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军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    自古,慈不掌兵。

    因此林靖并不介意自己在第三都所有人眼中是否是个军棍恶魔,他要的只是成效。

    从苏宏筹起了cāo控他的人生那刻开始,他就已经被迫重新拾回了真正的自我——那个为了前途拼命打拼的青年。

    实际上苏宏筹对林靖一直都是在施恩,只是方式方法令人有些难以接受。

    除了苏宏筹之外,国公府的林氏父子,青峰营的营主军使等人也是同样给林靖敲响了jǐng钟。

    但真正让林靖生起了极大jǐng惕心的,却是前两rì他说听到见到的一些事:金国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居然存在于这个时代,而宋辽之战告幕之后,金人时节紧接着入了宋境,更是让人疑惑顿起。

    即便林靖历史学的再烂,却也记得前世那个大宋历史上曾先后与辽、金缔结过盟约——檀渊之盟、海上之盟。

    林靖记不清这两者出现的时间孰先孰后,但却清楚的知道大宋这两次与人结盟,实际上说是与虎谋皮还差不多。

    历史如何走向,林靖根本无法掌控,但他却已经开始暗中关注起金人使节入境后的一切动向,若是在如今这个大宋依然出现了‘海上之盟’这样的盟约,那他就得尽早为自己做些打算了。

    海上之盟,过后没多久,可就是靖康之耻!

    开过早饭,林靖给了全都人马半小时休息活动时间。

    但在他的单人营房内,副军使陶全安、什长苏灿、耿苞、刘青都被他叫了进来。

    既然是要真正开始大训,士兵可以什么都不懂,只听命令行事即可,但都内的将官却不能全是丈二和尚般摸不着头脑。

    “简单来说,训练计划中已经有了一个整体的大纲,其中分为各个阶段,每当军卒们达成一个阶段,才有继续进行下一阶段训练的可能。”

    林靖披着甲,依然是稳坐在条凳上偷闲,但他的神却格外严肃,令房中几人不敢有半点懈怠的心思。

    耿苞将形站的笔直,开口疑惑道:“军使所定下的科目分有几个阶段,最初期的军容队列兼带体能、每rì还需辅以学问教育……这些虽然令末将颇感新奇,但经过军使一番简单解释之后,末将还算能有所领会,但这后面的几个阶段,军使说是必须等到整个第三都已经初具气象时方能开始施行,譬如这战斗技能训练、机动技能训练、渗透破坏技能训练、侦察谍报技能训练,乃至到后来还会有三天一次武装泅渡训练、五天一次铁人三项训练、七天一次野外拉练……这些东西就让末将完全是一头雾水了。”

    不论耿苞心中对林靖依然是百般不信任,但真涉及到军务上,他却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一什之长的角sè。

    再加上林靖初来,就替士卒要来了饷银,又大力改善伙食,看起来真的是有心要大干一番,耿苞心里也就想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再说。

    林靖很满意耿苞此人的表现,此人目不识丁但记忆力尚好,且又肯用心对待,于是林靖只不过将编写好的训练计划上的内容说过两三次他便已经完全记住。

    看到房中诸人都与耿苞一样犹如在听天方夜谭,林靖深知未来的道路定然是十分艰难的了。

    “诸位不用太过急于领会这些名词的含义,只需大概对将来的训练计划有个大抵的谱子便可,计划中提到的各类技能训练,每一种其实都涵盖了诸多的分类,譬如说这渗透破坏技能训练,其中就包括伪装、迂回、迷惑甚至还要涉及到下毒、纵火、刺杀等等;又譬如说战斗技能训练,保证能够瞬间一招制敌、利用远程兵器在敌人近前就迅速偷袭杀伤大半敌人、弓弩箭矢百发百中例无虚弦只不过是基本要求……”

    “嘶……”听完林靖所言,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纷纷对视,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

    刘青吞咽了一口唾沫,颤巍巍道:“这,还只是基本要求?”

    苏灿也是瞪大眼道:“爷,即便是绿林中最顶尖的豪杰,怕也不过如此,爷居然想要将整个第三都所有的战兵都变成这样?”

    面对众人的疑惑,林靖却毫不动容,反而是斩金截铁地道:“若是诸位肯陪我一同为此目标而努力,切实贯彻每一项训练计划的实施,我便可以极负责的向你们保证,终有一rì会教你们一同见证这时刻的来临!”

    听到林靖这般肯定的回答,虽用词又是一番奇怪,但众人依然在不可置信的同时却又不约而同地生起了一丝激动:若是有朝一rì第三都真能变成军使口中所言的那般模样,那将是何等令人震撼的局面?

