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夜色之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夜sè中,赵小五轻一挥手,后顿时便有数条影穿梭在巷道中,速度其快,如同狸猫。

    敢战士对宋廷来说,实际就是死士的含义,因此在训练这些死士时,并未单单只注重于军阵,像这等隐匿潜行的工夫也是重中之重。

    万军之中夜取敌酋尚且不无可能,更何况是在这晋阳府中活动,只要小心一些,就不会担心被人发现。

    赵小五很执着,自打得知小妹的行踪多少与卓府有关之后,他就从未放弃过对卓家的监控,对卓家每rì里每个出行的人,他都派人沿途跟踪。

    他不知到底是卓府的谁与此事有关,但却坚信与此事有关的人就在卓府之内。

    看起来是很笨拙的方法,但却很有效果。

    至少他们最终锁定了一部分极有嫌疑的人,减小了事的难度。

    今夜,十二名敢战士全体出动,跟随着卓府一个在夜里出行的男子,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宅院之前,暂时潜伏在yīn暗处。

    “进去多久了?”赵小五询问边的人。

    “半个时辰。”有人回道。

    马元义就在赵小五的边,也轻声道:“此人平rì出行都是前呼后拥,今夜却是悄然独行,多少有点猫腻,这座宅子也是我们近来首次跟到的地方。”

    赵小五点点头,道:“能查出这是谁的宅子吗?”

    马元义道:“德子去打听了,估计也快返回来。”

    “那就等他回来,再做打算。”赵小五沉吟着,脸面一片冷静。

    马元义看了看他,有些犹豫地问道:“自打知道莹莹被人掳掠之后,你就带着我们一直潜伏起来,不给对方联系我们的机会,我也知这是个不得已的办法,你是最担心莹莹安危的人,却是必须最为隐忍的一个,确实是很辛苦。”

    “我们对他们还有用。”赵小五微微咬住了牙关,“因此在未能寻到我们之前,我相信他们不敢伤害莹莹。”

    马元义点头道:“但我们还是必须赶走他们用得上我们的最后期限之前,你得仔细思量一下,或许这期限已经不远了,如果真到了那天我们还未出现,我想他们不会轻易放弃一个泄愤的机会,便是杀掉莹莹。”

    赵小五道:“我不能让兄弟们陪我冒险……我们是大人用命换回来的火种,是敢战士在世间的延续,我赵小五没有资格让它熄灭。”

    “但莹莹是我们中的一员,不是外人。”马元义道:“就像今夜,此时,你何必等着德子回来再做决定,凭着我们的实力,现在就冲进去搜寻一番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太过谨慎,是为了我们好,但我们却更担心莹莹的安危,因此我是想告诉你,时间不能等人,我更等不了。”

    赵小五略略感动,旋即又沉静下来,“我心里有数,你不用心急。”

    他望着夜sè中那座宅院的轮廓,又道:“今夜无论如何,我们都将进到这座宅子里查验一番的。”

    马元义也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喃喃道:“很久没沾血,今夜或许是要杀人了。”

    ……

    ……

    茂德帝姬素有美名,堪称是当今圣上膝下女儿中最为美艳的一位公主。

    这对长期跟着二皇子边见过大部分皇家之人的王翰来说,却不能简单得将茂德帝姬看做是个美人而已,每次有机会偷眼瞄上她两眼时,王翰会觉得有种莫名的心悸之感。

    他知道深夜被召到知著居,等待他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自打铁卫失利,茂德帝姬便已冷了他好些rì子,这种冷淡让王翰坐立不安,唯一能让他感到事尚未走到绝处的是,帝姬终究在事后主动出手,利用她的影响力收拾了后续的烂摊子,让事件没有恶化下去。

    王翰觉得自己此时唯一能心安的是铁卫回来禀告说,他们并未泄露出份,再加上帝姬的安排,这件事将就这样被打住。

    幸好如此,否则一旦铁卫份曝光,让苏家得知了此事,王翰觉得即使有二皇子庇佑,帝姬也不绝不会吝啬用他的一颗人头来填补苏家的气愤。

    他走在知著居内的长廊上,心里越想越是气愤,越想越有怒火:“那个林靖怎就这般命大,连铁卫出手,竟然都未收拾得了他rì若不能叫他死无全尸,自己心头这恨,该如何解得?”

    他在帝姬居所前的院门处站定,踌躇了许久,直到暗处有卫士发出询问的声音,他方才通报份,收拾好心,等待帝姬的传召。

    进了院门,清香四溢,帝姬喜欢居住在有花的地方,大约是女人的天xìng,但这扑鼻而来的味道却让王翰心头烦闷不已。

    今夜将是自己承受帝姬雷霆之怒的时刻吗?

    他在心中这样问道。

    ……

    ……

    铁卫真正的jīng锐实际上是掌握在茂德帝姬的手中,这些历来受训成为帝王护卫的人绝不是任人欺凌的软柿子,他们拥有强悍的战力和无比的忠诚。

    知著居如今已经成了帝姬的久居之处,偌大的宅园,从外表看上去好无人声,但实际上在暗处却有数量极多的铁卫负责拱卫在四周围。

    铁卫中最jīng锐的一部,则长期负责陪护住帝姬周围,绝不会擅离半步。

    赵小五带着人将将从一处院墙上进入知著居时,便立时感受到这里的不同寻常。

    四周围很静,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虽说并不知道知著居内到底是什么况,只从德子那里得知这是一位晋阳德望高人的居所,但敢战士历来的jǐng惕心让他们还是没有放松自己,行动间也是十分小心,因此在刚刚进入墙内之后,赵小五便突然觉察出了异常。

    眼前是一片空旷之地,最近的树木也在二十步开外,脚下是院子内的小道,四周围看不到有半点人迹,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赵小五很不经意间却发现了树木间的一丝颤动,这让他顿时jǐng觉起来。

    周围有夜风吹拂,夜sè让人的视线看不到太远,若是换了另外一人便绝不会觉得那丝颤动是一种异常,但对敢战士出的赵小五来说,却是经验与直觉让他jǐng惕起来。

    视线所及的那颤动处,是一处安放暗哨的绝好地方,赵小五对暗桩之类的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而那丝颤动虽然轻微,但树木颤动的方向却与风向不同……

    夜风拂面而过,让人能感觉到它从何处吹来,又朝何处吹去,就这么一点小小的颤动,让人无法重视的细节,却让赵小五联想到暗桩在原处呆得过久之后需要挪动体缓解一下压力的行为。

    “等。”赵小五本不敢出声,但马元义等人却已经开始动,使得他不得不用极低的声音阻止了他们的动作。

    马元义投来疑惑的目光,赵小五顿时伸手,神凝重地指了指远处。

    马元义脸上的神霎时凝重起来,他知道赵小五绝不会是无得放矢。他连忙转,示意敢战士们压低子,又当即抬手比划起来。

    两名敢战士领会了意思,开始一左一右地向赵小五所指的地方俯绕行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