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我的名字叫卓青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    他的声音又一次被人群的喧闹所遮盖,但少女却猛然笑了起来,像是读懂了林靖的口形:“死胖小子,我可是帮过你大忙的,你却还这般骂我,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以后可要还给我才是啊!”

    林靖翻起白眼,郁闷至极地道:“大姐……你到底是哪位?我啥时候就又欠了你人了!?”

    看到林靖这副无辜茫然的模样,少女的心像是被阳光照shè过,总觉得眼前这胖子的举动永远是极易惹人发笑,但她正要继续跟林靖说话,可话音还在喉间,却被人硬生生的打断。

    马车旁护卫在侧的一名骑卒却是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连忙从马背上弯下些子,朝着马车内的少女问道:“二小姐……不是,皇子妃!你是有何吩咐吗?”

    骑卒问话的声音并不大声,更是被周围议论纷纷的人声遮掩了去,因此除了那少女能听到之外,其余人却是听不见的。但少女一听到骑卒这样称呼自己,顿时便愣了愣神,原本还算灿烂的笑脸瞬时就变得冰冷,看向骑卒的目光也充斥起了怒意。

    那骑卒被她一瞪,立时无奈道:“二小姐,这是老爷的吩咐……以后在官面场合小的们都得这样称呼你了。”

    少女原本暂时忘记掉的忧愁被骑卒的一声喊,硬生生地拉回了心头。

    “哎!”那骑卒显然是少女边的长随护兵,这时见她一副惨惨淡淡地模样,心中实在不忍心地道:“二小姐……此趟陪着金国使节进京,小姐就要被正式被册封为二皇子妃,毕竟二下也是将要回京了……小的也知道,小姐以后再想回到晋阳府就难了!偏偏小姐你又在知著居那里惹了些事,这才被老爷足到今rì……”

    骑卒怅然地说着,见少女依然是愁容不展,便狠下心肠道:“二小姐,虽说老爷那里已经下了令,叫我们好生看着小姐,不许小姐再四处乱跑,但小姐你真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事,只要小姐信得过小的,小的愿意偷偷替你去把事办完!”

    少女苦笑一声,却摇了摇头,自己哪里会有什么心事,即便真的有,又怎能让别人替自己完成。

    骑卒见少女默然不语,便道:“二小姐,还是进车内去吧,街面上人多口杂,多有不便,车里的使节家眷也需小姐陪同呢。”

    两人说话间,华贵马车已经离林靖的位置渐行渐远,林靖注目着华贵马车离去,有些失笑般摇了摇头,向边的苏灿道:“走吧,回苏府!”

    他试着在马背上控制着马头方向,对准旁侧的小巷入口,正要启步,却听到苏灿突然将他叫住:“爷,你看。”

    林靖转头,见苏灿伸手指着远处,便顺着看了过去。

    远处,华贵马车中,不知何时从车窗处冒出了那少女的形,她的小半个上都钻出了车窗,一华服下的子迎风轻颤,而她的双眼却是朝林靖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远远的,林靖耳边听到少女口中发出的阵阵呼喊。

    走在仪仗最前面的几顶软轿中,有人被呼声惊动,忍不住从轿中探头后望,一双眉眼渐渐就紧凑到了一起。

    “嗯?雅儿她这是?”

    此人,是个中年男子,大约也就四十岁许的模样,若是此时马元义在此处看到此人,定然会大吃一惊。

    此人,竟是……曾经在榷场卫所出现过的那员高官!

    轿旁,一条青衣汉子恭敬问道:“需要我过去看看吗?”

    中年男子思索片刻,摇头道:“算了,就由着她好了。”

    青衣汉子嘴角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老爷英明。”

    中年男子看他一眼,没好气道:“青雅这xìng子,都是你们给宠坏的,王大师教的好徒弟,个个却都是把老夫的话当成了耳旁风,青文如此,你也如此,到头来就怕反而是害了青雅。”

    青衣汉子赧然一笑,不再言语。

    这一头。

    少女那声声呼喊中还犹自夹带了抽泣声,让林靖立时有些惊讶地牢牢望去。

    “林靖……林璞瑜!”

    似乎是以为大约是最后一次相见,少女的声音十分富有穿透力,穿破长街中的喧嚣,绵长回绕。

    “林靖,林璞瑜——你听好了!”

    “我的名字叫做——卓——青——雅!”

    林靖目瞪口呆地望着华贵马车渐渐脱离了视线:“你……”

    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

    而后便是满脸的恍然大悟,满面的失悔。

    好半晌,忽然疯了一般呼喊起来,将边的苏灿吓了一跳。

    “原来是你……”

    “那个女扮男装的雌儿!那个神经兮兮的少女!那个代笔代赠代回执的大姐!”

    “娘的,我已经是最会扮猪无能的了,却终rì打雁,反被雁啄了眼!险些没被你害死啊!”