    就连陶全安的子也不自的打起颤,他原本也是抱着不得已才陪着林靖一起疯一把的心态,但自打听到林靖介绍了训练计划之后,他却渐渐又有些迷失了。

    军使口中的这些东西虽然十分难懂,但每每只要军使选择其中一部分来稍加解释,便能让人立时看出计划里的jīng妙之处……

    虽说军使还是个尚未弱冠的少年郎,但此等神异的想法又岂能是军使随口编造而出?军使他到底是何种人物?脑中为何会有这多奇思妙想。

    莫非我陶全安这辈子,真的能见证到这等异事不成?

    若是真的能有那么一天,虽说自个儿已经窝囊了一辈子,也当真是不算枉活一世了啊。

    林靖在正式训练之前召开这一次小会,主要的目的便是要让陶全安等人心里大概要有个数,以免到时候连他们也是懵懵懂懂,若是能刺激到他们能够肯真心投入点心思,那这场会议便可算得是圆满了。

    现在看来,效果还算不错。

    但此时陶全安却扭扭捏捏地开了口:“按都里如今这消耗钱粮的速度,只怕最多还能撑上小半个月,没有银子……说什么也是在痴人说梦啊。”

    是了,银子。

    想要完成自己心中的设想,最关键的还是要有大量银钱的支持。

    按如今第三都每rì的消耗来计算,粮食百十余斤是必须要的,食、盐、青菜之类又是补充军卒体能的关键,更是不可或缺。一石糙米市价五六百文,一斤猪至少也需七八百文,盐即便是寻些路子到私贩那儿买,也是不会便宜太多。

    依照青峰营如今这个状况,每月下发下来的粮草饷银连林靖预期支出的三分之一都达不到,算下来林靖每月至少就需要自己想办法搞到二十贯钱或是十余两银才能勉强应付。

    但这只还是粮食方面的消耗,未来的购买训练器械、修建训练场地也是一笔大的开支,最关键的还是军械和战马,还有林靖脑子里已经开始设想,要尽可能的替第三都装备上这时代最先进的武器,就更是需要极大投入。

    譬如便于携带的军弩,能穿破铁甲的破甲箭,各种机括类的小物件,甚至是毒药、狼烟、铁蒺藜、透明的钢丝、攀山越岭必备的勾索长绳等等,诸如此类。

    yù善其事,必先善其器,即便是林靖前世那些真正的特种jīng锐,也是需要高jīng尖武器装备支持的。

    原本林靖听说自己那首盗取下来的词文竟能价值千金,说什么也值个几百两什么的,这样一来就完全能缓解眼前的难题,但最终却因为苏儿等人的反对而告吹。

    直到今天林靖都还隐隐猜测着苏儿忽然生气的原因,暗想莫非那首词文在苏儿眼中,已经是自己与她之间感的见证,自然不可让别人染指?

    但这种想法只是刚刚袭上心头,便被否决掉。

    她不是一向都反对与自己的这段姻缘的么?

    先不提这些儿女长的烦心事,单单是眼前的难题就不止是银钱方面的问题。

    第三都战兵不足三十人,真正有资质可供培养的人至多达到一半,这还是建立在正规骑军基础上,换成是普通厢军,那人数还要锐减。

    林靖自虽说并不是特种队员出,但这点眼力劲是有的,而且他心中也打定主意,自己也要亲参与到训练中,说什么也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才行。

    他如今处军队,说不定哪天就真的要被调上战场上去,不论是出于为前途打算还是简单的保住xìng命,都迫他不得不经受这些艰苦。

    ……

    ……

    上午的时候林靖开始着手第三都所有军卒军姿队列的训练。

    队列方面,出主力骑军的第三都总算不是那么陌生,林靖很快就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但军容军姿的培养就不是那么容易。

    没当过兵的人或许会非常疑惑为何凡是军队cāo练,第一个训练的内容总是军容军姿,但像林靖这样常年呆在部队的人才会知道,一旦看惯了风貌齐整的队列,再看那些吊儿郎当的兵痞,便会觉得异常难受。

    那是自然而然养成的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习惯。

    第三都军卒大多还是理解军队整体气象的重要xìng,但依然诧异于林靖对待这方面的严谨态度。

    整个上午,林靖都只叫所有人在小校场上笔直地站着,然后自己亲示范动作,先让三个什长尽快领会,而后再由什长辅助,尽量让所有军卒早点掌握,也好替第三都换上一个崭新的面貌。

    前几rì对军姿已经有过一定的教习基础,因此今rì便很快出了成效,训练初期,战兵辅兵都是在一起cāo练,因此小校场上四十余人结成一个方阵,总算有了点军人的风范。

    一个上午都是反复枯燥的队列训练,但没人敢有半句怨言,这里毕竟是军队,军纪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

    不怕大家笑,因为写作水平有限,我都不敢去看书评区,生怕被人喷,最近没上首页图推,感觉票票什么都比较少了,更是被摧残信心了。

    大家给点动力我吧,真的好苦恼。

    红票,收藏,捧场,点击,评论,随便选一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