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死亡威胁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迷藏爱人 书名:血字名单
    ()    www.wenxueda.com)    听到这句话,季寻感觉全像被雷劈中一般动弹不得,安安稳稳的过了二十多年,虽然在报纸新闻上看过一些谋杀案件,但是第一次经历边人的英年早逝。而且还是连续两个!

    打电话来的人是吴英杰。

    虽然昨晚几个人讨论了几句,但是只是一种猜想,没有人过分的当真。不过这个电话就从各种层面验证了他们的担忧。那份名单,果然没那么简单。

    四十分钟后,季寻到了苏有清家,吴英杰告诉他,现场跟安可如的况差不多,第一发现人是苏有清的邻居,早上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发现了顺着门缝流出的血迹。种种迹象表明,案发现场与第一现场是完全一致的。

    苏有清的头颅同样被摆在正对着门的窗台上,但与之前安可如的死亡现场不同的是,苏有清的四肢被分尸后,拼成了一个诡异而扭曲的姿势。她的左臂被扔在浴缸里。而剩下的三截肢体被拼回子,分别指向三个不正常的方向,总之不是人类该有的姿势。看起来……好像一只时钟的三个指针?

    很多作家都很难分清工作和生活,所以倍显邋遢,苏有清也不例外,家里完全没有一个女该有的整洁,反倒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的房间。

    苏有清一直是一个人生活的。根据邻居所说,她很少跟别人来往,也从来不带人到自己家里。想来也是,房间乱成这个样子,怎么见得了人?并且跟苏有清这个人原本就尖锐又毒舌,跟周围邻居的关系一直很紧张。

    房间内没有多余的指纹和脚印,奇怪的是,也没有擦拭过的痕迹。如果凶手是在苏有清死后擦掉自己的指纹和脚印,所到之处恐怕会连苏有清自己的部分指纹一起擦掉。况且门口就是一大摊血迹,从沙发一直流到防盗门,窗子紧闭,外面的防盗栏也没用被破坏,正常人是没办法完全不染血迹的走出房间的。

    最简单的考虑应该是凶手带了手和鞋,没有留下指纹,擦掉自己的足迹之后,在门口脱下沾血的鞋然后离开。

    但是跟安可如那起案子出现了同样的疑点。死亡时间推定为午夜十二点到凌晨一点之间。房子隔音并不是很好,不管对方多么健壮,也不可能瞬间拔下一个活人的头颅,在半夜完全没有听到挣扎和尖叫声是十分不合理的。

    而苏有清的隔壁邻居是个大学生,家庭条件比较富裕,没有住校租了这样一间公寓。根据他的证词,他当晚看恐怖小说看到凌晨三点才睡下,并且因为节很可怕,所以一直关注着周围的动静,精神很紧绷。

    这小区并不在繁华地段,夜里十分安静,这也是苏有清选择这样一间寒酸的公寓的理由。他说一点多的时候,楼上冲马桶的声音都吓了他一跳,如果隔壁出现什么可疑的声音,就算是开门关门的声音,他也是绝对可以察觉的。

    季寻和吴英杰一直站在一边,案子的负责人依旧是申擎宇。虽然这次案发现场没有出现名单,但是单单是残忍的手法,现场的诡异程度,以及苏有清的名字在那张名单上的顺序就有足够的理由并案调查了。

    申擎宇此刻的脸色沉,到不是害怕自己遭遇不测。只是连续发生两起命案,上面给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自己却没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突破口。

    吴英杰走上前:“申警官,现场,有找到那张名单吗?”

    “目前还没有发现,但是不能排除凶手是按照名单杀人的可能,毕竟名单这种东西,留给我们一份就够了,没必要次次都留下。而且犯罪手法几乎完全相同,上一起案子我们并没有在媒体上公布任何细节和现场况,所以模仿杀人这一条可能是不存在的。两起案子很难想像不是同一个人所为。”申擎宇皱着眉头回答道。

    “名单上的人都调查过了吗?”季寻也走上前来问。

    “当然,但是除了你们出版社的几个编辑和作家之外,其他人之间没有发现任何联系,年龄,职业,别,住址,家庭况,甚至连上过的学校都完全没有交叉点。要说共同点,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报,就只有这20人全部处A市而已。”申擎宇说着揉了揉眉心,看得出来,这个案子很让他头疼。

