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洞天【03】

    他的座位紧挨着太子东方弘之下,而东方磊刚坐在对方,后的宫女为二人添置酒菜。

    一番忙碌过后,东方烈并没有握杯畅饮,想了想唤一句:“父皇!”

    “烈儿有何事啊?”荆岭皇最宠的女人就是上官雪姬,最疼的皇儿就是东方烈。

    除却因为东方烈在众多儿女中,拥有出类拨萃的本领和才智外,更加因为屋及乌之故。

    朝野上下皆知,东方烈是上官皇后最疼的儿子。

    “为何不见母后列席?”上官皇后拥有绝美的姿色,倾国倾城,凡是见过她容貌的人,皆为惊叹不已,无法忘记。

    “你母后她体违和,在寝宫内休息。”说着左搂右抱,一时亲一下妃,一时亲一下夏妃。

    惹得二人笑不已,扑倒他怀内轻捶着,嘴里说不依,实质心里怀不得呢。

    闻言,东方烈好看的剑眉蹙起,心中的疑问更加大了。

    竟然如此凑巧?

    “父皇,臣儿想前往探视母后。”说着,他的人已经站起来,一傲然之气,带着不容抗拒之势。

    对面的东方磊见状,脸上掩不住的惊慌,张开嘴言阻止。

    荆岭皇已经阻拦着:“烈儿别急,来,陪父皇喝酒,联今天很高兴,赐酒。”

    “父皇,待臣儿见过母后后,再回来与你畅饮。”现在他心里有万般疑问,必须要见到母后本人。

    召他进宫的人是母后,现在缺席家宴的人也是母后。

    再加上三哥神色有异,恐怕此次方筝儿被劫跟母后有莫大关连。

    可是为何母后要命人劫走方筝儿?

    太多太多的疑问,再加上方筝儿去向未明,现在那里有闲喝酒作乐。

    只想尽快见过母后,速度回府布置寻人的计划。

    一声令下,宫女连忙上前奉酒,却被他无地挡掉,随之酒水被泼至地上。

    未待大家回过神,一把冷的嗤笑声响起:“六弟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父皇赐的酒都泼掉。”

    说话不轻不重的,却足以让大家听得清楚分明。

    话中的挑泼之意显而易见,东方烈的脸色变了变,一道凌厉的目光向太子。

    他从来不惧怕他,甚至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从小到大,兄弟间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或暗或明,为了得到父皇的器重,他们斗得难分难解。

    如果不是母后歇制着他,他早已经将太子的人头割下。

    “父皇,六弟不是这意思。”对面的东方磊见状,连忙代为求:“只是六弟心系母后的体不适,难免会出现……。”

    “三弟,你何必急着为六弟求?六弟当众打掉皇上的赐酒,乃是大不敬,理应重罚。”

    “太子说得对。”五皇子东方政亦插嘴:“六弟时常仗着自己是将军,曾为国出征立下战功,不把我们这些兄长放在眼内,此次打掉赐酒若然不重罚,难以令大众心服啊。”

    东方烈的目中无人和嚣张狂傲,早已经在兄弟姐妹间传遍,每一个人都吃过他的闭门羹。

    间接受过他的傲慢与无礼,怨气积月累,恨不得他有出丑人前的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