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生是死04

    只可惜方筝儿并不知道,所谓的解药到底是不是真的解药?

    毕竟在东方澄的上,并没有出现药效,反而令东方澄生命垂危。

    方筝儿站在那里,从未有过的挫败和恐惧,就这般看着地上的东方烈。

    他的惨叫声跟第一回变时一模一样,带着强忍的嘶叫声,震撼着边所有所有的一切。

    上一回她见着他那般,只有恐惧和漠然,这回却多了几分的痛心和无措。

    她跪倒在他的边,体颤抖地看着他,看着他在阳光底下苦苦挣扎。

    那般的痛不生。

    泪水无声无色地滑落,她却懵然不知晓,心里头只想着时间快点过去。

    她很想去找尉迟法师,但是她又怕东方烈不顾痛楚跟着她。

    就像刚才那样,他肯定在她跳崖不久后,强撑着从山顶上跳下来。

    或许他走运,在跳崖的时候痛楚消失了,所以才能迅速追上她的速度,从而救了她。

    若然他的痛楚没有褪下,恐怕刚才他们会双双坠崖而亡。

    她不敢再冒险离开他半步,怕的就是他离不开她。

    或者说,她亦离不开他了。

    “烈儿!?”后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冷傲女声,属于白衣女子所有。

    随之一个白影落在白狼的前,二话不说将一颗药丸塞向白狼的嘴里。

    然而白狼的嘴巴紧抿着,扭头一避,闪躲掉白衣女子送上的解药。

    倔强得很。

    “烈儿!”白衣女子轻斥,说话间透着强烈的不满与焦虑:“你到底想怎么样?现在不是你任的时候。”

    【我要二哥,你把二哥还给我!】东方烈怒不可歇地回吼,在气势上丝毫不逊于白衣女子:【否则我宁可死,都不要回复人类的姿态。】.

    这就是东方烈,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震惊啊!

    白衣女子,不,应该说上官雪姬彻底被震撼住,并不是因为他的说话内容,而是:“你,你……会说话?”

    随后而来的黑衣男子同样怔住,定定地看着地上软趴着的白狼。

    他们在魔幻森林里找了一夜,终于在黎明时分找到他。

    却想不到东方烈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他不旦止有人类的思考和记忆,现在还有着人类才有的说话能力。

    无可否认,东方烈是特别的,如此与别不同。

    除却这副豺狼的体外,人类该有的,他全然保留着。

    而一侧的方筝儿同样怔然着,她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一黑一白男女。

    尤其那名透着绝美气质的白衣女子,此时她脑海里并不是在想她是什么人,或者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而是把目光放在她手指间的药丸。

    解药!?

    那就是解除东方烈上狼毒的解药吗?

    她的心呯呯呯地跳着,转头望向白狼,他气息渐变得微弱,看样子似乎强撑不了多久。

    然而东方烈的说话,以及白狼表现出来的拒绝,令她的心凉了一截。

    二哥?

    他们在说东方澄吗?

    她从宋子毅和东方烈那里听说过东方澄的事,知道他化成为豺狼已经多年。

    只是……这里面有着什么关联?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