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洞天【04】

    东方烈的目中无人和嚣张狂傲,早已经在兄弟姐妹间传遍,每一个人都吃过他的闭门羹。

    间接受过他的傲慢与无礼,怨气积月累,恨不得他有出丑人前的机会。

    挫一挫他的锐气,必定大快人心。

    “父皇……。”东方磊焦急啊。

    东方烈却不为所动,冷眼旁观着,待太子和五皇子话尽,他才扬起一抹嘲笑,那般的不可一世。

    “本王似乎从太子和五哥的口中听出酸味。”他站着体,微微转侧直视着太子,倨高临下,一脸不屑。

    这下子太子变成仰视他的角度,脸色大为不悦,目光之中包含着狠戾。

    可惜看在东方烈的眼内却是微不足道,他的嘴角上扬着,形成一个更加讽刺的角度。

    带点儿腹黑,带点儿狡,甚至带着很多的冷血无

    “既然太子和五哥认为我仗着战功欺压他人,要不下回出战邻国的首役战事,就由太子和五哥打头阵吧。”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人皆鸦雀无声,连宫女添酒的动作都停下来。

    从所周知荆岭国最强的将军,最令敌军闻名丧胆的人就是六皇子东方烈。

    他不旦止拥有一无人难敌的武功,而且自幼饱读兵书,调兵遣将神乎其技。

    连武将世家出的寇政雄亦俯首称臣,甘败下风。

    可以说这两年的战事,如果没有东方烈的参与,何来百战百胜的佳绩。

    故此,年轻狂傲的东方烈有他狂傲自大的资本。

    试问全国上下有谁能够与他比高低?

    答案是没有的。

    “你……。”太子的脸色瞬间苍白无血色,行军打将不是他的专长,他领兵?只怕连尸首都找不回来。

    这是他唯一与东方烈无法抗衡的地方。

    两个人,一坐一站,无论是气势还是言语上,皆是太子处于下风。

    半响,荆岭皇出面调和:“好了好了,你们都是我的好皇儿,只是一杯酒,不必为此而扫了雅兴,人来,再赐酒!”

    其实在荆岭皇的心里,对东方烈有几分怯意和忌让。

    万一真的惹怒他,一来恐怕接下来的战事不好办,二来上官皇后会不高兴。

    这两样都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

    皇命难违!

    一脸鸷的东方烈瞪眼太子,冷哼一声,只好再度坐下来。

    终有一天,他要灭了太子这颗眼中钉。

    宫宴继续着,随后凑起歌乐声,还有舞姬纷纷进场显艺。

    可是再闹的宴会终会有散席之时,那时候谁还能阻挡六弟的脚步?

    东方磊忐忑不安,目光放向大门之外,表闪过一丝复杂。

    母后,快回来吧,他撑不了多久的。

    *——————**你的登陆收藏留言,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墓之内。

    经过重重的关卡和密道,唐启彬带着方筝儿来到主墓内。

    与其说它是墓,不如说是少女的闺房。

    里面并没有长方形的棺木,有的只是雅致的桌椅,桌面放着用铜器铸成的摆设。

    有花瓶、茶具、书籍、梳妆用品等等。

    这些铜器栩栩如生,跟实物的大小尺寸无异,用心独到。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