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好歹【03】

    他们跑任务时,深入敌阵,很多时候不说话,只靠打手势和眼神来交流的。

    再加上她自幼混在军队里长大,那里的男孩子比女孩子多。

    而她受的训练和学习,从来没有男女之别,有的只有强与弱。

    温柔体贴、谦让低下这些女生的特质,在她的上是不会有的。

    东方烈本来背着她而站的,双手叉腰,生着闷气。

    心想她换好衣服后,自然会过来帮他换上的。

    在皇子府里,他受惯了婢女的服待,自然而然也认为她会这样做。

    突然,一声不响,衣服从天而降,干脆利落地罩住他的头,继而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

    顿时,他全僵硬了,怒不可歇,一手扯下头上的衣服。

    铁青着脸孔,咬牙切齿,额头上的青筋暴跳起来。

    这不知好歹的女人。

    竟然拿衣服掷他,而且是她穿过的衣服,如此无礼嚣张、大逆不道地罩在他头上。

    她活腻了是不是?

    为皇族成员的他,拥有无比高贵显赫的份和地位。

    他的头可以被女人穿过的衣服罩吗?

    太过份了!

    “快穿上衣服呀,还怔在那里干嘛?”传来不怕死的叫嚣,甚至带着浓浓的嫌弃味道。

    “给本王过来!”他板直腰,恶狠狠地低吼。

    “干嘛?”她一边系腰带,一边回头看他,见他仍旧着,不大叫起来:“你luo上瘾了吗?”

    说完,低下头继续研究手上的腰带和盘扣。

    哎哟,古人的衣服真是奇怪的。

    腰带和盘扣是怎么弄的?

    这样扣着会不会掉下来的?

    三条黑线从东方烈的额头上垂下。

    什么叫做上瘾?

    她说话能不能动听一些,温柔娴淑一点儿?老是冲着他大呼小叫的,跟一个男孩子没有分别。

    如果不是昨晚的抵死缠绵,他此刻一定会掐死她。

    “你过不过来?”他不依不饶。

    “你穿上衣服,我就过去。”神经病又发作了。

    他喜欢当……体|狂,不代表她喜欢看|男。

    他仍旧背着她,姿态强硬,带着王者的高傲口吻呼喝她:“方筝儿,给本王过来。”

    现在的她是他即将迎娶过门的妃子。

    荆岭国的六皇妃必须德才兼备,母仪天下的贤良女子。

    她,似乎除了顶撞他之外,什么都不会。

    试问这样子的她,如何能够跟他并肩立于荆岭国的子民前,受万人膜拜?

    连最基本为夫君更换衣裳的礼数都不懂,更勿论带她回宫见父皇和母后。

    后久久没有回响,东方烈愕然,转过头去。

    一看,哪里还有人在。

    “方筝儿!”顿时暴跳起来,破口怒哮:“你跑去哪里?”

    远远地传来方筝儿的回答声,带着抱怨:“你鬼叫什么?我在这里。”

    声音听得清楚,可是人呢,却不知道在哪个方向。

    蓦然,东方烈整张脸难看至极点,他杆在这里等她服待,她却跑得没有踪影。

    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会不会服待夫君的?

    “给本王回来!”

    “你过来吧。”

    “……。”咬牙切齿。

    这死女人,除了昨晚缠绵之时,她什么都跟他对着干的。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