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诡异的名单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迷藏爱人 书名:血字名单
    ()    www.wenxueda.com)    季寻在看到安可如的尸体瞬间,就全瘫软,差点栽倒在地上。

    还好边的同事及时扶了他一把。这样一个貌美如花,年方25岁的花季少女就这样惨死在酒店的厕所里。尸七零八落。最重要的是,安可如是整个公司与季寻关系最好的同事。并且两人原本就是校友,季寻大她一届,她总是甜甜的叫季寻“学长”。

    这个女生相貌算不上绝美,却也精致的很,言行举止让人觉得如沐风,很舒服。两个人一直关系暧昧,季寻也确实喜欢着安可如,只是没来得及表白,安可如就惨死在这里。

    两人是同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当晚的party是季寻进入公司两年的庆祝会,同时也是他负责的第七本小说突破公司十年来的销量纪录的庆祝party。

    根据第一发现人柯栩尧的说法,安可如在party开始以后一直跟她们几个女同事坐在一起用扑克牌帮大家占卜,后来她说要去洗手间,过了十多分钟也没有回来,大家急着继续,就让柯栩尧去洗手间催她。

    结果柯栩尧一进入卫生间,就看到遍地的鲜血和散落的四肢,头颅被放置在窗台,正对着门口,瞪着大大的眼睛,面部表扭曲不堪,看起来死前经历过极度的痛苦与惊恐。卫生间在走廊里,距离party现场有一段距离,走廊灯光调的很暗,场面十分可怕。

    柯栩尧当场大叫一声昏倒在地,然后立刻被酒店工作人员发现。警方到来之前所有人就已经聚集到走廊里,安可如的死相实在是惨不忍睹,看的所有人都心有余悸。整个现场充斥甜腻的血腥味。几个胆小的女同事当场昏厥,有两个年轻的警察也跑到一边呕吐不止。

    根据法医的说法,死亡原因是头颅与颈部的断裂,尸体的头颅与颈部伤口参差不齐,皮模糊。绝不是利器砍下,像是被人生生把头颅扭了下来。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怨才会残忍到如此地步。

    因为酒店的卫生间是公用的,指纹和脚印的取证很难进行。楼层的负责人员也说没有见到过任何可疑份子出入,并且当参加party的没有一人提前离开。

    现场没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蜘丝马迹。但是根据大量血液的喷溅以及其形状,可以确定是第一现场。

    案发之后踏入过现场的只有第一发现人柯栩尧和两名工作人员,酒店周围都是十分繁华的街道,经过搜查也没发现作案工具和任何染血的衣物。只有这三人鞋子上沾有血迹,柯栩尧晕倒的时候,衣服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

    按照推理小说上惯有的节,可能是柯栩尧杀死安可如后故意叫喊,假装昏倒。但是这三人都有确实的不在场证明,被认定没有作案时间,也就洗清了嫌疑。毕竟现实不是小说,柯栩尧一介女流,也没有能力扭下同是女,却比她高出半个头的安可如的头颅,再将尸体大卸八块。

    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是尸体的一只手臂紧紧的握着一张折成手帕大小的a4纸。纸上用血工工整整的写着一大串名字,而第一个,就是安可如自己的。原本猜测是安可如留下的凶手信息,但是这一猜测马上被案子的负责人申擎宇否定。安可如是瞬间死亡,并非失血而死。没有时间和余力再去写下如此繁复的信息。并且如果凶手是安可如的熟人,完全可以直接写下凶手的名字。

    多人合力作案的可能在查看了名单之后也被否决。20个名字,其中有12人并非公司内部人员,也并不在现场,而安可如本已经死亡,六人为公司同事或者是当晚参加庆祝会的的作家们,更可笑的是,季寻下面的名字,竟然是刑侦队长“申擎宇”的大名。

    经过多方的考虑,只能认为这是凶手故意留下的信息。可是让人觉得荒唐的是,party现场是16楼,周围都是繁华的大街,而卫生间的位置也很微妙,想要进入其中,必须路过五个楼层服务生所在的房间。这五人却宣称始终开着门,不会看漏,当晚没有任何人出入出事的楼层!嫌疑人的范围锁定在当晚参加party的健壮男里,但是依旧有很多地方说不通。当晚的取证告一段落,大家也没有心再去玩乐。

