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我这是要去告状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    罗成功与李鳌这刻均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新分摊到手上的战马军械还没捂乎,竟连本带利被郑谷强令,还给了第三都。

    且还被削减了接下来三月内的粮饷。

    李鳌被深深震撼。

    他没想到林靖会是以这种出人意料的方式,表达了当初被强取的愤怒。

    而且很明显,这是一种急智。

    通过今夜的冲突,却想到了另一种做法,达成了他那令人完全想不到的意图。

    而郑谷,绝无一个人去做冤大头的觉悟。

    傻子都能看出林靖狮子大开口,纯粹是在讹诈!

    但形势所迫,郑谷竟没有任何办法抗拒。

    王翰冷着脸,看着青峰营此时戏剧xìng的一幕。

    同为一营中的人马,竟像是做着黑市交易般,一直到郑谷火速调集了物资,堆放在第三都营门口,那林靖才下令开营!

    王翰立马带着卓家骑兵蜂拥而入。

    经过林靖边时,王翰极为气愤的发现,林靖根本未正眼看他,反而是对营门口那堆军械物资有着极大的兴趣,双眼都像是在放光。

    王翰心中‘咯噔’一下,见林靖这番有恃无恐的模样,立时感到疑惑。

    莫非此子与二小姐逃婚一事当真没有任何干系?

    但为何到现在为止,卓家分派出去的大量护卫却依然未能寻到二小姐的踪迹?

    此刻想必卓府的护卫已经知会了各地县府,将晋阳府方圆百里的地界路口尽数封堵了起来。

    因此凭着二小姐单独一人,绝无可能彻底逃掉。

    所以王翰才会如此怀疑林靖。

    他入了第三都营地,来到营地中地势最高的一点,打眼四处望去。

    整座山坡,除了坡面上这座营地,四周毫无遮挡之物,绝不可能藏人。

    唯一能藏住一个大活人的地方,就在王翰立的军营之中。

    卓府骑兵纷纷四散搜寻。

    但好一阵子都未有能让王翰心变好的消息传来。

    而林靖此刻,却拣起一张上好的硬木劲弓,伸手拉开弓弦,感受着弓弦上传来的弹力。

    第三都战兵全部鸟枪换炮。

    残旧的朴刀换成了锋利的横刀,每人都拣选了一件利于骑兵在战马上使用的长柄兵器,而后许多人背上已经背上了劲弓。

    更让人爽意处,那批军械中竟还夹杂了两柄手弩!

    这算是林靖的意外之喜,他毫不犹豫的将两柄手弩占为己有,又还使人去郑谷那里要来一些弩箭。

    险些令郑谷痛到死。

    那可是手弩……不是弩、三人弓弩、弩等需要多人cāo作的东西,而是独自一人就可使用的利器。

    整个青峰营也不过有四五张的样子,却被林靖得去了两柄。

    手弩乃是大宋顶级工匠秘法制作,做工jīng细,威力巨大,可同时在机括上安置三支弩箭,但这种利器对材质、钢火、做工的要求实在太高,成本惊人,且即便是会做手弩的顶级工匠,每年底的产量也是极其稀少,若非是上任营主突然受伤离去,就连郑谷都无法从营库里寻到这些好东西。

    却不知是哪个蠢材,搬运弓箭时竟将手弩夹带了过来!

    “爷,这可是好东西啊。”

    连苏灿的神sè都有些凝重,艳羡的看着林靖手中摆弄的手弩。

    “百步之类,此物可穿铁甲。”耿苞点头道:“保命的好东西。”

    林靖将手弩递到眼前,观察着内里繁复的结构,随后发出一声赞叹,“大宋曾经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着世界军力第一强国的地位,果然不是空来风。”

    耿苞等人一起疑惑不解,只能大略听懂他话中的意思。

    林靖将手弩递给苏灿:“替我收好。”

    苏灿连声应是。

    陶全安清点完所有物资,回到林靖边,尤以可惜地道:“可惜郑营主不肯始终不肯拨人给我们。”

