迈着轻盈灵活的步伐,慢慢拉着罗兰倒退着回到驾驶座上。打火、发动引擎、踩下离合器在人群中说不出代表着什么意义的喊叫和口哨声中,重重踩下油门,驱动着越野车朝着来时的方向迅速远去。

    随着从车尾腾起的烟尘慢慢淡化,男人们的兴趣也转移到散落在地面的那堆食物上。他们欢喜而兴奋地争抢着饼干面包,喧闹的喊叫声也变得越发高亢起来。无序的抢夺很快演变成拳脚相向的斗殴,肮脏的咒骂与恐吓惊跑了潜藏在周围草丛里的小爬虫,失望和狂喜的嚎叫在躁的阳光下显得异常刺耳,尖锐的惨叫与哀求给闷的空气增添了更多的血腥当这场暴虐的盛宴结束后,荒野上只剩下几个被打得伤痕遍体,躺在被碾平灌木间痛苦呻吟的失败者。

    妇人的衣服被撕得七零八落,她用枯瘦的胳膊撑住地面,吃力地站了起来。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削瘦的脸庞在拳头撞击下明显变得泡肿,尽管青紫的颜色有点怪异,但是不可否认,她现在的模样看上去,的确比半小时前更胖了一些。

    老妇艰难得蹲下,从地上慢慢拈起残留的饼干屑粒,小心翼翼地塞进牙齿几乎全部脱落的瘪嘴里。

    混乱中,她莫名其妙的挨了几拳。不过这不重要,在她的脑子里,只存在那个男人和小个子的孩子的漂亮脸孔,还有那头曾经被占为己有,本可以用来勒索丰厚财物的黑猪。

    忍着疼痛。妇人努力睁大被肿块挤压得快要闭在一起的眼睛,拼命记下越野车消失的方向,嘴里狠狠咀嚼着混杂有沙粒和泥土的饼干屑。

    她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她把自己归类于被人抢劫的弱者。她必须用自己的方式,从罗兰他们上拿回被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无法用常理解释的思维概念。老妇人可以不追究谁打了自己,却指天骂地发誓要拿回那头被抢走的猪。如果在末前,恐怕没人能够理解这种诡异的想法。但是现在是末世,食物与人格相比,前者显然要比后者重要得多。

    “你们一定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我保证”

    望着远处已经彻底飘散开的烟尘。目露凶光的妇人狠狠吐出半颗被打碎的牙齿,朝嘴里又塞进一把搀杂着泥沙的饼干屑,面目狰狞地慢慢咀嚼着

    荒野上发生的小插曲,罗兰他们根本没有将其纳入值得特别留意的记忆。恐怕就算知道对方已经将她纳入头号敌人的范围内,她或许只是感慨一下。

    世界就是这样,已经无法用常理来想象。

    目前罗兰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另外一件事上。

    无论在以前还是现在。进化,永远都是一个足以吸引眼球的词。

    之前她待在少年和几个强级王者边的时候。曾经根据他们的动作肢体等方面,摸索到了一点特别的东西。

    似乎在她的上有些什么,吸引他们。

    当然罗兰很会顺藤摸瓜,她很快联想到应该是自己上的某样东西。当然这里指的不会是空间,因为这个是只有自己能感受到的东西,气味?没有价值。难道是血液?

    罗兰越想越觉得或许真有可能。这些人最想做得事就是首先推翻人类,而前提就需要他们有强大的实力。实力是他们最想要的。

    不过是不是只有这几人才能感受到自己上的异常。罗兰可不想谁看到她都觉得这是一块人人都想要的

    于是接下来为了实验,罗兰悄悄将自己的血液抽出注入了动物的体里。奇怪的事发生了,这些打针的家畜一周以后。体明显比之前大了起码两倍,力气似乎也大多了。而这还没有在人的上实验。

    罗兰猜测难道是因为长期在空间。喝的水也是空间出品,所以使体的血液格外纯净?亦或是她的功法?不管原因是哪个。可能都擦点边。

    运用的好,她的血液倒是一个机会,但她目前不知道自己的特殊况是不是只除了那几个人可以探查知道,而在此之前,罗逸等人都没有察觉过,所以她还需要确认。

    荒野上的流民群,它不同于正规基地,是一种结构非常特殊的组合体。

    谁也无法说明流民群的最初究竟是什么。也许是某个迁移的家庭,或者是几个朝着共同方向寻找食物和水的流浪者。在这种无序而漫无目的的过程中,偶然相遇的两个群体,会根据彼此之间人口数量、武器配置、食物拥有量等等复杂的因素,以实力最强大的一方为主,重新组合成为更加庞大的流民群。它们像一块巨大的磁体,吸引着每一个与之相遇的孤流浪者或者其它更小的种群。经过融合、并吞、消化之后,使之成为自的附庸或者群体中的一部分。

