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财劫色【06】

    宋子毅再度愕然,很快就笑开来了:“方姑娘真有趣!”

    “叫我筝儿吧。”于是两个人肩并肩地走着:“你来这里采药?你是医生吗?”

    “医生?”

    “呃……,就是大夫的意思。”

    “不是,我帮师傅采药的。”男子的温文尔雅,跟严肃果断的狄毅,以及孤傲寡言的东方烈很不相同。

    当然,他们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只是气质和脾各有千秋。

    于是彰显他们的俊美亦不同。

    宋子毅像一股细细长流的溪水,给人宁静安详的感觉,跟他跟在一起没有压迫感。

    森林里并没有明显的小径,种满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树与树之间生长着各种奇异的花草。

    偶然宋子毅会蹲下,把想要采摘的药草拨起,放在腰上背着的竹箩内。

    方筝儿乘机凑前看,竹箩内闲置着几棵奇珍异草,让她读都读不出来的杂草。

    不有些纳闷:“你师傅要这些花花草草做什么?”

    “有些是解毒的,有些是治高烧的。”他把刚摘起来的一棵杂草,展示给她看:“这种小草可以医治皮肤过敏,只要把它捣碎,有草汁涂抹在患处,几个时辰即可康复。”

    说起药草,他的说话变得多起来,见她在偷瞄他的竹箩,于是把它取出来,放在地上,从里面拾起一棵枯枝:“这种树根对愈合伤口有其效,加上其他药材煲成汤药,每天服三次,轻伤三天愈合,重伤七天左右。”

    “嗯嗯。”她用力地点点头,像听话的小学生在认真听课。

    见状,宋子毅温文的俊脸,露出淡雅的浅笑:“你对这些有兴趣?”

    “嗯?呵呵。”她干笑几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眼角睨眼地上一颗细小的果实,圆圆的,摁在手中十分坚硬,于是她塞进嘴里想咬咬看。

    宋子毅大惊失色,连忙拍掉她手中的果实:“不要吃,那果实的汁有毒。”

    “有毒?”她大叫起来,骇然地盯着自己的手,刚才她的手摁着果实,岂不是已经中毒了?

    连忙在上的衣服用力地搓手:“天啊,我会不会死的?”

    男子见状笑了:“果实的汁液有毒,但是外壳没有毒的,只要你不咬开它,就不会中毒。”

    “原来这样,被你吓死我了。”长长地吁口气,拍拍猛跳动的心脏,突然她想起什么一样,问:“是什么样的毒?”

    “轻微的会上吐下泄,严重的会吐血亡。”他狐疑地看着她。

    只见方筝儿漂亮善良的脸蛋上,浮起一抹称心如意的笑容,乐颤颤地跑去拾地上的果实。

    “你要来做什么?”

    “秘密!”

    “方姑娘,这些果实的毒不是闹着玩的,你……。”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害人的。”前提:这个人是好人的话。

    同时,肚子里传来嘀嘀的响声,她一脸腼腆尴尬,抚着肚子,有些可怜巴巴:“我饿了。”

    这下子换来宋子毅爽朗的笑声,阳光干净的笑声,很□□染了她。

    两个人笑过之后,她问:“有没有可以医治肚饿的药草?”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