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我的战马哪去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空地上有许多青草,却无人去彻底清理,青草被人的脚步践踏后便贴在地表上,使得空地看起来显得十分斑驳,而空地内,已经有不少第三都的军卒集结到了一起的模样。

    从主营带路过来的军卒,带着林靖快走到辕门时,立时跟林靖告了个罪,却是兴冲冲地跑进空地中,与一干相熟的第三都军卒熟络的聊开,不再管林靖二人。

    林靖一路过来,脸色都不大好看,进门之前,他抬头打量了一下第三都军营的周边,只见此处大约曾经是青峰营设置在此间的草场,一座坡面上尽是青草,有些地方还围起了木栏,但放眼望去,却见不到任何牲畜在此间喂养的场面,就更别说是战马了。

    看先前那军卒兴奋的模样,估计是去跟人嚼起了舌根,想来内容不外乎就是说他此前在郑谷营房内吃了瘪之内的坏话。

    他一进门,空地上原本响彻的喧闹声便一下子平息住。

    他前脚一到,原第三都副军使,年纪已经在三十五六岁许的陶全安便极为利索的将第三都的花名册递了上来。

    林靖接过花名册,并不打算翻开先看,而是抬着头,稳住神,将第三都所有集结在空地上的军卒好好看了一遍。

    虽然明知会大失所望,但他的心中依然浮现出四个令人绝望的字眼:惨不忍睹!

    第三都这副模样,当真令人惨不忍睹。

    大约四五十余名打扮的不知是农夫还是军卒的汉子,年龄从十五六岁到四五十岁不等!小的只能算是骑军马童,老的却已经比杂役民夫都还要苍凉几分。

    除了十来个人上尚是穿着宋军制式红袍军服,其余人上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更有甚者,头上缠着白布巾,满面黝黑,纯粹就是一庄稼汉打扮,明明是在队列中站着,眼神却一直时不时偷眼向栅栏处的一窝鸡崽子上看去,像是新来的军使前来赴任之事还比不过那一窝鸡崽重要。

    五十余人排成四个横列,说是队列,却是歪歪斜斜,放在林靖这等专业人员眼中,就连军营里新来的蛋·子兵都比不过,每个人的脸上大多一片茫然的看着林靖。

    这队列显然已经排列过了很久,否则队列中不会有人已经开始不断的左右换着脚,显得极为不耐,想来那副军使陶全安费了好一些力气才将这些游惯了的军卒找了回来。

    大部分人手里各自提着各式各样的兵器,骑军兵卒一般都会配发长柄兵器,如同骑枪,长柄战刀之类,弓弩箭矢自不用说,没有这些远程利器的骑军哪还能称得上是骑军,但看这四十余人,手上的家伙却是长短不一,有几个甚至于还提着辽人惯用的弯刀,竟是从陆扬战场上捡回来的番子兵器。

    一都人马,实际数量却连一个五十人编制的大什都比不过,其间稀稀落落能从军服上辨认出几个什长几个伍长,但也是无精打采,除了对军使新官到任有些揣揣不安,便再无半分神采。

    第三都数月前吃了打败仗,死伤了大半人马,营中又长期没有主官,而那副军使陶全安,看模样也是早就不想在这等毫无前途可言的队伍里呆下去,想来也没心思去整顿军务之类,即便他真心想管,但上面非但不肯补充兵员军械,就连亡者抚恤都没发放齐全,而剩下的全是老兵油子,又都还是死里逃生,虽失了士气,但却个个都脾气冲天,满腹的怨气正没处发,他陶全安除非是傻了,否则谁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因此堂堂主力骑军中的一都人马,各方面看起来竟连晋阳府里的普通厢军,甚或乡兵都略有不如。

    林靖的观察力一向惊人,只从这些军卒包括那陶全安的一些表现上,就能看出了不少的信息。比如那副军使陶全安,就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应该是个无甚主见的人物,否则又怎会空顶着副军使的职差,却让第三都糜烂至此。

    原本像陶全安这类人,按说对林靖后掌管第三都不无好处,但林靖心里却着实高兴不起来,今晨第三都被人轻松借调走马匹军械,此人定然是没有起到半分阻拦的作用。

    唯一让林靖有所诧异的,却是队列里一小部分军卒的表现。

    其中有少数尚算得上精壮的汉子,看上去是第三都里仅余的十几个真正的战兵,看向林靖时,不像其他人一般一片茫然或者揣揣不安,而是一副满面不屑的神

    似乎他们根本没想到新来的军使会是这般年轻,又似乎对于林靖的到来他们原本就已经通过一些渠道得知了一些不好的传闻,再加之先前那主营过来的军卒又嚼了一番舌根,便促使这些战兵对初次见面的军使大人完全无甚好感。

    但实际上,这些人眼中所表达的含义,大多却是愤慨!

    林靖瞧在眼中,心头微微一动。

    想来在今晨之时,这些战兵里不少人的战马军械都被人强行借调,许多人原本就受了气,这时再听说新军使一上任,竟连都不敢放一个就灰溜溜地从郑谷那里出来,心里更是憋屈的紧,看向林靖的眼神也才是愈加不善。

    而林靖却是刻意将这十几个面带愤慨的人大致在脑中记了一下,心头总算是有了点谱子。

    但对那第三都的整体面貌,林靖看了数眼,便实在再也看不下去,就连在他边的苏灿这时也忍不住皱起眉头,口中向那陶全安骂骂咧咧道:“这他娘的也叫军队?”

    副军使陶全安看了苏灿一眼,见只是个军卒打扮的人物,虽不知此人怎敢在此地抢先开口,还对自己有所质问,但看他是跟随着军使前来,想必是军使边的亲信,便也没敢问责。

    他虽是一员副尉,但子却有些怯懦,只敢稍稍皱起眉头瞟了苏灿一眼,却是转头看向林靖,小心翼翼地道:“军使,是否要点验名册?还是要先进营房休息?”

    他历来子就谨慎,半点也没有因为林靖年纪轻轻而有所怠慢。

    面对这样一群令人连吃饭胃口都会失去的溃兵,林靖心中连问询的心都欠奉,他将花名册交到苏灿手中拿着,而后问向陶全安,皱起眉头道:“先不点验名册,也不必着急休息,陶副使,你先带我去看看战马,我们既然是骑军,想必营中战马应该不少,我们大宋虽奇缺战马,比不得北面的那些个马背辽民,但主力军这边好像但凡是战兵,都会尽量保证人手一骑?”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