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活着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迷藏爱人 书名:血字名单
    ()    ( )    病房里几个人都面sè沉重,季寻打了个寒颤,本想说些什么,打破这yīn郁的气氛,但是终究没能开口。

    安可如的尸体也同时消失了?这个案子真是越来越玄了,试问现今有几个人能做到潜入市局同时偷走两具四分五裂的尸体?

    季寻越想越慌,忍不住看向申擎宇。毕竟申擎宇是个刑jǐng,他在边季寻也安心不少。可是申擎宇的脸sè也十分难看,原本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的面sè,此刻更是笼罩上一层厚厚的yīn霾。

    “难不成,真的有鬼阿?”吴英杰此刻慌了手脚,战战兢兢的问。

    “别急着下结论。”申擎宇开口道。“我们没有一个人看到戴修逸究竟是被谁杀死的,仅仅是因为在现场附近看到了苏有清那张脸,才认定凶手是那个人。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就算真的有鬼,何必做的如此大费周章,直接把想杀的人全部杀死不是更好吗?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这个案子说不通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的确是这样,因为那张脸带来的冲击太大,而且它也确实伤了擎宇,所以我们下意识的认定了这个结论。其实这不过是其中一种可能xìng,在当时那个况下,很可能因为恐惧和不安,让我们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季寻此刻虽然很惶恐,但是看着受重伤的申擎宇依旧能理xìng的对待问题,他对于一直以来什么忙也帮不上的自己,心里也有些惭愧。

    申擎宇也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生惯养,总是语不惊人的大男孩能接下自己的话,“就是这样,所以在10月16rì到来之前,我们必须重新整理一下这案子的所有报和线索,并且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一切,推断出来一些更为明显的东西来。否则就算我们人再多,也不能贸然赴约。”

    “这么说,你对那个奇怪的邀约有什么头绪?”凌炎霖问道。

    “目前还没有,你看我现在这副样子,暂时是半个废物了,能活着就万幸了。连去亲眼看看字条和尸体的体力都没有,会有什么头绪?”申擎宇开起了玩笑。这让季寻和凌家姐弟都很诧异,在这种况下还有心拿自己开玩笑。

    “你就算躺在上也比我们有用阿,脑子这种东西可不是人人都能跟你相提并论的。”凌炎霖笑了笑说道。经过这两天的折腾,他对申擎宇也是万分敬佩。

    “这个我就不过分谦虚了,不过虽然不是人人都可以,你可是绝对不会差我多少。”申擎宇对凌炎霖也是一直很欣赏。

    “好了炎霖,我们先走吧。时间也不早了,别打扰到申jǐng官休息。”凌炎宸此时看着这几个人,也觉得安心了很多。看了看申擎宇比之前还差的面sè,拉了拉弟弟的衣角说。

    “吴总编,你回去休息吧,你也一天一宿没睡了,今晚我替你在这守着,你先回去睡一觉,明天过来换我。”季寻对吴英杰说道。

    “不用了,还是我在这吧,擎宇这个样子,我就算回家去睡不安生。待会找护士借个躺椅小睡一会就行。”吴英杰直接拒绝了季寻的提议。

    “你回去吧,看样子我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出院,你还能一直呆在这么?别到时候我出院了,你在这安了家就不好办了。”申擎宇看着吴英杰疲惫的面sè,也有些担心。

    “可是……”

    “没有可是。”申擎宇直接打断了吴英杰的话,“你,现在马上回家睡觉,明天早上起之后再过来,顺便给我带点早饭。季寻,那今晚就麻烦你了,我倒是没什么,但是没个人在这,英杰也不会安心,所以就只能辛苦你一下了。”

    季寻笑了笑,应声道:“没事,我白天已经睡过了,这几天我就跟吴总编轮班陪护吧,一个人再怎么也受不了这么折腾。”

    “那你今晚想吃什么,我先去买,等你吃完我再回去。”吴英杰还是有些犹豫。

    “随便买些什么吧……正好你也一起吃完再回去,季寻你有什么想吃的吗?”申擎宇看吴英杰没再坚持,也就退了一步。

    “我怎么都行,随便吧。”

    “那好,我马上就去。”说着,吴英杰就跟凌家姐弟一起出了门。

    “吴总编……真的很关心你阿。”季寻虽然这两天跟申擎宇也混的蛮熟了,但是像这样两个人独处,还是有些不自在。毕竟这个男人上散发出来的气场确实很人。

    “哈哈……是吗?他大概是把我当成亲生弟弟一样吧,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呢。”申擎宇一脸坏笑着说,季寻完全看不出眼前的人是刚才那个冷着脸说着那么睿智的话的人。

    “那……你呢?也是这样想?”季寻试探xìng的问。虽然他不是个八卦的人,但是听完吴英杰的叙述,也对这两个人的事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恩?看来英杰昨晚跟你说过些什么吧?”申擎宇锐利的目光扫在季寻的脸上,让季寻有些不自然。

    “也没说什么大不了的……”季寻想要解释。

    “说了也没关系,我没那么小气。何况,在这样的条件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前提换成,我是女人。或许会有些不一样呢。”申擎宇还是笑着,但是季寻捕捉到了一瞬间的苦涩。原来这个男人,早就看透了一切,只是选择了遵从现实,把一切苦难都背负到自己的上,像以往的每一次。季寻不觉得有些心疼眼前这个苍白的人。

    “别这么看我,作为这世界的一员,我自认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缺憾。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是我该拥有却并未妥善存在的,那么大概是被我自己舍弃的那部分xìng。但是我也获得了足够填补这份缺失的报偿。”申擎宇的目光有些飘忽,明明被确确实实的直视着,但是季寻却感觉他的视线看向了季寻永远触及不到的远方。

    “你很乐观呢。”季寻说的十分真诚,但是申擎宇反倒一脸的不屑。

    “是吗?会这样觉得,大概是因为你看到的都是我愿意展露的部分,这样说来,我很成功呢。哈哈……”申擎宇突然笑了起来,这笑里大概带着些无奈和自嘲。

    季寻附和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这个男人所面对的世界和自己是截然不同的。

    想想自己,家里虽然不算特别富裕,但是条件也算中上。从小到大一直按照父母给的路按部就班的生活。高中毕业随便选了一个专业,毕业后直接进入叔叔的出版社。与安可如那种自己从基层努力做起的不同,季寻进入公司不久,就开始负责两个名气不小的作家,这也让他的工作轻松不少。想来想去,他从小到大好像没有遇见过任何苦难,除了这次,安可如的死亡。

    “听英杰说,那个叫安可如的女孩跟你关系很不错吧?”申擎宇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季寻的脸sè沉了沉,还是开了口:“恩,可以说,她是我理想的具象化。我想的很简单,娶一个她那样开朗又通达理的女孩,然后安稳的过完这一生。其实我们……说好在那天的party结束的时候,宣布要在一起的。但是……”季寻说道这里低下了头,神sè变得黯淡。

    “所以你该庆幸自己还活着,还有机会亲手处决那个扼杀了你理想的东西。不管对方是什么,你首先要做的,是活着,不是吗?”申擎宇面露寒光,神sèyīn冷而坚决。但是季寻没有看到。他只看到话落之后,申擎宇转过头对自己笑了笑。

    是阿,不管面对的是什么,首先要做的,是活着。 <>

重要声明:小说《血字名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