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降服谁【05】

    无可否认,男人在……事上面有着天生的触觉,天生的主导者。

    他们可以无师自通,可以学习神速,无论是接吻的技巧,还是更亲密的动作。

    每一次的近~搏,总能带给她一次堪比一次的销|魂快~感。

    “唔……。”小巧的嘴唇内呻|吟出丝丝强忍的小声音。

    这种声音好比天籁之音,令男人为之疯狂。

    东主烈吻得越发用力,紧紧地抱着她,他的小女人令他如此~罢不能。

    不论她的外貌和个,还是她的聪明和野,每一样都能深深地吸引着他的目光。

    衣服尽褪,他们已经忘记草船借箭,也忘记她为他准备的糖水。

    此刻,体最原始的渴望,将所有的一切湮没掉。

    在面前,且看谁降服了谁。

    ……

    当他进入她的体时,她忍不住一阵颤抖,子不由自主地弓向他,在他的怀内蹭了蹭。

    像慵懒憨的小野猫,在炎的夏天,栖凉的树底之下。

    他双手支撑着体,看着怀内绝美的人儿,慢慢地向前律动,一下又一下撞击着她。

    只见她半眯着迷离的眼睛,轻咬着下唇,似乎在强忍着什么,又似乎在享受着什么。

    这样子的她说有嗲,就有多嗲;说有多销~魂就有多**。

    动作变得越来越快,她的喘声密密碎碎地逸出,像呼应着他的动作和喘息声。

    此起彼落,交叠错落,一声比一声沉闷压抑,一声比一声愉悦深陷。

    又是一个蚀~骨的不眠夜。

    *——————**你的登陆收藏留言,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因为此趟入宫见父皇母后,关系着他和她的婚事,东方烈做足了准备功夫。

    衣服度订做的,尽显华美与不凡;礼物精挑细选的,尽显孝心与尊敬。

    他要一击即中。

    看着经过精心打扮的人儿,落得一副出尘脱俗、美若天仙的模样,他满意地笑了笑。

    “今天好好表现,如果母后满意的话,你想要什么都行。”

    她睨眼他,鄙视:“我要戒指,我要回家,你给不给啊?”

    “除了这两样之外。”他并不生气,心前所未有的好。

    “男人的承诺跟像会上树的母猪一样。”

    他愕然,不解。

    她看着他傻傻的表,反倒笑了:“那是不可能的事,笨蛋。”

    这下子东方烈的好心,彻底没了,狠狠地瞪眼她,扬袖而去。

    奴婢小梅待候在侧,听见两个人的对话,不为她掂把汗,低声劝告:“小姐,不可以对六王爷无礼,那是杀头的大罪。”

    “是吗?”方筝儿没心没肺的应一句,没有多想也没有多问。

    反正从认识至此,东方烈除却当初掌掴她一巴掌外,从来没有再对她动过手,只会大吼小叫的。

    她才不怕他呢。

    杀头?那可是私刑,犯法的,要坐牢的。

    她有她二十一世纪的脑袋在思考古代奴~隶制的合法

    方筝儿的打扮比平时隆重出彩,上的配饰多不胜数,全是金灿灿的宝石碧玉。

    长长的锦绸拖在后,随着她迈出的步伐而摇曳生姿。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