    “你等着,有朝一rì,我一定会报答……报复你的……”

    街市上,百姓们以为看到了一个疯子。

    仪仗那头,一个青衣汉子被林靖状若疯癫的样子所惊动,一双虎目中,两道jīng芒电shè过来。

    ……

    ……

    碧玉竹楼这里,林靖刚一回来,楼里便响起了阵阵惊喜之声。

    “公子回来了!公子回来了!”璇儿原本在底楼做事,恰好第一个瞧见林靖的形,立时便围在林靖的边问这问那的不停。

    听到璇儿雀跃的呼声,晴雯从二楼林靖的房间探出头来,惊讶地看向林靖:“啊……公子你怎么回来了!”

    而后就是王芷悦也听到了动静,从房间里跑出来,等看清林靖,清美的脸蛋上立时浮现出了笑容。

    林靖微笑看着楼内的众人,初次有了一种真正是在归家的感觉。

    璇儿在边大多问询着军营里的趣事,晴雯与王芷悦跑下来却又是各有不同的反应;晴雯是嘘寒问暖的问林靖吃住好不好,王芷悦却是依然不能开口说话,但已经伸手将林靖的手臂牢牢抱进怀里。

    楼下的响动早已惊动三楼上的苏儿。

    苏儿这时梳妆得靓丽端庄,着袖衫、穿着极为正式的六幅长裙,这样类似宫装的打扮正是标准的大宋贵人礼服的样式,看模样她这时刚好是要出门。

    楼下,林靖与晴雯等人寒暄一通,又问向璇儿道:“你家小姐人呢?你既然在家,想来大小姐也是在的。”

    璇儿立时脆生生地道:“还算公子有心,能记得先问问小姐,莫非公子一rì见不着小姐,就开始想念了?不过公子不是说过——两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么?但公子却才上任一rì便急着回府相见小姐,与公子你那词意好不相符的呀……”

    这璇儿!

    苏儿在三楼跺了跺脚:“又开始口没遮拦了。”

    正想着,就听到楼下林靖戏谑的回答声:“剪不断、理还乱的是离愁,我是怕愁上心头,所以才急着回来相见啊。”

    声音顿了顿,又道:“咳……是想念你们所有人了呢。”

    苏儿原本想下楼斥责璇儿,但听到林靖那样一说,脸面就有些微微泛红,却又踌躇起来。

    心底不由有些懊恼,自己何时竟变得这般扭捏心态了?

    林靖对璇儿滔滔不绝的言论有些后怕,这时止住她,却是问向晴雯道:“唔,我当rì在知著居写的那幅字,是你收起来了吧?”

    晴雯稍有疑惑地点头:“是哩,婢子已经找了匠户裱起来,就挂在公子二楼的房间里……公子这首词如今已经广传开来,听说就连与知著先生一齐的诸位名家也对公子的文采赞叹有加啊。”

    林靖尴尬地轻咳一声,点点头又问:“记得当rì在知著居园子里,曾经有人想要出价买下这幅词文的‘原本’?”

    晴雯惊疑道:“的确是有许多贵人想要出价买了去,但公子如今词名之盛,早已远播四方,这等原本可就是千金也难衡量的了……”

    她说着,忽然惊呼起来:“公子你……莫非是想卖掉这幅原本不成?”

    林靖不答反问道:“为这幅词出价最高的是谁?出了多少钱?”

    晴雯捂住脸面,险些急得哭出声来:“看来公子是真的想要卖掉它了啊。”

    璇儿也是惊呼出声:“公子你莫不是在外边惹了什么祸事,怎会这么急着用钱!?与人斗嘴斗殴打伤人了?还是得罪了上官要用银子去补缀?啊……莫非公子你是——杀了人!?”

    林靖哭笑不得的看着,不得不佩服起璇儿的想象力何其惊人。

    他的确是生起了卖掉那幅原本的念头。

    在他看来,这等抄袭剽窃而来的东西,当真没什么好珍惜的,若是能换成实际点的东西,反而才是发挥了它的价值。

    况且这么久以来,他还从未在这时代通过自己赚取过半个铜钱,一直活得有些不识人间烟火的意味,但到了如今,总是不得不坠入人间凡俗的,而银钱铜臭偏偏就是这凡俗间的硬通货,比什么都有用。

    第三都的建设前提就是需要大笔的银钱投入,有苏宏筹罩着,林靖也不用担心rì后会有人能抢了他的军使位置,使他替别人做了嫁衣赏,因此他才会狠下心决定大大的投入一把。

    他的xìng子就是这样,要么不做,但一旦要做,就必须做到最好,这就是从事文秘多年之后他所总结出来的经验,想要伺候好部队里的首长们,没这点意识哪能混得下去。

    况且,不过是剽窃了一首词,却能白白换来大量的银子解决了自己的难题,除非是个傻子,否则又何乐而不为呢。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