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的心计【10】

    她等着他开口责骂她溜达出去,这小气的家伙肯定在生她气。

    然而东方烈的心思并不放在她上,而是思考着今天跟母后见面的对话。

    母后态度强硬坚定,要他即出发前往边境。

    他首次跟母后闹意见分歧,对于出征他有条件,只要母后答应他的条件,他可以马上披甲上阵杀敌。

    只可惜母后不答应,坚决不答应。

    半响,东方烈把手中的茶杯搁下,站起,伸手牵过她的小手,一同走出书房门外。

    “我们去哪里?”她急忙问着。

    东方烈的高体形比她高大拨,他的一大步几乎等于她的两小步,她不得不小跑着跟上。

    “我教你骑马。”

    “骑马?”

    东方烈没有回应她的疑问,朝着花园站岗的待卫吹响哨:“你,马上让林总管准备一匹快马。”

    “是,六王爷。”待卫连忙小跑着前往通知。

    说完他拖着她朝反方向过去,那个方向是回寝室,方筝儿有些莫名其秒:“我们不是出门吗?”

    她指指后大门的方向,难道他老人家要走后门?

    “出门之前把衣服换一换。”东方烈的兴致似乎甚高,拖着她速度回寝室里,让她找一轻便的衣服。

    然后他自己回自己的房间更换衣服。

    待方筝儿换好衣服时,小梅捧着汤药进来:“小姐,你出去大半天,今天的药还没有喝呢,趁把药喝了吧。”

    “我现在已经康复得七七八八,还要喝药吗?”喝到什么时候?为什么不弄成药丸?

    “听大夫说明天改用调理的补药,明天的补药不苦的。”小梅自然知道她怕苦,笑着哄她:“小姐就乖乖地把最后一服苦药喝了吧。”

    “我看喝了两天,不差这一碗吧,嘿嘿,小梅,你把药倒掉吧,就当作我已经喝了。”

    “这怎么行呢?要是让六王爷知道,会怪罪的。”

    “我不说你不说,没有人知道的。”教唆。

    “正巧我听到了。”适时东方烈从外面走进来,一深蓝色的轻便短装束,越发显得他青迫人,朝气蓬勃。

    这妖孽的家伙,穿什么都是那么好看。

    方筝儿牙痒痒的,苦着脸,接过小梅手上的苦药,不不愿地哽咽着。

    见状,东方烈笑了:“这才是我的乖女孩。”

    问题是她不想做他的乖女孩。

    仿佛过了半个世纪之久,方筝儿才把手中的药碗放下,厌恶地抹抹嘴角,做作呕的表:“真难喝啊!”

    “小姐,蜜饯啊!”小梅打开一个小纸袋,里面装着两颗蜜饯,用来伴苦药吃的。

    蜜饯是甜的,正好中和掉药的苦味。

    方筝儿挑一颗塞进嘴里,然后再挑另一颗塞进东方烈的嘴里。

    顿时英俊迫人的男子皱起眉头,转头就要将嘴里的蜜饯吐出来。

    他讨厌吃辣和甜的东西。

    “你吐啊,你吐啊。”方筝儿双手叉腰,威胁地瞪着他。

    其实她的样子不凶,她的语气也不凶,偏偏东方烈就不敢吐出来,皱皱眉,强行嚼了嚼,把里面的果核吐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