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狼嗥【13】

    豺狼被看似柔软无物的白绸一击,顿时鲜血横飞,滚落至地上。

    接着又一只扑上来,以同样的手法击落。

    野兽毕竟跟人类不同,没有思考的能力,它们就像敢死队一样,死一个也罢,死一对也罢,后面的豺狼照旧扑上来。

    就像灯蛾扑火一样,在所不惜。

    豺狼越多,上官雪姬的动作越快,手法越狠辣。

    原先只打扑上来的豺狼,最后她手中的白绸连带将站在地上,朝着树上虎视眈眈的豺狼也击倒。

    白绸之内,可以攻击的范围,她毫不留地挥出去。

    漫天飞舞,快如疾风,全然是白绸的影子。

    很快,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或死或伤的豺狼。

    “够了,二哥在里面。”东方烈伸手拦住上官雪姬的手,一双眼睛紧张地搜索着脚下的豺狼。

    二哥还在吗?还是已经被吓得跑掉了?

    “放手!”上官雪姬冰般的声音响起。

    “不。”

    “他已经不是人,你放过他,他只会不停地攻击你。”无的说话震撼着东方烈。

    “你在说什么?”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蒙面女子,瞬间年轻张扬的俊脸,变得怒不可歇:“母后你在说什么?那是二哥,那是你的儿子啊。”

    “……。”上官雪姬张开嘴反驳,却猛然止住嘴巴,深吸一口气,将目光移至他的上,按着腹部的手指缝沾满血水。

    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跟他谈。

    树下的豺狼似乎明白过来,这里不旦止没有好果子吃,而且会招来杀之祸。

    渐渐有两三只受伤的豺狼,夹着尾巴逃脱。

    狼,乃是人群效应的动物,有狼只带头走了,其他受伤的豺狼也跟着走,于是狼群断断续续离开。

    朝着皇城的方向而去。

    每个月在刑场里供着死囚,他们自然知道哪里有好吃又不费力的。

    半响,上官雪姬开腔,依旧的冰冷无温度:“我们回茅舍再说。”

    “我不去。”他倔强地立在原地,脸上布满霾的气息。

    小时候母后说她被父皇强抢回来,受尽凌辱,为了复国她苟且偷生,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他跟其他三位哥哥同感受,觉得美若天仙的母后跟相貌平平,碌碌无为的父皇很不相衬。

    童年活在后宫里,受尽前度皇后娘娘,即现在的谨妃及其他妃嫔的欺负,令他们四兄弟立下决心,要好好保护母后,完成母后的宏愿。

    然而这些年过去了,看着二哥和四哥惨遭横祸,母后表现出来的冷淡和漠不关心。

    令东方烈的心百般滋味的难受。

    一直以来,他觉得他们五母子一条心,谁受伤害了,其他人皆会痛得无法自持。

    可是不是这样的,母后并没有这样子。

    甚至手握着解药,却不给二哥和四哥一个回复原态的机会。

    这也算了,面对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她竟然可以说出他不是人的说话。

    什么时候母后变得如此狠心?

    今天她可以这般对二哥,他呢?她是不是同样对待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