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生是死【08】

    那抹血染红了东方烈的眼睛,他目光一转,狠狠地瞪着黑衣男子:【尉迟,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害我的妃子。】.

    方筝儿闻言一愕,什么?挟持自己的人是尉迟法师?东方烈的师傅?

    想起他曾经为救东方烈扑前扑后,方筝儿拨枪的动作缩回去。

    那是一名慈祥和蔼的老人家。

    不对啊,她记得尉迟法师的声音不是这般年轻有力,而是苍老中带点缓慢的声调。

    “你怎么会知道?”后的黑衣男子愕然,同时将压在方筝儿脖子上的剑移开小小。

    东方烈冷笑一声,并没有回答他的说话,刚才他只是怀疑着,想不到一个试探,引出对方不打自招的回话。

    如此看来,不旦止母后有着很多秘密,现在连教导他武功的师傅也满怀秘密。

    明明是一名壮年,却长年累月以来假扮成白发老人,一直蛰伏在他的边。

    他们骗他可真骗得彻底啊,到底还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

    东方烈决定速战速决,方筝儿在他们的手上,他的心就像有根刺般不舒服。

    尤其瞧见方筝儿脖子上那抹血,他的心都会痛。

    【我的母后,把你的解药拿来吧。】东方烈把重音放在‘母后’和‘解药’上,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东方烈……。”方筝儿不解地看向他,他不是不想要解药吗?

    是不是因为她在他们手上?他才会妥协?

    “你如果是为他好的,就别说话。”后传来尉迟法师的警告声,跟平时她认识的老人家很不相同。

    在大家剑拨弩张之间,上官雪姬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她把手中的三颗药一抛,准确无误地抛进白狼的嘴前。

    白狼配合地张开嘴巴,一个哽咽,将药吞服下去。

    【你们现在可以放人了。】他的声音变得冰冷无温度。

    “放了她。”上官雪姬扬一扬手,尉迟法师把方筝儿往前一推,收起手中的长剑。

    方筝儿踉跄两步,站稳,继续举步朝前走过去,直至来到白狼的前。

    白狼低下头,往她的脖子上,声音变得温柔溺:【痛吗?】.

    “不痛。”她摇摇头,伸手抚向自己的脖子,哪里的血丝已经被白狼干净。

    这点小伤口,她根本不放在眼内,现在的她只担心东方烈是否能够再次回复原形。

    白狼抬头,声音再度变向冷酷:【你们还不走?】.

    现在的东方烈恨透了眼前的男女,一个是他最亲的母后,一个是他最尊敬的师傅。

    他们却狼狈为,私底下关系混乱不清,还在他过去十七年来,做着种种令人不耻的事

    或许他们待他跟二哥四哥不同,但是这样又如何?

    他不稀罕他们的独,他只要他的二哥恢复过来。

    二哥!

    不知道二哥现在如何?

    上官雪姬闻言脸色变了变,手指紧攥着,强忍着心底的怒意:“等你没事,我们自然会离开。”

    她的心有那么一刻,像被东方烈撕裂开一样。

    这个孩子,是众兄弟里最聪明最本事,也是她最偏的。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