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原来这才是苏大官人的心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苏灿今年刚过了二十五,个子不及林靖,但材格外敦实,他的面相并不张扬,但刻意蓄了胡须,替他增添了不少的阳刚气,而他又是个绿林游侠的出,十几岁时便出来闯,到如今也算经历了不少风浪。

    林靖不知道眼前这位灿都将是否有杀过人见过血,只觉得他虽是披甲配刀,刻意站得笔直,但骨子里似乎却有一股子掩不住的浮夸意味,就是说他明明是个带兵的都将,林靖却总觉得此人子里其实有些吊儿郎当,刻下只不过是刻意掩住了本而已。

    等林靖披挂好直刀,苏灿便开口道:“军使,咱们这就启程吧,大人乘车,小人骑马跟上,路上走得快些,很快就能到军营了。”

    林靖点点头道:“那就有劳了,我不会骑马,只能等去了军营再学,倒是希望别误了时辰。”

    苏灿口上答应着,却又小声用林靖听不到的声音腹诽起来:“这点路程,就是步行也要不了小半个时辰,急个什么劲啊。”

    这时驾着马车的苏府下人走过来,是个长相憨厚的年轻汉子,笑着向林靖道:“姑爷,我铁牛啥都不敢胡说,唯独这驾车的马速,铁牛却是得心应手,姑爷就请放宽了心,铁定误不了你的事儿。”

    林靖不由笑了笑道:“好,铁牛,那就看你的了。”

    苏灿在旁边冷眼看着,心中腹诽不已,连马都不会骑,竟就做上了马军军使……

    问苍天!天理何在?!

    车出府城时,不过卯时将尽,天色也就大亮起来。

    林靖坐于车中,本想又像上次那样躺在软毯上,但却碍于甲胄在,躺上去只怕会被咯的慌,因此也就只好正襟危坐,沿途透过车窗,观赏府城内的风景人,聊以解乏。

    这车,是苏儿的座驾,被她派了过来,送林靖赶往军营。

    永镇军中各厢各军皆有不同驻地,下辖指挥、都等单位常驻的地方也有不同,譬如林靖如今正要去的捧军青峰营,听说便是驻扎在晋阳府境内的骑军部队中的一支,常粮耗基本所需,有一大部分都是由晋阳府负责供给,因此晋阳府算是这支骑军的大本营,而实际上军内每营每三月便会轮流被调拨到宁武一带驻防,其余人马便留在大本营内练、补给、休整。

    林靖并不知道军营的具体所在,但心里估摸着既然是主力骑军,应该是在城外一个水草肥美的地方。

    望着府城官道上渐显增多的路人,视线尽头一座巍峨城门借着阳光显现过来的影子,林靖颇有些失落了。

    看着这些真真实实出现在眼前的画面,前世的记忆,似乎正渐渐的被埋藏进了心底,曾经的亲人,朋友,老师,女人,都已经再也没有见面的可能。

    前世,再也回不去了。

    这一世,却将将开始起步。

    也就是在经历了昨与苏宏筹的一番深谈之后,林靖才略略摸清楚了苏宏筹近来为何会突然有了变化,不但不再排斥他,反而偶尔还会出手撮合自己与苏儿的关系的原因。

    这其中的几个缘由,说起来很是令人无语。

    且令他对那青峰营的期待感瞬间少了许多。

    原来苏宏筹这只老狐狸,早已看出苏儿到了如今,依旧没有想要嫁人的意思,反而不知为何还十分抵触,那时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就不想太过她。

    但在苏儿前几劳累过度,晕倒在府门前时,苏大官人的心思立马就改变了。

    不能再由着苏儿了,女儿家,终须要有男人在边照顾才行。

    只是,自从苏儿开始帮他着手榷场事务之后,他便渐渐有了心思,若是后苏儿嫁出了家门,偌大的苏家家门将来又要交给何人去继承?

    苏康城?若是换在普通豪门,也不是不可,至多被败光了家财。

    但在苏家这等牵涉到官宦权势的世家,一个不慎,动辄就有可能是万劫不复之地!

    除非坐等苏宏筹退出朝野,苏家从此不再涉足朝政……但那样的苏家,还能叫做苏家?

    除非是找人入赘。

    保持苏儿对苏家的绝对掌控权。

    这其中又有令林靖极为不解的地方,苏儿一介女儿,即便掌控了家权,又如何能继承苏宏筹在官场上的事业?

    他自然还不知道苏家早已秘密从事了西北内间司,而内间司如今换成一个女子来挑大梁,就连官家也是默许了的。

    暗地里的东西,又何必讲究男女,只讲究效率即可。

    除去这些,林靖也对苏宏筹的想法哂笑不已,堂堂苏府,却想找人入赘,偏生入赘这等事,在整个宋境,早已被看做极为低的行为,找个无甚背景的人大概还可以忍受这等羞耻,但若是想门当户对,那可就是难上加难。

    然而更可笑处,偏生在这等子时候,林靖却自己送上了门来……

    与苏儿有过婚约的国公府小国公!出足够高贵!恰恰又还在落魄中,苏家既可施恩,又可轻易掌控住,不像那些个出高贵的权贵士子,眼高于顶,苏儿是个女子,迟早都会有压不住的可能。

    在林靖听到这等原委之后,唯有再次表扬了一次苏大官人,说话当真直接啊……

    也是,在苏宏筹眼里,林靖就是一滩无论如何也翻不起浪来的死水,又何需拐弯抹角?

    且林靖还感觉到苏大官人是有些刻意想刺激自己一番的意思。

    大约是苏宏筹也看出了林靖想要慵懒过活的心思,多少还是希望林靖能够有点进取心,后苏家再稍稍提携一番,给他谋个能上得了台面的官,那时再履行婚约,岂不轻易就能掩住悠悠众口?

    且这官既然是苏家给予,自然就能控制住分寸,到后说不得还能在某些方面协助一下苏儿,起到一些减轻苏儿的负担的作用。这样一来,既能保持苏家颜面,又能让林靖明白,你的一切都是苏家给的,可不要起什么小心思?否则你这官,随时也是能被取消的。

    林靖心中唯有苦笑,苏大官人这副模样,跟那个许观当初何其相似,一样是觉得吃定了自己。

    若是换做别人,虽然肯定会跟林靖一样气愤不已,但又有什么法子?面对苏宏筹这样的庞然大物,除了妥协还能有什么办法?

    只可惜对林靖来说,却早已在心底生起了极大的逆反心理。

    一切弄清楚之后,林靖算是解开了心中除了自己份的谜团外的所有疑惑,也觉得难怪这几儿看向自己的眼神越发变得异样,言行间比以往还要冷淡了许多。

    原来是苏宏筹找过了她,想来父女间也是各有心思,但最终看来,苏儿似乎还是拗不过,选择了妥协。

    一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二是苏宏筹是真心为了她好,三是苏儿迟早也是要做出抉择的。

    其中又还有一最重要的因素,即是苏儿原本想在知著居园子里利用许观影林靖,想要令其父改变初衷,却没想到林靖竟大展拳脚,连那许观也被生生比了下去。

    于是许观许公子大约还不知道他已经在苏家父女一番谈话中被彻底发放了红牌,而林靖则幸运且极不幸运的成为了那颗点球,从此就要走上被人一脚门,没有自我选择能力的悲惨道路?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