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学武【05】

    “你别闹小孩子脾气,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救过我几次了,他上的伤替我挡下的,我不想做忘恩负义的人,你告诉我吧,他到底在哪里?是生是死总让我知道吧。”

    她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低声下气,有着妥协的味道,也有着乞求的味道。

    只要想起唐启彬受的伤,还有想到他和她一样是穿越人,她就有同感受的感觉。

    东方烈的脸色缓和少许,轻蹙浓眉:“我去到的时候,看见他趴在你的上,当时我以为他想对你不轨,一掌拍飞他了。”

    “然后呢?”方筝儿脸色白了一片,以当时唐启彬的状态哪里受得。

    “然后我发现你受伤了,只顾着救你,哪里有时间管他。”他甚至连眼角都没有瞅一眼:“后来把你带回茅舍,他……,他还在森林里。”

    “你把他扔在森林里?你没有救他?没有带他回来?”

    方筝儿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他由始至终说的都是实话,他一直不知道唐启彬的去向,就是因为当时他没有带上他。

    “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管他是生是死。”东方烈见她如此紧张,心里顿觉不舒服和醋意萌生。

    “你冷血的,你见到他受伤,你不会问一问,关心一下吗?”她快被他气死了,哪来的冷血鬼?

    “我没有杀他已经很开恩。”他好看的浓眉拧得紧紧的,盯着她脸红耳赤的表

    就凭唐启彬趴在她上,那样暧昧的姿势,足已经让他死上十次百次。

    如果当时不是急于带她回茅舍,他会一剑刺穿唐启彬的膛。

    现在见方筝儿如此着紧在意,他后悔当时放对方一马。

    刚刚还说着不吵架的两人,再度怒目而视。

    他们的格过于刚烈和自我,东方烈生长在帝王之家,而且受尽父皇和母后的疼,自幼便是目中无人,不可一切的。

    而方筝儿呢,生长在部队里,有着军人的硬朗不服输的个,再加上部队的长辈特别照顾她。

    平时不训练不跑任务时,那一个人见着她不把她当小公主般哄着。

    一个是小王子,一个是小公主,碰撞在一起,各自的自我格让他们遍体鳞伤。

    苦头吃不少,却总不会学乖。

    “杀他?你疯了?”

    “他趴在你上强吻你就不可以。”

    “趴在我上?强吻我?”方筝儿愕然半分,马上明白过来,头痛地抚着额头:“他是在急救啊,他对我进行急救,你明不明白?”

    “我不明白,急救就要这样子占你便宜吗?”

    “那……那是我们现代的急救方式。”哎哟,怎么解释啊?

    “可笑!”他明显不相信她的说法。

    “你不相信就算了。”方筝儿站起举步走,再呆下去难保他们又是一场吵架。

    她的手被他反扣着,紧紧地攥着手腕:“你去哪里?”

    “我去森林找唐启彬,我不可以不理他的。”

    “不许去。”

    “你放手,已经两天了,我必须去找他,即使他死了,我也要找他的尸体回来。”想到这里她的声音哽咽起来。

    他们萍水相逢,唐启彬为她舍命相救,她连一句多谢的说话都没来得及说。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