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生是死【07】

    黑衣人却没有理会他的说话,而是把目光移向白狼后方的上官雪姬。

    只见她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同时黑衣男子示意白狼退后:“烈儿,别反抗,不然这小美人的脖子就会断开。”

    【你敢?】两个字咬牙切齿的狠,方筝儿几乎从他血红色的眼睛内,看到一簇火苗在燃烧着。

    她相信如果目光能够燃烧,此际的黑衣男子必定被烧成灰烬。

    她知道东方烈紧张她,却从来不知道紧张的程度如此深切。

    那可以喷火的眼睛带着不屈和不甘心,一步一步地退开。

    上官雪姬站在方筝儿的边,狠狠地瞪眼方筝儿,她不得不承认,在短短的时间里,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儿子,现在却一门心思放在方筝儿的上。

    仿佛方筝儿就是东方烈的心肝宝贝,动不得。

    时间已经无多了,她不想再浪费下去,另外也怕有变数。

    从怀内重新掏出药丸,三颗,放在手掌中打开来,示意东方烈看清楚:“这里有三颗药丸,本来要分三回服用的,但是现在考虑到你的毒已经扩张,不得不加重药力,你把它一次服下,我们就放了她。”

    一次服下三颗药,不用拖时间等待,也不用害怕中途有变卦。

    白狼的目光从药丸转移向方筝儿,带着强行压抑着的不爽和怒气,咬牙切齿:【好。】.

    他这句好说得重如泰山,令人觉得现在不是叫他服解药,而是让他服食毒药般万般不愿。

    对于东方烈来说,这无疑是毒药。

    他一心想以豺狼的份,向二哥和四哥赎罪,当年不是他,他们不会走出宫门寻他而中狼毒。

    同时他希望以此来要要挟母后,只可惜解药在二哥上适得其反。

    他难辞其咎,一错再错。

    现在的他宁可一生以豺狼的份度过,亦不要背弃二哥和四哥独活人世。

    方筝儿,是他最在乎的人。

    他不得不顾全她的安全。

    “东方烈。”突然方筝儿开腔,虽然很多事她一知半解,但是她明白他此刻不想服药的心,她对着他温柔地笑,前所未有过的温柔和体贴:“如果你不想吃的,就不要吃了,不用理我的,他们伤害不到我。”

    她的手悄然而动,让他看到她手中的短枪,同时她的眼珠转了转,瞟向左后方的位置,那里正是黑衣人的位置。

    向他传达着一个信息,只要他点头,她马上转解决掉用剑架着自己的黑衣人。

    他们都是刚烈格的人,最讨厌被人强迫,也最讨厌被别人威胁。

    【筝儿!】东方烈自然明白她的打算。

    以她的手,杀黑衣男子一个冷不防,然后再由他再冲上前协助即可。

    “闭嘴,别哆嗦。”黑衣男子的剑迫近,死死地抵在方筝儿的脖子上,一不小心就是一道血痕浮现。

    那抹血染红了东方烈的眼睛,他目光一转,狠狠地瞪着黑衣男子:【尉迟,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害我的妃子。】.

    方筝儿闻言一愕,什么?挟持自己的人是尉迟法师?东方烈的师傅?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