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罢不能【05】

    敛眉想了想,他来到书桌前,从抽屉内掏出那枚独特的戒指,放在手指间掂量着。

    莫非是它带领她穿越于两个时空之间?

    小小一枚指环,竟然有如此强大神奇的魔力?

    无论如何,是真是假也罢,从她紧张在意戒指的程度看来,他不可以把它交还给她。

    东方烈把厢房的房门关上,转踱至后的墙壁。

    那里挂着一幅名画,他把名画拿下,墙上出现一个小小的凹位,并不是很明显。

    修长的手臂随之按动书柜上的一本书籍,书移动的同时,墙上的凹位亦移动。

    那是一个小小的暗格,他把戒指用手帕包裹着,小心翼翼放进里面。

    再度按动书籍,暗格的小石门随之关上。

    山水名画挂回原处,一切与原本无恙。

    *——————**你的登陆收藏留言,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东方烈出去了,一整天没有回来。

    听小梅说荆岭国五成的军队由他掌管,另外五成则由太子东方弘支配。

    前者主管城外的保守,后者负责城内的安全。

    太子东方弘和五皇子东方政,由瑾皇后所生,当年上官雪姬未入宫前,最得宠的妃子就是她。

    后来上官雪姬入宫,以天下一绝的美貌,轻易羸得当今皇上的宠,于是皇后的位子易主。

    两后相争,曾经轰动一时。

    至于太子之位由先皇立下,一直沿用之今,并没有改变。

    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当今皇上屋及乌,最宠的却是六皇子东方烈。

    兵权的分配,足以见证他的偏心。

    跟小梅打探到不少荆岭国的历史,除却这些之外,意外地得知,东方烈的师傅尉迟法师,原来是上官雪姬的师兄。

    他们来自荆岭国东面一个小国,当年荆岭国攻打过去,将小小的国家一夜之间消灭。

    上官雪姬乃是战败的俘虏。

    现在却是一个之上,万人之下的皇后娘娘。

    当中的转变可想而知的。

    用过午膳,再午睡之后,东方烈按排了容婆婆给她上课。

    上什么课?

    宫中礼仪!

    无非就是教她如何称呼,如何行礼,如何用餐,如何做得笑不露齿,吃不作声之类的。

    方筝儿一门心思放在戒指上,还有如何溜出府外,前往魔幻森林采摘紫莺骨花。

    容婆婆教的东西,听一些没有听一些,蒙混过去。

    太阳下山前,六皇子府来了贵宾。

    “见我?”她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尖:“谁要见我?”

    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来了几天除了东方烈,就是跟林芸芸和尉迟法师谈过话。

    莫非是他们两个人?

    前来通报的待卫恭敬地答上:“宋丞相。”

    “宋丞相?”她什么时候认识这号大人物?

    虽然纳闷异常,不过她仍然朝着前厅过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大厅里坐着淡雅儒智的男子,一淡蓝色的衣袍,尽显他的浓重书卷味。

    “宋子毅?”吃惊。

    “方姑娘,你好!”对方彬彬有礼地站起,轻轻颔首以示问好。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走上前,两个人隔着一张茶桌而坐,猛然她醒过来:“你就是宋丞相?荆岭国的丞相吗?”

    “正是在下。”宋子毅想了想,显得小心谨慎:“你,没事吧?”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