    “这么说,那张名单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死亡预告,而凶手杀人并没有一个确定的规律,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无差别杀人对吗?”凌炎宸插话进来。凌家两姐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现场,因为大家都站在警戒线附近,围观的人群很拥挤,没有人注意到。

    “故意留下这种东西,是他有足够的自信,故意让我们感受到恐慌,或者是说,单纯对警方的挑战?”凌炎霖说道。这个男人平时看起来很内向的样子,话也不多,但是此刻却表现的十分冷静,表没有丝毫动容。

    “这些目前还没办法确定,也许这些人确实在某种层面上暗藏着什么联系,只是我们没能查到。所以暂时还不能断定是无差别杀人。如果无差别杀人这一可能被驳回,那么行凶目的也有待继续取证。”说完申擎宇就转回现场继续忙了。大家也没有再追问,每个人都清楚申擎宇之所以会跟他们说这么多,完全是因为吴英杰的关系。

    申擎宇的父亲与吴英杰的父亲关系甚好,申擎宇小吴英杰四岁。两人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吴英杰加入工作的时候,刚好申擎宇考上A市的大学,经常在门口等吴英杰下班。

    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是吴英杰的弟弟,两个人都长得眉目清秀,尤其是那时候的申擎宇,子很瘦,个字也不高,白白净净的,笑起来很可。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申擎宇毕业后加入刑警队,不到五年就爬上了队长的位置,工作越来越忙,于是两人联系也渐渐少了一些。

    苏有清的名字就在安可如的下面,现在她也死了,仅仅隔了一天!几个人心里都有些慌。最后吴英杰约大家晚上七点的时候在公司旁边的一家名叫“Phoebus”的酒吧见个面,几个人就匆匆回家了。谁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一分钟。

    吴英杰却没有动弹,一直留在现场。两个小时后,警方取证完毕准备离开。他叫住了申擎宇:“擎宇,我们晚上七点打算几个人一起讨论一下案子的事,你要来吗?”

    “算了吧,我毕竟是警察,关于案子的事本的不能泄漏给普通群众的,只是为了让你有所防范才说了这么多,再多说的话,可是要接受处分的。我可刚刚爬上这个位置没多久,因为个聚会受处分多不值得呀。”申擎宇嬉笑着说。

    旁边路过的两个警员愣了愣,他们加入工作也有两年了,从来没见过这个冰山队长笑。不过说实话,队长笑起来还真好看。

    “那好吧,我也没用其他意思,只是有些担心你,毕竟你自己的名字也在名单上,况且你是接触这个案子最多的人,现在也没确定凶手是明确按照名单上的顺序杀人的,一旦你查出什么,他第一个就会对你下手,你……”吴英杰说着有些激动起来。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一些。你就别瞎心了。有时间为我心,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申擎宇说着拍了拍腰,表有些孩子气的说,“我可是有这个的。”

    吴英杰无奈的笑笑,拍了一下他的头,不管过了多少年,申擎宇还是比吴英杰矮了那么一截。“那你自己千万要小心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就去找你,我手机会24小时开机的。”吴英杰还是有些担心,毕竟申擎宇是他从小宠到大的,比起亲生弟弟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恩,我知道了。你也一样,”申擎宇收了玩味的表,淡淡的笑着,“有事立刻给我打电话。”

    另一边,季寻回到家里,立刻给叔叔打了电话。季寻所在的出版社就是叔叔的公司,这两天接连的打击对季寻来说有些难以承受,电话里跟叔叔请了一星期的假,就无力的仰倒在在上。

    已经到了中午,可是季寻没有丝毫的食,反倒有些反胃。正常人看到这一幕,恐怕都会不舒服。季寻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全都是安可如的笑颜。季寻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时在凌家。

    “下一个名字,我记得是叫戴修逸吧?”凌炎宸问弟弟。

    “恩,吴总编提过了,这个人好像是个大学生,其他的没有说。等晚上再问问吧,毕竟戴修逸之后两个就是吴总编,申警官看起来跟吴总编感很好,应该会多透漏一些信息。”凌炎霖没有看姐姐,平静的答道。

    “恩,”炎宸低着头应了一声,随后抬起头:“炎霖,我不会让你出事的,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出事的,只有你……”

    凌炎霖笑了笑,随后转过,凝视着自己的姐姐:“姐,这可不行,因为……我也是同样的想法。”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血字名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