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04】

    白脸女鬼盯着他,看着他倒地上,全血迹斑斑却仍然滚爬着。

    他的眼晴里只有方筝儿,死死地盯着地上的方筝儿,目光坚毅,却充满着恐惧和难以置信:“不要死,你不要死。”

    突然她的动作就这般停滞住,握着银鞭的手松了松。

    脑海里浮起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澄,不要啊,我不要你死啊,澄……澄啊!”属于女子嘶心碎肺的呼喊声:“我不要跟你分开,我不要,不要……。”

    那是生死关头,在最的男人面前,曾经的她脆弱得犹如新长的嫩芽,一折即断。

    不知从何时起她变得麻木不仁,不再在乎别人的生死,不再为男女之而感动。

    失去所,她的心……已死。

    连最基本的喜怒哀乐都没了,久而久至忘记人世间尚有

    阳光从茂密的树梢中透进来,打在方筝儿苍白无血的脸上,她的下鄂和脖子上浮现鲜红的指印。

    那是一张漂亮无瑕的俏脸,此际却显得毫无生机,像一个破碎不堪的布娃娃。

    夏天的风,吹过森林的树叶,发出清脆的沙沙声,除却唐启彬的嘶叫声外,全是一派详和恬静的午后时光。

    “她只是拿了你的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狠心?”

    “……。”

    “那是一条人命,你凭什么可以任意杀戮?凶手,杀人凶手……。”

    “……。”

    在唐启彬的眼里,有的是二十一世纪的□□和平等,哪里明白在这个时代,权力和武功才是一切。

    人命,很低,比蝼蚁更不值钱。

    谁胜谁负,武功上见高低。

    成王败寇向来如此。

    白脸女鬼对他的说话置若罔闻,白如雪的面具下,脑海里充斥着过往的种种是与非。

    她这般看着他脸上的泪痕,曾经也有一名男子为她而痛哭过。

    只是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想起记忆中的男子,白脸女鬼有些恍惚,对于唐启彬的指责不置理会,举步朝黑剑的方向走去。

    弯腰把地上的黑剑拾起,放在前细细地打量。

    失而复得的黑剑,令她原本愤怒的心得到平息,再也没有回头看方筝儿和唐启彬一眼。

    一跃,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唐启彬愕然万分,想不到她突然离开,他以为她会杀了自己。

    惊愕过后,他迅速反应过来,滚爬着冲向方筝儿,抓着她的肩头用力摇晃:“筝儿?筝儿……?”

    她就像破碎的布娃娃一样毫无动静,摇晃她体的时候,她的体就这般颤抖着。

    “你不要死啊,听不听到啊?”他握握拳头,带着不忍和决绝,扬起手掌往她苍白的脸蛋,狠狠地拍打过去。

    一下又一下,噼里啪啦几个狠摔后,她仍然毫无反应。

    这下子,唐启彬的心凉了一大截。

    莫非她就这样子死了?

    手臂擦掉脸上的血和泪,他忍着呼吸,弯下,把脸凑向她的脸蛋,他的耳朵贴在她的鼻子上。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唐启彬再度将手指按放在她脖子上的脉门,剧跳的心几乎要冲出膛外。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