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你想干什么,人家都依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秋风吹起时,西北大地上已经渐渐有了些许的凉意。

    临近开拔之前,第三都已经将物资尽数装上车马,合共一百五十人的队伍,林靖留下二十辅兵守营,其余人等尽皆带在了边。

    营门前,各军卒军服齐整,战械林立,总算有了几分军的模样。

    林靖看着眼前有些闷闷不乐的几位什长,不由觉得好笑,知道大概是因为自己喝止了他们与那夜前来营中的不速之客发生争斗而颇感憋屈,因此这都过了两三天,却还都是这个样子。

    关于那天夜里来的赵小五与马元义二人,以及他们后跟随的十名悍卒,林靖颇有些忌惮,深知纵然是第三都全部人马都出手与之对抗,恐怕即便能够仪仗人数与远程利器的优势打赢对方,却也必然付出极为惨淡的代价,因此他才果断阻止了耿苞等人的冲动心思,毕竟他还没有像这样去耗费自资本的条件。

    当然,这其中也有其他的因素在内,若是那夜里闯入来的是卓家那些人,林靖定然二话不说就下令与之硬干,但实际上那十二条壮汉却给了他一种极为难言的感觉,既是有些敬重对方的胆量气魄,又因为对方在寻找一个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只可惜那夜那两人似乎忌惮着什么,不肯细说出其中的细节,否则林靖总觉得会从他们口中得知一些关于自己来历世的消息。

    不过虽然经历了不少波折,第三都总算可以名正言顺的赶赴宁武一线的边境,得以有机会摆脱晋阳府内的暗涌,又可以真正的将士卒训练起来。

    望着营外山坡下辽阔的视野,林靖稍稍有些触动。

    即将踏出这一世追逐未来的第一步哩。

    “军使,末将已经去郑营主那里已经报备过了,郑营主没多说什么,便叫末将回来了。”

    陶全安走到林靖边说道。

    林靖点头道:“有安抚司军令在,他自然没有什么多的话好说,你去传令,半个时辰之后,我们便开拨前往北方。”

    陶全安‘嗯’了一声,领命而去。

    林靖又转头看向晋阳府的方向,将远方晋阳府城的形象深深印入了脑海之中,旋即他又自嘲般的笑了起来:“我这是在做什么呢?”

    心底深处,似乎希望能看见苏儿,能再抱抱那讨人怜的晴雯小妮子,但官道上却一片萧索,几乎没有什么人影,显然短时间之内怕是没有机会见到她们了。

    “苏儿自然不会亲自来送自己的罢。”

    林靖这样想着,无奈地摇摇头,叹息道:“可惜见不到小雯雯了。”

    “军使想见她们,不如咱们回府城一趟?”

    正想着,后传来一声讪笑,林靖不用转头都知道是苏灿跑了过来,没好气地道:“你自己那什的人马都准备好了吗?怎有空跑来与我闲聊。”

    苏灿从林靖后饶到他前,堆着笑脸道:“爷,这些都是芝麻大点的小事,自然是难不倒我的,早都做好一切准备了。”

    林靖看了看他道:“你过来是有什么事?”

    苏灿先是左右瞅了一番,而后才低声道:“爷,我是过来问问,你真打算带那小雅子一起上战场?”

    林靖皱起眉头,疑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苏灿道:“我看他细胳膊嫩·腿儿的,能上战场?到时候怕是会成了我们的累赘。”

    林靖没好气道:“别人的事用的着你心?”

    苏灿闷闷地道:“我是总觉得这小子有些古怪,爷又只准他一个人夜里歇在你营房里,人家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爷是有那个……龙阳之癖的人啊,爷你可是咱们苏家的姑爷,要真是有这等子的癖好怎么行啊?”

    林靖瞪他一眼:“你是吃多了没事干,尽喜欢瞎想了?”

    “我也只是想问个清楚。”苏灿略显委屈的说着,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则变成了腹诽一般:“要是爷真有这等癖好,那以后大小姐不得守活寡?我又没及时禀告,老爷不得剥了我的皮啊。”

    林靖哭笑不得看着他道:“我看你哪里还有半点男儿汉的模样,怎变得这般鸡婆的。”

    苏灿见状,不由试探着问:“这么说来,爷你没有龙阳之癖?”

    “老子是正经八百的爷们,只对肥·的娘们有兴趣。”林靖啐了一口,故意说得有些粗鲁,估计这样才能算是解答了苏灿的疑惑。

    苏灿听了不由一乐,连忙笑嘻嘻地道:“那我就放心了,放心了。”

    林靖又骂道:“滚一边去,别坏了老子的兴头。”

    苏灿见状,连忙颠地跑了,看那模样,哪还有个成年汉子的风范,更像是个得了蜜糖的孝。

    “我靠。”林靖又啐了一口,看着苏灿的背影笑骂了一声:“骨头。”

    “啧啧啧,原来你是喜欢那等庸俗的女子,难怪这样对待人家。”

    刚说完话,好不容易打发了苏灿,营门边上却又冒出个人影,抬头就冒出一句略显鄙夷的话音,立时将林靖吓了一跳。

    他转头一看,顿时郁闷道:“你这又是做什么,怎喜欢偷听别人说话的。”

    卓青雅显出形,气呼呼地道:“人家要不是恰巧过来一趟,又怎会听到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呢。”

    林靖白眼道:“我都还不清楚自己是怎样的人,你就清楚了?”

    卓青雅粉面含霜,瞪了他一眼,撅起嘴唇道:“不就是圆,走起路来腰肢扭得跟啥似的,说话的声音故意拿捏着,做事的动作也是刻意装做文雅,实际上却是做给别人看的那种女人么?”

    “咳咳。”林靖假作咳嗽两声:“你说的那是青楼里的姐儿吧。”

    卓青雅走近林靖边,将他拉到营门外,躲过别人的视线,略显扭捏地悄声问道:“你说说,是不是你嫌弃人家……嫌弃人家那里太小……才不肯碰人家。”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拿自己的眼睛瞅向自己的部,竟是真的以为林靖是在介意那里的大小。

    林靖瞪圆了眼睛,低声呼道:“我的大小姐,你当真是惊世骇俗之人啊,怎能这样跟一个男子提起这些,我看就连二十一世纪的女人都比不上你啊。”

    卓青雅没去管他话中听不懂的字眼,而是幽怨地看他一眼,眼中竟还含起了一丝泪花:“这还不是得怪你?你那样躲着我,让我以为自己很没用,在你眼里一定是很丑的了,我是不是就连青楼里的女子也比不上吗?。”

    林靖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没想到平里看起来很精明的卓大小姐竟忽然间怀疑起她自己的美丑来,又见她一副凄凄楚楚的模样,当下还真不敢惹恼了她,只好劝道:“人家那些青楼的姐儿那也不是个个都是那等……咳咳……丰满的人啊,再说了,我说的是喜欢那种韵味,迎还拒、烟视媚行、善于展现女人媚态;极尽迎合男子的喜好;甚至只要是男人心里想的,那些女子就都可以替男人做到,在她们那里,男人就是上帝……而不是真个只对那样的子才感兴趣……”

    卓青雅听了林靖一番劝说,脸面却依然是郁郁之色,她沉默了片晌,忽又开口问道:“那……那你要真是喜欢那种调调……人家,人家去学给你看,还不成吗?你想干什么,人家都依你……”

    林靖瞪大眼睛,看着卓青雅的同时,就像是又看到了那夜里她一的美好媚态,再听到她这样软语一说,脸面上顿时一片燥,险些在鼻息里流出鼻血来。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