    散场以后,酒店门口还站着六个人,没有事先约定,只是本能的感觉到危险的近,想要依靠处在同一境地上的人。季寻着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想要回家休息,但是却被自己负责的作家霍黎昕强留了下来,这个女孩写了几本纯美的校园小说,在年轻的读者里也算是有些名气。剩下三人分别是季寻的同事,凌炎宸,凌炎霖姐弟和他们的顶头上司,总编辑吴英杰。以及名叫苏有清的知名都市小说作家。

    几个人都有些隐隐的不安,凶手留下这张一张血字名单的理由是什么?会不会下一个就轮到自己?毕竟几个人都刚刚见识过了安可如的死相。

    “你们说,真的是人做的吗?”霍黎昕颤颤巍巍的问。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鬼怪吗?与其考虑那种东西是否存在,不如想想明天早饭吃什么还来的现实些。”苏有清这个女人平时态度就十分凌厉清冷,写出来的东西也无一例外的悲剧收场,此刻六人中最为冷静的就是她了。看到那样可怕的死亡现场还能不为所动,竟然还有闲心讽刺霍黎昕。

    “可是人真的做得到吗?!完全不留痕迹的出现又消失,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内杀了人,扭下头颅,又分尸。连尖叫和挣扎的机会都没留给可如!不管是凶器还是凶手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该存在的东西一样都没有找到,反倒是出现了一张诡异的血字名单。才短短的十分钟阿。人类做得到这些吗?”霍黎昕在看到安可如的死相之后就已经近乎崩溃,那份名单也更是让她的恐惧到达了极点。

    “呵,”苏有清冷笑了一声,“就因为超出你的认知范围就断定是鬼怪所为?人类就是喜欢把未知的东西扭曲之后上一个不存在的面目,鬼怪是最好的托辞,不过要是让我相信鬼怪的存在,不如说成是你做的,我反倒觉得更能接受一点。”

    “你……”霍黎昕被苏有清的说不出话来。

    季寻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是看到苏有清这副模样也是心理一震。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普通女生的反应定然是像霍黎昕那样深陷恐惧之中。再怎么冷静也不过是凌炎宸那样故作镇静而已。而凌家那对兄妹自始自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是人是鬼都无所谓,反正我们没能力与‘它’抗衡,对方有能力直接拔下人头再分尸。试问我们几个合力,如果没有工具,能不能做的到?所以不管是人是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血字名单是什么意思,如果是什么人的恶作剧还好,如果是凶手留下的提示,那么‘它’下一步究竟想要做什么。”吴英杰此时开口打断了几人对苏有清投出的敌意。虽然他心里也希望是什么人的恶作剧,但是现实摆在眼前,他不得不多想。

    吴英杰今年32岁,相貌中上,可头脑很灵活,遇事也冷静不会自乱阵脚。不过因为一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的原因,一直没有结婚。

    “呵,庸人多自扰,英杰,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草木皆兵了?”苏有清从出道开始就是由吴英杰直接负责的,两个人关系还算不错。

    “不是我庸人自扰,有清,我知道你不相信鬼怪,并且我也觉得人为的可能更大。关键在于,我不觉得除了凶手还有谁会恶作剧的放上这样一张名单开我们玩笑。希望你最近一段时间小心一些,毕竟安可如的名字下面,就是你的。”吴英杰早就习惯了苏有清的犀利,也没介意。

    “吴总编,我有些不舒服,可以先回家吗?”季寻终于开口。

    “恩,当然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知道你和可如关系好,但是逝者已矣,你自己也小心点。”吴英杰温和的说道。

    凌炎宸和凌炎霖也提出要回家,几个人互相留了住址和电话就各自回家了。炎宸始终握着弟弟的手,两人都是孤儿,从小被凌家领养,炎霖小炎宸三岁,一直很依赖姐姐。而炎宸这种处处逞强的个也是为了炎霖。

    季寻回到家后就直接仰倒在上,脑子里安可如的死相挥之不去。

    “可如,如果我多一点勇气,早些说出口,会不会不这样遗憾?”眼泪终于崩溃,哭了不知道多久,季寻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季寻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

    “喂?”

    “季寻,别睡了。苏有清死了!”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血字名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