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苏允儿如是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    众人眼前,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是个长相极为‘俊美’的兵卒子,穿着一红袍军服,材却单薄的紧,许多人都极力在印象中搜寻此人的份,却无一人能想到此人是谁,唯一的结论便是从未见过此人。

    卓青雅展开她颇为秀美的笑颜,向林靖发出灿烂一笑:“禀军使,小的是在帮军使给他们做教育呀!”

    她已经偷偷躲在一旁听了许久,从林靖的叙说中得知他这是在跟军卒们做什么‘教育’?因此才有此一说。

    但林靖却骇得险些流下冷汗来,心想这妮子简直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竟然敢偷偷找了一件军服穿在上,玩起了她拿手的女扮男装的路!

    正想着该如何应对,cāo练场上耿苞却第一个站起来,神sè颇有些严肃地问:“你是何人?”

    卓青雅一点也不惧地道:“我啊?我是新来的军卒啊!”

    陶全安皱起眉道:“你是新来的?为何我等却没接到任何通报?”

    卓青雅吸吸鼻子,道:“那你们就得问军使了啊!”

    众人的眼神立时移到林靖上,林靖忍不住在心头暗骂了一句,面上却连忙编造了一个由头:“她……他是我的亲兵!”

    又转向陶全安道:“此人的编制由我去负责入册就好了。”

    陶全安略有诧异地点头道:“那末将回头将名册送到军使房中好了。”

    众人虽有疑惑,但听军使都这样说了,都以为此人是军使带回营来的,却是没有多想。

    林靖点了点头,又吩咐众军卒继续进行讨论,而后皱着眉头,微带着怒意地向卓青雅道:“你,跟我过来!”

    将卓青雅领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林靖感觉自己先前狂跳的心都尚未能平息下来,气冲冲地问道:“卓小姐,你疯了?”

    卓青雅笑盈盈地道:“你才疯了呢,你也不想想,你能藏得了我一rì两rì,能藏得了我十天半月吗?再说了,你要我呆在你房中足不出户,哪里都不能去,我一个女孩子家,总是要方便一下的罢?难不chéng rén家就在你房中解决了不成?要是十天半月都呆在一间房里,岂不是跟坐牢没什么区别?”

    林靖被她说得有些哑口无言,却也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但他仍旧是没有减消怒火:“不是说了什么都听我的?即便你有这种想法,也应该先和我商量过才是!万一被人识破了你的份,你是想害死我吗?”

    卓青雅摇头道:“我尽量少走动些就是,不会让人瞧破我的份……”

    “哎!”林靖叹息一声道:“倒了大霉了我,摊上你这么一个主。”

    说完,林靖苦恼至极地陷入了沉思。

    他能将卓青雅的名字暂时添到第三都的名册上去,但上一级的青峰营的名册里可不会有她的名字,只能暂时迷惑一下第三都的人了。

    眼下只有想办法早rì将卓青雅送出晋阳府的管辖范围,从此丢开这个包袱,就当从未遇见过才是。

    但卓家已经在晋阳周边设下重重关卡,如今就连第三都军营外都有探子游来游去,想要帮卓青雅逃掉,当真是谈何容易。

    ……

    ……

    林靖原本打算今rì一醒来,便要到晋阳安抚司去告状,将昨夜发生的事闹得越大越好。

    这样一来,可以在有效掩饰自己的同时,也替苏宏筹惹些sāo。

    世人都知道自己是苏家的准姑爷,如今被卓家欺负成这样,苏宏筹总不至于不出头的罢。

    再则,林靖对王翰那人嚣张的眼神也是极为反感,昨夜之事说什么都是第三都占着理,自己岂能轻易罢休。

    但被卓青雅这么横出来搅一下,使得他不得不放弃念头,转而开始想方设法地让卓青雅的横空出现能在第三都军卒眼中显得合理一些,在陶全安等人面前也直说是苏家给他专门派来的亲兵,rì后会入进军籍。

