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大小姐的陪床丫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    她立时紧张到了极限,脑子里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小姐苏儿,颇有些做贼心虚的想要躲开,林靖却哪能让她躲掉,反而是更加用力的深吻下去,迫得晴雯手足无力的用后背抵在了墙面上。

    晴雯在心中惊呼不已,她甚至感觉到从公子口中竟探过来了公子的舌尖!

    那是……好奇妙的一阵感觉啊!有些喘不过气……又紧张的紧……却又令人有些难以抗拒。

    林靖这时已是亢奋至极,许久以来没这样与女人接近过,再加上眼前的女子历来的古典美就一阵萦绕着自己的心灵,他近乎疯狂的亲吻着晴雯,舌尖探入晴雯的口中,与她的香舌交汇,同时努力地做着引导,让这个未经过半点人事的女子渐渐适应过来。

    一双有如魔掌的手沿着晴雯光洁的脖子,一直延伸下去,而后就按到了她前那两团隆起的地方,脑子里瞬时记起当rì看到晴雯?背横人场面,林靖便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开始用力的揉捏着那两团柔软却又弹xìng十足的波涛,有些肆意地玩弄着它们,让它们在自己手中不断的转换着形状。

    晴雯如同被电击到般,周上下都酥软到了极致,心里有百般的羞怯,千般的惶恐,她想要躲闪,但林靖的手掌按在她前的羞人处,令她险些连力气都没有了。

    林靖一边不停的吻着晴雯,一边用手指如拨弄琴弦般去解动晴雯上的衣裳,那薄如chūn衫般的夏衣哪里得起折腾,没过片晌,就彻底的被林靖左右分开,露出内里粉红粉红的抹……

    而后,林靖极为不耐地将抹扯开一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白兔就那样跳脱出来,微带着跳动,一对红缨如同人的樱桃……

    “啊……”晴雯惊羞无比,等前的双rǔ跳脱出来,才终于骇然鼓足了勇气,惶恐道:“公子……不要……”

    但林靖像是完全没有听到,更是伸出双手将那对浑圆捉在手中,感受到那柔软滑腻的触感,更是难以抑制。

    他是一个思想超前的现代人,此时脑中完全没想到其他,尽是一片cháo,不像晴雯骇然于礼教,更是觉得自己是苏儿面前的罪人,一双美眸中立时就流下滚烫的泪水。

    但她却终究不忍斥责林靖,她心中不可否认的便是对林靖早已生出的好感,但此时体最重要的部位遭袭,那阵阵让人酥麻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她立觉羞怯,又觉可耻。

    自己不过是个丫鬟,怎能,怎能这样引公子,公子他可是小姐将来的夫婿啊……

    想及这里,晴雯泪如泉涌,只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成了罪人,猛然鼓足勇气,将俏脸脱离了林靖的唇间,向林靖哀求道:“公子……婢子只是个卑的丫鬟,岂能与公子……婢子求公子快快停下吧,婢子这下连死都没有面目面对大小姐了啊!”

    林靖闻言,听到晴雯口中说到一个死字,这才猛然清醒,想到自己这番动作确实是对晴雯这样的古代女子的一种伤害。

    若是自己真得继续下去,想来晴雯必然也无法抗拒,但事后说不得她真会羞愧得去寻死。

    毕竟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少女,又还是苏儿最信任的大丫头。

    古人的思想又绝对还没有这般前卫。

    他抬起头,停下找寻晴雯唇瓣的动作,但双手却不肯离开她的双rǔ,明亮的双目凝视住晴雯,轻声道:“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提个死字,你也不是罪人,一切都是我强行做下的。”

    晴雯见林靖终于克制住,心下稍安,但看见他的双手仍旧捏住自己口不肯放开,羞得根本不敢正视林靖的脸,含泪抽泣,吐气如兰道:“是婢子不好……公子你能否先,先松开……”

    她慌慌张张地喘着香气,说到一半,便羞得说不下去。

    林靖轻声道:“在我眼中你可不只是丫头而已,我是喜欢你,才会如此作为的。”

    晴雯乍闻此言,双目瞬时亮起来,完全没想到林靖会说出这样的话,心中掩不住惊喜地呼道:“公子……”

    林靖的动作温柔了许多,问道:“事已至此,你心中可怪罪于我?”

    即便林靖此刻中依然火,下体某处犹如实质,灼无比,但却也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只是依然温柔的抚摸着晴雯的玉体不肯松手。

    不管怎么说,连别人女儿家的脯都被自己肆意把玩了一遭,事已经实打实的发生了,就没必要假惺惺作态,反而是想尽力抚平晴雯心中的惊惧与自责,以免她承受不住心理压力。

    若是自己立马松开了手,反而会让气氛瞬间尴尬,说不定晴雯以后都不敢面对自己,暂时让这等暧昧保持着,也能让两人不会即可变得疏离。

    晴雯咬着唇,收住眼泪,吞吞吐吐道:“婢子……一直是欢喜着公子的,但婢子这样怎对得起小姐,还有,婢子份卑微,怎能这般痴心妄想。”

    林靖不由笑道:“那便不用再过纠结的了。”

    “为何不用了啊?”

