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罢不能【04】

    他上的爪痕,明目张胆地召示着她刚才的疯狂。

    东方烈的体力很好,一次接着一次地要着她,惹得她芳心大乱,罢不能。

    瞪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了:“喂。”

    “……。”不鸟她。

    “东方烈!?”她摇摇他的手臂。

    “怎么了?”他继续闭目中,声音显得慵懒感。

    “快让人去找我的背包。”已经睡过了,总不能亏给他的。

    “知道了。”他不满地睁开眼睛,恨恨地瞪眼她,她心里只有那些东西。

    “快去啊!”她又摇他。

    “不如我们再做一次。”突然他翻坐起来,朝着她欺压过去。

    “不要,人家累死了。”她大惊失色,惊叫着,闪躲开来。

    “只做一次,很快的。”他保证着。

    “不要。”她才不相信他。

    “真的不做?”

    “嗯。”用力地点头。

    他很不爽地瞪着她,他真的很想要,可是他知道她真的累坏了。

    忍了忍,迅速下拾起榻里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回去。

    光看不能吃,这种折磨最难熬。

    方筝儿见状,连忙扯过自己的衣裳,背过体,一一穿回去。

    未了,她走下,才刚站起来,体就软了软,朝着前方扑过去。

    东方烈手急眼快,踏上前,迅速抱住她:“怎么下了?躺着休息不好吗?”

    “我想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早上被他吃干抹净已经很掉脸了,现在还要躺在这里碍眼吗?

    她才不要的。

    一整个早上她和他呆在房间里,现在外面的家仆恐怕已经传开来了。

    哎,她怎么对他如此没有抵抗力的?

    一次是这样子,两次又是这样子。

    送上门给他白吃。

    他抱着她的时候,突然让她想起些什么,连忙伸手在他的膛上乱摸一通。

    她的戒指应该在他的上。

    “再乱摸下去,本王就不放人了。”危险的警告。

    “哎哟,人家那里有乱摸的,我只是站不住,扯着你的衣角。”她嘿嘿地干笑着:“嘿嘿,靠一靠。”

    摸完膛又摸腰,结果还是找不到她的戒指。

    莫非他已经把戒指藏起来?

    “喜欢你‘扯’开本王的衣服。”他无耻地笑着,一记吻火辣辣地袭上。

    她顿时被吻得窒息当场:“唔……。”

    勉强找回一丝理智,她用力推开他,气呼呼的:“不许你动不动吻就吻我。”

    “动不动?”他笑得更邪恶,视线瞟移动她的部,那里坦露着半个浑圆:“本王动起来的时候,可不只是动不动的。”

    “死家伙。”又往不健康的地方想去。

    方筝儿扯扯上的衣服,一脸通红。

    说不过他,打不过他,只好选择逃跑。

    推开他后,用力拉开房间大门,一拐一拐地拐跑了。

    见状,顿时东方烈大笑起来,完全藏不住心事的丫头。

    得不到想要的东西,马上翻面不认人了。

    她跟那些大家闺秀真的很不同,生动而活泼,不不怯场,很称他的心如他的意。

    真希望大婚的期快快定下来。

    敛眉想了想,他来到书桌前,从抽屉内掏出那枚独特的戒指,放在手指间掂量着。

    莫非是它带领她穿越于两个时空之间?

    小小一枚指环,竟然有如此强大神奇的魔力?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