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决裂【01】

    试问一个人被掐着脖子,离地提起数分钟,呼吸一度被掐断,死而复生后会有什么感觉?

    此刻的方筝儿神智飘离躯,神智呆滞,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自己在何处,有的只是想死掉的痛楚。

    “筝儿?你觉得怎么样?”东方烈觉察到她的不妥,轻轻地摇晃她的体:“筝儿?你听到我的说话吗?”

    只见她的眼睛再度合上,体的重力倾进他的怀。

    再度昏厥。

    *——————**你的登陆收藏留言,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茅舍内。

    尉迟法师给方筝儿把脉,然后草拟一份药名,命茅舍的家仆前往煎药。

    “师傅,筝儿她怎么样?”东方烈迫不及待发问。

    “她没有武功底子,再加上进行激烈的打斗,体多处受轻伤。”白发苍苍的尉迟法师,一下一下抚顺下巴的须根,脸上的表复杂莫测,眼睛望着膝盖上的针包:“现在我给她施针,帮助她畅通经脉,有助于最快回复元气。”

    说话的时候,他把针包内的针拨出,那是手掌般长度的细银针。

    分别在方筝儿的头上和手臂上,一根一根地植进肌肤之内。

    合共十六根,施针后东方烈按耐不住:“她什么时候会醒来?”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尉迟法师的眉心收一收,强行回复平静的神态:“待她醒来后,把煎好的药服下,不要跟她说太多说话,尽量让她多些休息。”

    “知道了,师傅。”东方烈一字不留紧记心内。

    天色渐黑,从房间外走进一名绿衣少女,她就是林芸芸。

    “师傅,二师兄,晚膳已经准备好了。”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投向榻上的方筝儿。

    接近傍晚的时候,二师兄东方烈抱着她,后跟随着十数名近待卫,来势凶凶地冲进茅舍内。

    这令她想起上回他们见面的时候,那时候东方烈变成豺狼,而方筝儿不离不舍守候着他。

    这一回,换成她受伤了,而二师兄同样紧张在意。

    虽然她跟随二师兄的时间不长,但是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如此紧张一个人。

    因为她,他方寸大乱。

    尉迟法师站起,拍拍东方烈的肩膀:“先吃点东西吧。”

    “师傅,你先吃吧,徒儿……没有胃口。”他的眼睛仍旧放在~上的人儿上。

    这么久了,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呢?

    “二师兄……。”林芸芸扁扁嘴巴,走上前想劝他,却被尉迟法师伸手拦下。

    “芸儿,我们先行用膳吧。”

    “可是二师兄他……。”

    “乖。”尉迟法师拍拍她的头脑,率先朝着房间外走去。

    林芸芸站在原地,瞅瞅东方烈,见他由始至终专注着方筝儿,溜至唇角的说话只好吞回去。

    咬咬牙,追上尉迟法师的脚步。

    寂静的房间内剩下东方烈和昏迷不醒的方筝儿,透过昏黄的灯光,她像睡美人般恬静安好。

    大大的卷发披散在榻之上,她的上仍旧穿着白天的亵衣裤。

    原本白得雪亮的衣服,此际变得肮脏不堪。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