    并且还给卓青雅取了一个男人的名字:小雅子。

    卓青雅严重的抗议被他无的否决掉,后来两人险些躲在营房内又再爆发一场人狗大战才算消停下来。

    ……

    ……

    苏儿坐在她的座驾里,铁牛在驾前赶车。

    原本应是璇儿陪同过来,但晴雯听说是要去军营里见林靖,便立马与璇儿商量互换了一下。

    璇儿近来对林靖有些成见,自然乐见其成。

    苏儿今rì出门,边多了不少苏家府兵陪同,这是苏宏筹的要求,昨夜卓二小姐突然失踪,谁也不能确定是她自己逃婚,还是被人掳掠而去,近来晋阳府内又多出一位了不得的人物,苏宏筹便担心苏儿的安全,命苏儿凡是出行必须多带些府兵才行。

    苏儿本不愿太过张扬,但却极为理解父亲的做法。

    卓二小姐失踪也好,逃婚也罢,必然会引起茂德帝姬的震怒,此事已经愈见严重,甚至还会有不少的凶险。

    这凶险不止是针对卓家,苏家也很有可能被帝姬的怒意席卷进去,虽说帝姬一直对内间司有所防范,但关键时刻还是会起用内间司在西北地界上最一流的间探作用。

    因此不论如今苏儿有没有得到帝姬的明令,她都必须开始着手调查卓青雅的行踪,以便不时之需,且尽量不要让凶险波及到苏家来。

    茂德帝姬是官家诸多女儿中,唯一一个在朝堂上说的上话,甚至拥有实权的人物,历来是其弟二皇子坚实的护道者,听闻当年二皇子入辽为质的缘由就是因为茂德帝姬替二皇子定下的策略。

    二皇子并非是官家诸多子嗣中能够脱颖而出的人,但他却有一个手腕极为厉害且颇具野心的姐姐。

    苏儿想到这些,并非是想卷入那可怕的帝王家的倾轧内斗中,而是必须通过掌控这些消息,尽量让苏家能够置事外。

    要知道如今大皇子尚且健在,官家虽未明确立其为太子,但毕竟长幼有序,若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况,官家将来应是绝没理由会废长立幼,因此在大皇子边,早已经有了前都的明确支持。

    且最关键的,朝堂中已然有传闻出来,官家的子已经有些大不如前了。

    父亲苏宏筹这些年选择了韬光养晦,似乎也是看出帝国上层即将面临着权力交接的尴尬时刻,若是没有一些气运的人很有可能卷进漩涡粉碎骨也说不定,而父亲为封疆大吏,虽说恰好可以远离朝堂中心,但也必然会成为诸势眼中极为想要拉拢的对象。

    总而言之,苏家想要明哲保并不容易,但苏儿却极力想帮助父亲晚一些再卷入漩涡之中,至少要坐等局势明朗之后再做判定。

    因此实际上茂德帝姬防范内间司对苏儿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她却不敢将这些心思表露在外边,只要苏家超然事外即可。

    唯一烦扰在她心头的事却是,林公子竟没来由的卷进了此事之中。

    虽说昨夜卓家并未找到林公子与此事有关的证据,但若卓青雅当真消失不见再也寻不回来,虽也不敢保证急于想将二皇子弄回大宋的茂德帝姬会否勃然大怒,甚至迁怒到所有与此事有关的人上去。

    世人也许不清楚茂德帝姬的威压,但她苏为间探头目,还不清楚这些么?否则她也不至于在端午前就对帝姬将来晋阳府一事感到紧张莫名,压力陡增了。

    这些年来,挡在权力路上被茂德帝姬一一剪除的人或世家不知凡几,论起来苏家也不会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苏儿极为幽怨的叹息一声,若非是想去跟林公子讲明事的严重xìng,jǐng告他千万莫要卷入这件事里,她此时还真不愿意去面对他。

    “人家心里还闹着别扭呢。”

    苏儿如是想。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