    这其实就是一个小范围内的社会构成体。每一个流民群都有自己的秩序和规矩,实际制订者是群体当中拥有资源和武器数量最多的小集团。他们按照自己的需要和各种具体因素,对群体成员进行统治或者半民主统治。能够接受规矩或者被承认份的流民,会成为集团一员并且逐渐形成新的中坚阶层。至于那些新加入群体的外来者,则属于被统治的对象。

    个体分工不同,使群体迅速形成类金字塔形状的结构。尽管各个流民群的实际构成部分有所差异,但是从主要集合群体和最终方向来看,与旧时代的人类社会发展过程,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毫不夸张地说,一个大型的流民集团,就是一个小国家。它们会按照各自不同的区域、生活习惯、语言等因素,给种群添加上富有个意义的名称和附缀。一旦寻找到适宜居住的地点,形成固定的村落或者集镇之后,群体的名称,自然也就变成居住地的名字。

    吉祥村,是一个人口数量超过两万的流民群。这个明显带有旧时代的群体,由三名德高望重的长老,进行类似议会形式的共管。在外人看来,这几个皱纹占据体皮肤面积超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甚至切割成块扔进锅里都很难熬出滋味儿的家伙,的确老得过分。但是在族群里却没有人敢动他们一根指头。强大的个人力量和积月累的家族威望,使流民们根本无法置疑他们的存在。即便这三个老头某天因为意外而亡故,继任的同样也是他们早已指定或者由亲族推举出来的血缘连带者。

    这是一个牢固的权力圈子,外人根本无法进入。

    在吉祥村的流民群里,妇人李虹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

    按照群内定下的规矩,除了经过长老们认同的法定夫妻或者固定伴侣之外,任何男子想要与女发生**方面的亲密接触,都必须遵循两点原则。

    第一:在双方同意的况下自愿结合。

    第二:付出足够的报酬,进行体和利益的等价交换。

    或许以前的世界里不缺女人,但现在却是稀缺,不过在有族群规矩保护的况下,即便你任何想法,她们也绝对不会因此多看你一眼。

    除非,你能拿出令她们心动的,足够丰厚的好处。

    这一点,吉祥村里不会改变。

    没有人清楚李虹的实际年龄。五十、六十,或者七十也不奇怪。荒野上的人通常贫瘠的很,加上疾病和营养不良等因素,四十岁的人很可能拥有七、八十的外表。

    她很丑。骨瘦如柴,头发几乎全部掉光,脑袋还长满了令人恶心的溃烂脓疮。

    她患有轻度辐病。隔着很远的距离,就能闻见从她上散发出来的脓腐气息。

    但是谁也无法否认,玛特梁娜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也正因为如此,她非但没有饿死或者变成汤锅里熬煮的骨头,而且正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迫不及待想展开对罗兰他们的报复。

    午后的阳光照在地面上。反出强烈的刺眼炽芒。枯死的树把蜘蛛网般的荫影落在岩石表面,刻画出形状莫名的图案。刚刚从地面发出嫩绿幼芽的植物萎缩在地缝里,它已经彻底放弃被炙烤得快要翻卷起来的叶片。如火般炽烈的骄阳晒干了空气中每一丝水份,除了,世界上似乎再也没能剩下什么多余的东西。

    几十个用木竿和钢筋条作为撑架,顶部用满是补丁的毛毡和布块绷成的简易帐篷,矗立在平整的荒野上。它们排列的顺序很乱,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规律,就好像野地里的杂草那样无序。

    一大群流民横七竖八的挤在布幔下面。他们衣衫褴褛,破烂的布料很随意地围在上不可曝光的私密部位,露出的皮肤表面满是污垢和油泥。这些人大多数都比较瘦弱,他们目光呆滞地坐在布幔遮成的荫影下面,仿佛是一群没有灵魂,状若行尸走的躯壳。(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小萝莉的末世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