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吴英杰与申擎宇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迷藏爱人 书名:血字名单
    ()    www.wenxueda.com)    在几个人愣神的瞬间,“苏有清”直接跳下窗口,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而十多分钟之后,警局的人也到了现场,开始着手处理。申擎宇伤的很重,刀子的刀刃部分全部刺入了他原本就单薄的子,但是因为偏离了要害,送医及时,也没用造成生命危险。警方随后彻底搜查了C大,但是没能找到“苏有清”的踪影。

    当然,这几个人对警方的说辞都只是,没能看到凶手的真实面目。想来也是,这种近乎于天方夜谭的线索,若非亲眼所见,怎么可能有人相信。

    此时季寻陪着吴英杰守在医院手术室的门口,凌家姐弟则跟随警察回去做详细的笔录。吴英杰坐在一边,双手抱头,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季寻知道此刻说什么也没用,只能在一边安静的坐着。

    季寻总觉得这两人的关系不是普通的世交那么简单。今晚这两人对于彼此的关切程度不得不让季寻多想。一般朋友在知道了没有生命危险之后,还会紧张成这个样子吗?相对于兄弟,这二人的表现更趋向于……恋人?

    他狠狠的摇了摇头,现在怎么还有闲心乱想别人的事。苏有清那张脸带给他们的恐惧不是言语表达的出来的。如果霍黎昕在场,大概会直接昏死过去。

    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吴英杰马上冲上前去抓住一个刚走出来的大夫,满脸焦急的大喊着:“他没事吧!醒了吗!”

    大夫愣了一下,随即回答道:“之前说过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口很深,失血况也不是很乐观,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目前因为打了麻药,还没有醒,大概两个小时后就会醒过来吧。”

    吴英杰还是没有安下心来,但是他还是放开了大夫:“抱歉,我有些激动了。谢谢您。”

    大夫“恩”了一声就走开了。随后申擎宇被推了出来送进特护病房。因为不许进去探视,吴英杰只能在门口透过玻璃望着申擎宇的脸。

    季寻有意无意的看向他,发现他的眼里满溢着温柔。

    “那个,吴总编阿,大夫已经说了没事了,你也别太担心了。待会就会醒过来了。”季寻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恩,我知道。抱歉,让你陪我折腾到这么晚。”吴英杰回过神来,对着季寻挤出一丝笑意。

    “我不知道是不是该问,但是……你和申警官,好像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呀。”季寻脱口而出,立刻就有些后悔,连忙解释道:“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好像极其在意对方的安危,甚至连自己都顾不上。”

    “可能……是吧。我们两个的事很复杂。”吴英杰走到一边坐下,“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小时候就觉得擎宇很漂亮,很可。我那时候又呆又死板,经常被古灵精怪的擎宇折腾的不行。不过关系一直很亲近,他好像也很喜欢粘我的样子。”吴英杰说到这笑了笑。

    “后来呢?”季寻对这两人其实有着很大的兴趣。尤其是申擎宇。

    “后来我考入了A市的大学,他还在老家上高中,我走的那天,这小子竟然哭鼻子,现在想起来真好笑。”吴英杰的笑意越来越浓,自顾自的回忆起来。“我当时也慌了手脚,毕竟我们两家都只有一个孩子,两人经常在一起,就跟亲兄弟一样。况且擎宇的个很讨人喜欢,从小我就很宠他,不让他有一点不如意,看到他哭的样子,我甚至觉得,是不是不去上大学,呆在老家找份工作比较好呢。”

    季寻有些诧异,吴英杰这种步步为营的格,竟然这么容易出现极端的想法。

    “擎宇当时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抹了抹眼泪,笑着对我说,让我安心上学,等着他,他也一定会考入A市的。”吴英杰长吁了一口气。“后来他确实履行了诺言,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会选择警校。我本以为他会选美术学院的,毕竟那是他从小就喜欢的东西。”

    “美术?”季寻有些不知所谓,美术学院到警校,这个跨越幅度太大了吧?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上学的这段期间,老家那边发生了不少事。但是包括我爸妈在内,都被擎宇封了口,没有一个人告诉我。”吴英杰说到这,表有些痛苦。

    “发生了什么?”季寻追问道。

    “擎宇的爸妈,被卷进了一起案子,在同一天双双亡。而擎宇,当时就在现场近距离的目睹了父母的死相。”他说着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季寻不知道此刻要说什么,目光漂浮到窗外,院子里的一棵银杏树,细小而坚的生长着。已经是十月份,但是还有不少绿叶。

    “后来回想起来,才觉得有些不寻常。那之后的两年,每次我回家,擎宇都号称父母外出旅行,或者是其他什么理由,暂住在我家里。但是当时我没有丝毫怀疑,擎宇面对我的时候总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一如既往的捉弄我,冲着我坏笑。”吴英杰自顾自的说下去,没有理会季寻的诧异。

    “一直到擎宇进入警校的时候,我才发觉有些不对,打电话回家追问了很久,爸妈才告诉我这个事实。说是擎宇怕我知道之后,因为担心他,抛弃学业跑回家乡,才不许他们告诉我。我爸妈当然也很赞同,人都是自私的,虽然他们也很可怜擎宇,但是终归更在意我的前途。”说到这里,季寻看见吴英杰握紧了拳头。

