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魁如意【06】

    呃?他这是什么表

    古古怪怪地偷瞄她,然后笑得古古怪怪的。

    莫非……他想灌醉她?

    她眯了眯眼睛,细细地打量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表上,寻找出蛛丝马迹。

    店老板亲自守候在侧,勤快地给他们倒茶水,看了看方筝儿,大概觉得她的长相和气质有别与一般的大家闺秀。

    “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千金小姐?长得可真好看啊!”诚心诚意的赞美,听在两个人的耳朵里却是另一回事。

    方筝儿觉得他在讨好东方烈,于是调皮地答:“我是六皇子府的囚犯,被软的那种,至于长得好不好看,见人见智的。”

    说着,别有用意地看向东方烈。

    她就是想气他,谁让他动不动就吻她。

    “姑娘真会开玩笑。”店老板反而觉得她有趣,不自觉开怀大笑着。

    顿时惹来东方烈的蹙眉,他凌厉的目光扫向她,继而怒斥店老板:“这里没你的事,下去。”

    他的说话向来冰冷的,带着威严和无,生硬地把店老板的笑声打断。

    “小,小人告退。”刚刚一脸亲切的人,现在却怒不可歇,吓得店老板一怔一怔的,连忙收敛心神速度退下。

    方筝儿见状有些不高兴了,撇着嘴唇:“你凶什么凶?我说错了吗?要不我也退下。”

    说完真的站起来,作势就要走人了。

    他的手比什么都要快,速度握住她的手腕,将她重新拖回座位上。

    “方筝儿,别不知好歹。”他瞪着她,脸上冰冷,其实拿她没有办法。

    她扬起下巴,笑了笑,似乎吃定他一样:“东方烈,别说我没有警告你,千万不要喜欢我。”

    “如果本王偏要呢?”他那堂好看的剑眉,高高的挑起,挑衅地看着她:“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两个人都是如此强势不饶人。

    两个人都是年少狂妄的年纪。

    自我,高傲,目空一切,有时候倔强得尤如一头牛。

    “我逃掉的时候,你追都追不回来。”只要戒指在手,只要拿到紫莺骨,她才不会跟他继续耗下去。

    这鬼地方,不让穿背心短裤,没有空调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跑车。

    最可恶就是她打不过他。

    “等你逃掉了再跟本王嚣张。”他嗤笑着。

    他手握着两张王牌,一是她的穿越戒指,二是断崖上的紫莺骨。

    只要不让她得到这两样东西,她的人想逃也逃不掉的。

    他东方烈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他欣赏她的好胜狂野、自负自信的格,她带给他从未有过的难度挑战。

    她越是想逃,他越是要囚困着她。

    在这个时代里,她只能跟他一起终老。

    突然他的思绪凝固住了,一双锐利的目光锁在她的脸蛋上,仿佛要把她看穿看透。

    看得她心里发毛:“你,你看什么?”

    “你今年多少岁?”

    她不会是长生不老吧?

    十年前如斯,十年后也如斯,如果她不会老不会死,那他就要重新计划他们的将来。

    他可不想自己变成老公公时,她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

    那时候她要逃,他可没有力气去追。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