    林靖忍不住又俯首吻了晴雯一下,而后才凑到晴雯耳边低声道:“以后你家小姐嫁了与我,你不就是会以陪丫头的份嫁过来吗?”

    “啊!”晴雯惊呼一声道:“公子,原来你早就想好了啊!”

    她羞怯的说着,旋即又有些失望地道:“可不一定会是婢子……璇儿也是有可能的。”

    林靖颇觉好笑,打趣道:“原来你倒是想嫁给我的紧……”

    “婢子哪有!”晴雯惊呼一声,将螓首埋得极深。

    此刻她被林靖取笑,又jǐng觉那双魔手竟还在自己的前抚摸着,瞬时惊颤着跳开,脱离了林靖的掌控,慌忙伸手将那抹横穿好,口中埋怨不跌地道:“公子好生轻薄无礼……”

    林靖吃吃地打趣道:“我们如今可就真是在‘苟且’了呢。”

    晴雯像是又看到了林靖脸皮厚实的一面,慌忙穿戴着自己的衣装,听到林靖如此一说,更是像受惊的兔子般躲到一旁,大觉羞人。

    先前发生的事太过震撼,她几乎是完全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又兼这等事对于她这样的古典思维的女子无疑觉得像是一种可耻之事,若非林靖一番话降低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处,她当真是没脸见人了。

    但林靖却余韵犹存般紧盯着她,心中的爽意攀升起来——原来偷是这等滋味的。

    晴雯这时不知躲去了何处,小妮子大概是连苏儿也不敢见,竟是找了个借口偷偷回苏府去了。

    说起来也是令人颇感林靖的厚颜无比,原本人家是拿了私房钱来帮助他,反而却被他大占了便宜,所幸林大官人终究还是有点大男人的觉悟,不至于要让女人的钱来帮自己度过难关,好说歹说劝着晴雯将银钱带了回去,否则就真有点既骗人财又骗人sè的意味了。

    林靖这边与苏儿、璇儿、王芷悦在包厢中坐定,二楼那里苏宏筹已经开始了主持起夜宴。

    一番说辞之后,夜宴开始,达官贵人互相恭维祝酒,林靖处的包厢内气氛却略略有些尴尬,他用膳时偷眼瞧了瞧端坐在对面的苏儿,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清美至极,用食时依然死浅尝辄止,但两人却相对无言,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前几rì苏小姐突然生气的样子犹在脑中,今rì又是苏宏筹刻意安排出来的局面,林靖便更不好主动去说点什么,倒不是惧怕心虚,而是不愿惹对面的璧人不快,让气氛更加沉闷。

    如今除了苏儿自己,大概没人会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其父苏宏筹难得的强势更是让她未曾预料,林靖只能大概去猜测苏儿心中此刻可能是如同火山,或是如同冰川,但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温暖和煦的chūn天。

    包办婚姻的确让人蛋疼……尤其是苏家小姐这样有诸多才子追求的璧人儿……

    苏儿此刻仍旧能够淡如水静如云的与自己面对面吃着饭,大概就已经是大家闺秀涵养超群的最佳体现了。

    林靖脑中自娱自乐般邪邪想着,但神思实在忍不住的飘忽开,想起晴雯前那对滑腻如水撩人心扉至极的浑圆,心中竟痒难自,甚至于会忍不住偷眼打量起苏儿那华贵礼服下的材,更是唯有自个儿轻叹……苏小姐媚如花,晴雯丰腴如燕,若论外貌气质,当是苏儿胜上数筹,但若论起自己现在的心境,反而是暂时对晴雯的美丽胴·体更为眷恋……

    但自己好像是真的对苏儿生起了一丝愫,否则又怎会没多少抗拒便来到了这里。

    而且先前为了抚平晴雯心中的惶恐,自己还将苏儿真的当做了未来的妻室……

    这意思莫非是说,不论是晴雯,又或是苏儿这样的美人儿,自己都是真心想兼得的了?

    哈,齐人之福,前世做梦都想体验到的幸福,竟就在眼前了么?

    呃……

    哎……

    我这是在想些什么哩……

    芷悦还在自己边坐着呢。

    许久之后,林靖自嘲般收回了心神,也不知自己今rì对女人的遐想咋就突然增多了数倍。

    他一番古怪的模样引起了对面璧人的注意,苏儿似是忍了一下话头却没忍住,便索xìng打开了话头,问道:“公子觉得膳食不合口味吗?怎不见你多吃些?”

    林靖汗颜道:“今rì不是很饿……”

    苏儿微微颔首,原本不知该继续说点什么,却又不愿气氛冷下去,心中不由抱怨一声,自己一个女儿家都放下了姿态,偏偏你却装起了清冷……

    她无奈叹息一声,没话找话般道:“卓通判家的小妹明rì就要与金国使节一起赴京,公子不去送她一送的吗?”

    林靖疑惑道:“谁?卓通判家的千金?我为何要去送她?”

    苏儿蹙眉道:“公子不是应该与青雅相熟的吗?否则当rì在知著居,青雅怎会替公子代笔代赠代回执?”

    “……卓青雅?”林靖瞪大眼睛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