筝儿被劫【06】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说劫走她的人不是他的仇家,那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她的动作很慢很轻,转过体,往草丛外看。

    如果换作平常人家的女子,早已经吓得手脚发软,甚至痛哭出来了。

    哪里还会想到一探究竟。

    只见前走过一男一女,男的一黑衣蒙面,女的恰好相反,白衣胜雪,脸上蒙着一层轻纱。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此名女子绝非等闲之辈。

    看似柔弱的躯有股摄人的气魄,属于外柔内刚的人,而这种人才最让人不设防。

    而且是大美人一枚。

    女人的直觉这般告诉方筝儿,她继续不动声色地偷听他们的说话。

    “我只怕六王爷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全城戒备着,逐家逐户进行搜寻,把她偷偷运出城外不容易。”

    “我自有办法让你们出城。”

    “属下不明白,主子为何如此执意分开他们。”

    “执意?”白衣女子冷笑起来:“烈儿的十年魔功,一朝间被她所破,你还说我执意?我没有让她人头落地,已经仁慈……。”

    两个人渐走渐远,朝着她奔跑而来的方向过去。

    大概前往牢房查看她的况吧。

    白衣女子的说话却在她脑海里盘旋。

    什么魔功?东方烈练魔功?

    还有什么被她破?她什么时候打羸过东方烈?

    如果硬要说她破他什么,就是破~处……。

    靠,她破他?是他破她的好不好。

    思及此,方筝儿的脸红了红,低骂自己一句神经病,现在什么时候啊?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靠靠靠,最近跟东方烈斯混得多,她的思想跟着也变得邪恶起来。

    真是莫名其妙的说话,弄得她自己变得莫名其妙。

    算了,不要再多想了,走为上策。

    方筝儿一刻都不敢逗留,爬起朝着他们来的方向跑去。

    在月色之中狂奔。

    忽然感觉脚下一软,地上的泥土崩塌,她的人随之失重地坠下。

    “啊……。”失声尖叫。

    体伴着松脱的泥土树叶,朝着无底深洞高速地下滑,就像坐过山车般惊悚刺激。

    *——————**你的登陆收藏留言,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六皇子府。

    东方烈把书桌上的东西,全数扫落地上,随之拳头捶在桌上,怒不可及地咆哮。

    “饭桶,蠢才,你们怎么做事的?只是找一个人都找不到。”

    已经半天了,全城可以搜刮的地方,他都让士兵搜刮过,不要说她的人影,连毛发都找不到半条。

    方筝儿,你到底在哪里?

    如果不是他的功力削弱了,如果不是他粗心大意,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

    该死,想不到童子对于他来说如此重要。

    他苦练十年的魔功,在跟方筝儿发生肌肤关系后,迅速消掉八成的功力。

    起初他以为跟狼毒有关,后来随着体的逐步康复,他才发现魔功的威力发挥不了。

    连最基本的防护罩,都无法施展出来。

    他彻底丧失了十年的道行,现在只有普通的武功。

    对付一般的高手,仍然卓卓有余,但是对付一群高手,恐怕难以招架。

    东方烈的手紧紧地握着,生气自己的无能。

    如果换作以前的他,白天的时候,黑衣人绝对逃不出他五指山。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