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好歹【01】

    因为体得不到发泄,他觉得浑的,就这般盯着她,他已经有些罢不能。

    他用手贪恋地抚着她的脸颊,慢慢往下移动,带着暧|昧|色的味道,停留在她的锁骨位置。

    似有若无的轻触,再加上他一丝不挂的。

    瞬间空气之中弥漫着浓浓的暧昧气息。

    “我们回茅舍吧。”总不能让他继续打着光子,在她的面前晃来晃去的。

    不过似乎这里离茅舍有一些距离,他这般光着回去,万一路上遇上什么人,不是被……看光了?

    突然她有些不爽了,她不喜欢他被别人看光的感觉。

    怎么办呢?

    这鬼森林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更加不要说可以遮体的衣服。

    “你饿不饿?要不我们先找些野果吃,等夜深再回去吧。”现在只能这样子。

    趁夜深人静之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咳咳,想着她的脸又红了。

    “你等一下。”他拉住她离开的手,让她站在原地。

    他转过朝着前方走去,似乎在寻找一些什么,后来站在一颗树下,昂着头往上张望。

    月色依旧很光亮,因为昨天是月圆之夜,隔天的月亮只是残缺一小部分,却足以照亮地上的一切。

    距离有些远,不过她清楚可见他的一举一动。

    突然他轻轻地跃起,人不见了。

    “东方烈?”她吓一跳,冲上前站在他原来站的地方大叫:“东方烈?东方烈??”

    “在这里。”带着轻快的笑意,他出现在她的眼前,速度快得令她看不清他是怎么回来的。

    “你?你去哪里了?”

    “本王在树上拿些东西。”他扬扬手中的包裹,有些得意,在她的面前打开来,里面竟然有一件女装。

    淡黄色的轻纱长裙,质感超好,乃是上乘的丝稠。

    他见她愕然万分地看着,于是简单地解释着:“十年前你来的时候,全一丝不挂,还跟本王抢毯子,后来本王就在这里备了衣服。”

    当然这衣裳一备就备了十年,想不到如此漫长的。

    其间他命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上新的衣裳,务求她来的时候可以穿上。

    想不到今时今用得上。

    一瞬间,方筝儿觉得体内涌起一股感动。

    想不到恶劣如他,竟然为她的到来,如此细心地准备了衣服。

    而且长达十年之久。

    突然她有些迷茫了,望着眼前的俊美男子,心里一阵犯堵。

    十年前的他傲然冷酷,连一条毯子都不舍得给她,继而两个人大打出手。

    十年后的他仍旧冷若冰霜,为她直呼他的名字而掌掴她,却在危难的关头,以犯险救了她。

    现在两个人有了肌肤之亲,他一改常态忽然变得温柔体贴,待她百般的好和疼

    冷酷的他,温柔的他,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他令她困惑不已。

    “把你上的衣服脱下来,你换上这衣服吧。”

    方筝儿顿时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接过他手上的衣裙。

    现在她上穿的衣服,刚巧就是东方烈的衣服,把上的衣服换回给他,他必然穿得下的。

    ——————————

    这是维维的腾讯微博,或者搜索叶希维,见到名字后面有个小勾勾的,就是我啦,记得关注哦。

重要声明:小说《剑指天下:豺狼夫君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