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地狱【07】

    带着坚信不疑和强势将她搂进怀内,吻,自然而然地落在她的嘴唇上。

    将所有反驳的说话统统封缄着。

    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你的登陆收藏留言,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清晨,方筝儿被东方烈吻醒,挣扎着转过去:“别闹!”

    昨晚从夜市回来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两个人聊了一阵子,再后来他缠着要她,半拒半就中被他折磨一番。

    好像才睡了一会儿,感觉他再度欺压着她的子,又开始啃她的骨头。

    她自然很不满意了,用脚踢了踢,狠狠地踢他下去。

    臭男人,只顾着自己快~活。

    接连几晚的折腾,快把她的腰骨折断了,比她在部队里进行特训还要累人。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她累个半死,而他呢仍然如此龙精虎猛。

    “我没闹啊!”他轻笑着,继续不依不绕地索吻。

    正值年轻萌动的年纪,血方刚得很,如果不找她发泄发泄,他会憋得很难受。

    “我好累啊,你还让不让人活?”某女冒火了。

    “你睡你的,我做我的。”无耻的某男:“用力的人是我,你那里会累的。”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累的人是我,而不是你的。”她低叫着,眼睛固执地闭着,希望他会知难而退:“东方烈,你给我下来啊。”

    “不下。”

    以前她吼他的名字时,他觉得她以下犯上,目无王法,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被她喊多了,他特别喜欢她抓狂时大喊他的名字。

    有一股令他想冲动兴奋的感觉。

    呵呵,他喜欢她喊他名字时无奈与挣扎。

    就好像他是她无法抗拒得了。

    蓦然,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被单下的手用力,掐着他腰际的肌,狠狠地扭起来。

    “啊……。”他的腰闪缩一下,不低呼一声:“好痛。”

    “活该!”她继续掐住他的不放,嘴角扬起得瑟的笑容:“让你下来不下来,知道味道了吧。”

    “还说累?累了还有力气掐人吗?”他的手迅速钳制着她的手腕,强行把她的小魔爪制服。

    岂料扯下左手,她的右手在另一侧掐上去。

    他再度痛得抽搐一下,脸色都变了:“女人,你找死吗?”

    “没错,我让你找死。”双手被他钳制后,她的腿朝着他的体乱踢乱蹭,垂死挣扎中。

    他发现她真的不把他当一回事,什么王爷不王爷,没有这方面的概念。

    她对下人的态度都友善过对他。

    这小女人,是不是看准他不敢欺负她?看准他不会凶她啊?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如果是这样子,他必须让她上一门名为教训的课。

    这般想着,他脑海里暗生一条妙计,不,是谋才对。

    两个人在~上打打闹闹一番,最后她的力气始终不敌他,只能睁着大眼睛被他吃干抹净。

    当她再次醒来时,东方烈已经出去办事,自然放在桌面的黑手枪被他带走。

    婢女小梅和容婆婆早已经守候在侧,见她醒来马上忙碌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