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降服谁【04】

    “哦。”她点点头,左食指放在嘴唇边轻咬着,眼睛盯着书本上的书,右手无意识地在桌面圈画着。

    他看着她的划动的手指,一笔一笔地划过去,原来在学写刚才几个字的笔划。

    单手支撑着下巴,微侧着脸,他目光如炬看着她:“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草船借箭?”突然她抬起头问她,同时撞进他灼的目光内,蓦然,四目相交,绞在一起分不开。

    他的眼神带着闪闪的光芒,紧紧地锁住她的目光。

    彼此的呼吸喷洒在对方的肌肤上,灼的,沸腾的。

    他的脸袭~来,吻也袭~来了。

    她没有闪避,感觉着心跳虚弱的感觉,呯呯呯地狂跳着。

    天啊!她越来越无法抗拒他的亲近。

    两片唇相触,带着滚的温度,他咬住她的柔软,吸取属于她的芳香味道。

    半响,两个人依依不舍地分开,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意犹未尽,细细碎碎地吻着她的唇边。

    “什么是草船借箭?”

    “呃?”被吻得晕晕的人,一时反应不过来,睁着一双迷离的大眼睛,带点儿渴望,瞅得他的心都快要停了。

    “你刚才说草船借箭……。”

    她这般人的样子,瞅得他心痒痒的。

    话未,他的嘴唇再度封住她的嘴唇,带着比刚才更加强悍的力度席卷她。

    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吻。

    他伸手抱过她的体,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手扣着她的小蛮腰,一手捧着她绝美的容颜。

    彼此的呼吸紊乱了彼此的心跳。

    狠狠地索取她的甜蜜与味道。

    守候在侧的小梅见状,有些不好意思了,红了红脸,低下头悄然退出房外,同时把房门带上。

    把最美好最宁静的时光,留给两个人共处。

    “草船借箭的意思是……,在海上作战时……。”她气若游丝,紧抓着最后一点理智,可惜脑袋被他吻得晕晕的,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在他的吻中,她化作一滩水,软软地趴在他的上。

    小小的脸蛋搁在他的肩膀上,她的呼吸洒在他的脖子上,带着~的暧~昧,屋间的温度急剧升温。

    他低着头,缠绕着她,吻纷纷落在她的秀发和脸容上。

    方筝儿的上有刚沐浴后的味道,带着湿润的光泽和芳香的体香,迷惑着他的神智。

    一袭简单的粉色薄纱裙,包裹着她玲珑浮凸的曼妙躯。

    按放在她腰上背上的大掌,一点点地抚摸着,点燃她体的~

    轻轻一带,罩要外面的轻纱滑落,映入他眼内的是绣着花草的肚兜,只包裹着她的丰~满。

    滑不留手的……肩,带着粉粉红红的色泽。

    她是如此引人犯罪,教他无法自控。

    “筝儿!”手指流连在她的锁骨上,埋下头,再度封锁着她的喘。

    她的手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肩膀,攥着他的衣领,唯恐一个松手,她整个人会无力地倒下。

    无可否认,男人在……事上面有着天生的触觉,天生的主导者。

    他们可以无师自通,可以学习神速,无论是接吻的技巧,还是更亲密的动作。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