    林靖笑道:“我坐地起价,总要准他落地还钱才是,兵员奇缺的现下,郑谷岂肯轻易松口。”

    陶全安叹道:“没有兵员,我第三都终归会一直被闲置的。”

    林靖摇头道:“这种rì子不会太久远了。”

    又道:“陶副使,先前你率先呼应,倒是帮了个大忙,今rì应算你一功。”

    陶全安面sè赧然道:“军使切勿再取笑末将……”

    心里却腹诽不已:若不是军使你将我递到郑谷面前,惹了郑谷不快,我又怎会终于下定决心抱住你的大腿……

    林靖停下话头,抬眼扫视营地一周,将忙碌于营间,将第三都营地闹腾个鸡飞狗跳的卓家骑兵看在眼中,不由喃然自语道:“卓家骑兵闹出这般大的动静,我是否该找郑营主再要些什么东西?”

    陶全安在一旁听了,打了个冷颤,劝道:“郑营主他刻下已经……脸sè不太好了。”

    林靖没有理他,反而是吩咐苏灿又取来一张白纸,准备好笔墨。

    陶全安战战兢兢道:“军使这是……”

    以为林靖当真是还想在郑谷那里索取些什么。

    “卓家骑兵……是搜不到任何东西的。”

    林靖见陶全安如此,嗤笑一声,解释道:“因此我这是准备写份状纸……明rì要到安抚司去告状用的了。”

    陶全安、苏灿、耿苞等人一起愣住。

    军使是要去告卓家的状?

    没吃错什么药罢?

    还准备状纸……

    搞这么严肃,想必不是开玩笑的了!

    天,即便卓家真的误解了军使,但军使又何必不依不饶?

    莫不是想让我等被一纸调令送到边境上去做阵亡度高达七八成的戍卒?

    陶全安不知今rì自己已经吞了多少口唾沫,简直快要养成了习惯。

    忍不住问道:“军使,你当真是要喝卓家对上了吗?”

    林靖目视众人,依然笑道:“怎么?觉得卓家权势太大,我得罪不起?又或你们心中原本就是在担心今rì之事会给你们带来什么影响,此刻我却非但不肯息事宁人,反而还步步紧,这是在自寻没趣?”

    陶全安闭住口,尴尬至极,耿苞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而苏灿则嗤之以鼻道:“卓家,很不得了?”

    陶全安瞪了苏灿一眼,暗道你苏灿和军使都是出苏府,自然不用担心则个。

    林靖将几人的神尽收眼底,心知不能再让这几人心中背着包袱,便解释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以退为进’?而我现在则是换了一种方式,是在‘以进而退’!唯有将此事闹上安抚司,闹得越大,这王翰才越不敢暗中对你们做什么手脚,更何况,事一旦闹大,我却是想看看卓通判是否会力这个惹是生非的王翰……因此,我这实际上是在履行我的诺言——是在保护你们。”

    陶全安耿苞听完,不约而同地想起林靖已经说过两次的那句话——

    “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这句话,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分量?

    ……

    ……

    夜sè下,愈见漆黑。

    第三都营地内已经陷入了新的一轮沉寂。

    王翰颓然退走,为今夜之事划上了一个短暂的符号。

    卓家骑兵几乎将第三都营地挖地三尺,却终究没能寻到半点二小姐的踪迹。

    大部分军卒被唤去歇下,一部分人依旧被派到岗哨上去。

    林靖却与陶全安等人一起安排至凌晨,方才大致整理好营中的况。

    第三都几员重伤兵已经被随军大夫紧急施救,暂时没有出现重伤不治的现象。

    否则林靖又岂会同意郑谷将今夜之事暂且了结。

    但仍旧好一阵子的安抚,才将第三都众人的绪稳定下来。

    等陶全安等人也去睡下,林靖方才返回自己的营房。

    卸下甲胄,换上便服,他又在房中呆了一会儿,才悄然走出房间。

    营地周围增添了哨兵,但哨兵的视线一般都放在营外,再加之再过些许时辰,只怕就要天亮,也没人会注意到营内林靖的动向。

    林靖径自来到了马棚。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