    “之后的事,可能会让你觉得没办法理解,更接受不了,甚至刺激到你的世界观,还想听下去吗?”吴英杰转过头问季寻。

    “没关系,说下去吧,我想我已经猜到一部分了。”季寻笑着回答道。

    “恩,好吧。”吴英杰又闭上眼睛,恢复了之前的姿势。“知道了这些事之后,我更是宠着擎宇,没有让他住宿舍,而是让他搬到我当时租的房子里。每天早起给他做饭,洗衣服刷碗这种事从来不许他动手,虽然他也有些无奈,但是没有抗拒。有几次晚上我去给他盖被子的时候发现,他经常会做噩梦,甚至有一次在梦里哭醒。之后,我就搬到他房间,陪他一块睡。现在想来,这个决定也许是错误的。”吴英杰揉了揉眉心,继续说。

    “那段时间,擎宇每晚都抱着我的胳膊睡,甚至有时候半夜醒来会发现,这小子缩在我怀里。当时我也没想太多,毕竟那时候,我只觉得自己当他是亲生弟弟,两个人又都是男人,这也没什么大不了。”

    “后来的几年,我也习惯了这样,甚至有几次晚上,擎宇跟朋友出去住,我都会失眠。那段子,大家也经常能看到擎宇在公司门口等我下班。不过那时候你还不在这呢。”吴英杰顿了顿,低头扶额,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

    “这样过了三年半,子一直很平静。直到他们快要准备实习的时候,一群关系较好的同学组织了一次活动。几个人一起出去到一个朋友家里郊区的别墅玩一星期。他去的那天我加班,恰好手机没电了,回到家,就看见他留下的一张纸条,人已经走了。”吴英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继续说。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总之就是很空虚。大概是因为习惯了擎宇每天在家等我,突然不在有些不习惯。而且留下一张字条就走,也让我觉得很不舒服。虽然我知道自己这么想有些无理取闹,但是还是克制不住。”吴英杰说到这里,点了一支烟。季寻很少见他抽烟。

    “之后这一个星期,我都没有睡好。越是睡不好越是生气,擎宇打过两次电话,我也没有接。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为什么赌气,其实到现在我也不太明白。第五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回到家的时候,擎宇竟然回来了。”他说着吐出一个烟圈。

    “我当时真的喝的很醉,擎宇说什么我也记不得了,隐约记得他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接电话,有些担心才提前回来的。但是当时我没有理会这些,反倒有些莫名其妙的怒火中烧。一把把他按在墙上,厉声的训斥他没有问过我就自作主张的走了这么多天。他没有反驳,我反倒更是生气。大概是真的喝了太多,理智完全被怒火冲散了,我竟然吻了他,甚至差一点就……”吴英杰回忆起这些,有些懊恼了抓着自己的头发。

    “他不停的反抗,但是我力气也出奇的大,把他的双手反剪在后,死死的按着。平时我是怎么也打不过训练有素的擎宇的。就在即将酿成大错的时候,擎宇哭了出来,不停的喊疼,我才清醒过来。当晚我跑出家门,在外面呆了一宿。”季寻听到这里惊讶的张大了嘴,这两人竟然发生过这种事?而且还是吴英杰这个老好人强制申擎宇?

    “很难以置信吧,更难相信的还在后边。”吴英杰掐灭了烟头,继续说。“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跑回了家。虽然没脸见擎宇,但是至少要道个歉,就算自己也清楚,他百分之九十已经不在家里了。可是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昨晚被我弄乱的屋子已经收拾的整整齐齐,而擎宇正在做饭,看见我进来,还笑着问我昨晚跑到哪去找乐子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当时也有些恍惚,本来对于前一天的记忆就不是特别清晰,甚至怀疑是不是做了个梦而已。但是当擎宇走过来拉我去吃饭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他脖子上的吻痕。一切都是真的。我没有动弹,愣愣的看着那个痕迹。擎宇收了笑脸,叹了口气,轻声对我说:‘没关系,我并不介意,是你的话。’大概是在安慰我吧。我竭力克制住想哭的冲动,轻声说了句对不起,之后他就笑着拉我去吃饭。后来他毕业了,工作了,就搬了出去。虽然他一直以来还是和从前一样,就像那件事没有发生过似的,可是我做不到,我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着他。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吴英杰又点燃一支烟。

    故事说完了,季寻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怎么会是这样?他看了一眼病房里的申擎宇,没想到这个男人上,竟然发生过这么多常人难以承受的事?

    “很看不起我吧?竟然因为喝多了酒,就对一个自己一直当成亲生弟弟的男人做出那种事。我知道他一定会恨我,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可我也想赎罪,我想至少在他组成一个新家庭之前,能照顾好他。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女朋友。”吴英杰有些自嘲的说道。

    “吴总编……你还真是……”季寻有些无奈。

    “禽兽……对吧?”

    “笨蛋!”季寻忍不住吼了出来。

    “哈?为什么这么说?”吴英杰有些不理解,这让季寻更是火大。

    “你难道不明白……”季寻正要说些什么,目光扫过病房的时候,却发现申擎宇睁开了眼睛。“申警官醒了!”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血字名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