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不多不少刚好十二个(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首页封推期间收藏点击猛涨,但可能我没有强大的粉丝团的缘故,红票每都是30张40张徘徊,各位看官,觉得可以,您投一票,觉得不好看,就不投吧,我从来不去外面要票,想看到真实的成绩。

    ......

    ......

    芦芽山,宁武县以南,西马坊乡、吴家沟一带的管涔山腹地内一座高山。

    山间群峰叠嶂,山势险峻。山崖四周青松翠柏,怪石嶙峋。山巅已然入云,引来雾气缭绕,山涧中多处地方有瀑布水流常年不绝的流下,若是细细数来,打小天然水瀑足有二三十余处之多。

    漫山遍野的森林中,云杉、落叶松等植株林林种种密集分布,山中时不时会出现一些飞禽走兽,虎豹,金雕,黑鹳,豺狗,梅花鹿,原麝,猞猁,尽皆是异种珍禽。

    此山既壮且富,可惜山势险峻,其路难寻,且半山以上常年被雾气笼罩,附近的山民少有敢深入山腰之人。

    然而此山虽险绝异常,偏偏在西峰这边,过了山腰处,竟有一处不为人知的天然坪台,不经天然雕饰,却有足足方圆两三千步的面积,坪台上生满了葱郁的青草,俨然是一小片天然的草场一般。

    若是有当地的山民过来看到,定会惊讶的发现,此处原本荒无人迹的坪台上,竟不知何时突然冒出了十几座木制的双层板楼,板楼附近数百步方圆的青草也被人清理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光秃秃的山石与泥土,在坪台后侧山壁的地方,还有人在一处瀑布附近,挖出了几个蓄水坑,坑中蓄满了山泉,水色清澈,看起来甘甜无比,看这架势,竟像是有人要在此地长期居住下去的模样。

    板楼一侧,一个面容清美,材盈·满的女子在阳光的照下半蹲在地,正在一小片新翻过的泥土前拿着工具进行着劳作,她时不时起,从旁边捡起一株青绿色的菜苗,而后用工具在泥土中挖开一个小洞,再将菜苗小心翼翼地栽种到里面。

    这些都是普通的农物,种起来不出两三月便可有一定的收成,但若是种在此等高山之中,却又令人有些难以想象。

    将最后一株菜苗种上,赵莹莹从地面上起,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一张俏脸上洋溢起一丝难得的欢笑,立时将她的整个人都衬托得更加富有美感。

    这是一个随意轻皱眉头,随意发出一声轻笑,都会令男子如痴如醉的奇女子,在她伤心时,周遭的人会因此而心痛不已;在她欢笑时,赵小五就连多来拼命逃亡所带来的疲累感也立时一扫而空。

    赵小五蹲坐在板楼门前搭起的石板桌上,已经在一旁看了自家妹子许久,终于看到在她的脸上泛起一阵会心的微笑,他的心便立时变得上好,忍不住从石板上站起,朝着小妹处的方向喊去:“莹莹,拖你的福,你哥我最近这张淡出鸟的嘴,总算有了些味道啊,现在看来,再过几个月,这山顶上竟也能吃到新鲜的青菜,当真是有些期待了。”

    赵莹莹在泥土地前展颜,道:“山寨里尽屯了些干菜脯,吃多了可没甚好处,总是要吃些青菜的,小妹曾经听某个人讲过一个故事,说是在很远很远的大海上,有着许许多多的海盗,其中又以什么加得比,还是加勒比的海盗最为著名……这些海盗要是想在海上长期生存,便要多吃这种新鲜的蔬菜,才不会生出一些怪疾来,我们既然暂时要长居于此,自然是应该有所准备的。”

    赵小五听完,有些嗤之以鼻地道:“那人铁定是在骗你,他倒是懂个卵,这年头有那胆子敢出海的船家我还从未听说过,听说海边上尽是沙洲,动不动就要闹个船毁人亡的,还海盗,我看是路上剪径小毛贼还差不多,说不定连绿林都算不上。”

    赵莹莹失笑道:“哥哥这话要是被那人听见,少不了要与你争辩一番,凭着哥哥这口才,倒是铁定会输了给他的。”

    赵小五没好气道:“这才分开几个月,怎就替外人说话了,要是以后你改了嫁,不还得把我这个哥哥给忘得一干二净?”

    赵莹莹冷下脸来,幽怨般道:“哥哥怎又提这等子事,小妹这辈子……谁也不会再嫁了。”

    赵小五走近赵莹莹边,苦劝道:“莹莹啊,你这样为了他,值得吗?当初师傅他硬撮合着你们成了亲,我就打心里不同意,你心里念着他,可他心里呢?却尽是想着如何打仗,如何立功上面去了。

    成亲那天,明明是要过那、那洞房花烛之夜,他却忙于军务,整整几都呆在军营里不肯回来,那时候正值宋辽两国边境摩擦不断,没出几的时间,辽人便突然越过了边境,直扑宋地而来,他连家都没能回一趟,就带着我们上了战场去了,紧接着就是宋辽开战,就连圣上都御驾亲征过来。

    谁知道宋军却中了伏击,当场大败!原本我们敢战士只需奉命随侍在圣驾边以策圣上安危即可,谁又知道他却偏偏主动请缨,要以区区五百敢战士,拦住数万辽人兵马,咱们敢战士虽纵横沙场,难逢敌手,但又能螳臂当车?他这般自负的人物,最后还不是落得个死沙场的结局,若不是小妹你正值新妇,没有随军参战,只怕连你也是极有危险的。

    他这一死,一了百了,再无牵挂,可不就苦了小妹你吗?

    若是你真要这样一辈子孤苦下去,这一趟我可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了。”

    他一番说辞下来,赵莹莹的脸色已然数变,愠怒道:“哥哥怎能这样说他,难道哥哥心中已经没了他吗?”

    赵小五见她发火,连忙叹息一声道:“小妹啊,大人与我,是兄弟同袍之,哥哥我敬他,重他,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他;可若是中间加上小妹你,他就是我的妹夫,他既然没能给你一个安稳美满的子,只给你留下一个寡居的名头,一个终生的伤痛,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就说不得他?他在生时,哥哥没见他对你好过,如今人已经是死了,还不能让你好好找户人家过完下半辈子吗?我看他就是没有真心待你!”

    赵莹莹忍不住留下泪来,泣道:“他不是对小妹不好,只是他太忙了,他要是心里没有小妹,又怎会答应师傅娶了我。”

    赵小五悲叹一声,道:“师傅他……这是一记浑招啊!”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