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06】

    洪庭见唐启彬并不像伤害方筝儿的人,反而很关心她的生死安危,想了想说:“方姑娘是我家六王爷的妃子。”

    “六王爷?妃子?”这下子唐启彬愕然得说不出话来。

    ……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失,午后的阳光将魔幻森林照得通亮炙

    东方烈额头上渗出丝丝汗水,一堂好看的剑眉始终紧锁着。

    他的眼睛,一刻不离她苍白的容颜。

    方筝儿伤得太重了,脉搏微弱,近乎没有的状态。

    全仗他用真气源源不断地灌输过去,死死地抓住她的生命,将她从死门关的大门强拖回来。

    无法想像,如果他来迟半步的话,她是何等的处境。

    只可惜他的内力有限,自从跟方筝儿发生关系后,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力一天不如一天。

    小时候决定修练魔功的那天,师傅和母后再三叮嘱他,从此以后不能近女色。

    必须戒掉任何与女子接触的机会,因为女色是魔功的唯一弱点。

    曾经他立誓一天不复国,一天不谈儿女私

    他一直慎行守己,当其他皇子花天酒地,左拥右抱的时候,他只能清守戒律,躲在深山野林内修练内力。

    有失必有得,经过数载的苦心修练,东方烈的武功可以说在皇城之内数一数二。

    甚至上战场杀敌,他一把利剑在手,胜过千军万马。

    他得到其他皇子无法能及的荣耀和声望。

    仿佛是命中注定一样,他进行修练的第一天,在十年前的那个午后,她出现在他的眼前。

    十年之后当他修练完毕,刚想启动他们的复国大计时,他和她有了这层关系。

    如果那晚不是生死关头,如果他不是突然明白,他对她的那份思守十载的感

    现在的他必然是另一番的模样,至少不会被她的举动而牵动左右。

    更加不会为她的失踪而狂乱,也不会为她受的伤而焦急。

    或许她是他命中注定的劫难。

    劫难。

    方筝儿的脸色开始转变,变得不再苍白透明,而是带点儿常人的白皙。

    突然她的眉毛动了动,长长的眼睫毛轻颤,似乎在挣扎着睁开双眼。

    “筝儿?”见状,东方烈心中大喜,原本冰凉的心终于回复暖意:“筝儿?你觉得怎么样?”

    泛白的嘴唇轻启,一张一合的,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几乎静止不动的膛渐渐起伏,一下一下的,鼓动着。

    收掌,将前的人儿搂进怀内,低头细看她脸颊上的表,语气变得温柔:“没事了,没事了。”

    似乎在安慰她,又似乎在安慰自己。

    他的唇轻压在她的额头上,珍而重之。

    他的嘴唇带着冰凉的感觉,印在她冰冷无度的额头,两种同样的温度,有着颤抖的触感。

    似乎有着心灵上的感应,她微微张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像振翅的蝴蝶般飞舞。

    她的喉咙像被火烧过般火辣,微微张开,已经痛得她想哭。

    白脸女鬼的力度太大,手法太狠毒,封锁住她咽喉的时候,几乎把她的脖子拧断。

    试问一个人被掐着脖子,离地提起数分钟,呼吸一度被掐断,死而复生后会有什么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