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分明就是有古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三楼房间里,璇儿好奇地问向端坐在书桌前写字的苏儿道:“大小姐,林公子这一走,要好些子才能回来了,我们真不去送送吗?”

    苏儿手腕上提着毛笔,在宣纸上方停留,也不看璇儿一眼,极为淡然地道:“他不过是去捧青峰营上任,又不是去边关,再说他如今好歹也是个军校,又不会像普通军卒那般没有机会回来,自然是会经常回来看望芷悦妹妹的。”

    璇儿疑惑地问道:“说起那青峰营,就连林公子自己也好像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小姐啊,你快告诉婢子,那是个什么去处?”

    苏儿没有接口回答,像是没听到璇儿的问话,反而眉宇间生起了几丝忧虑……等林公子他知道了青峰营是何等去处,会不会立时愤怒不已?

    璇儿微微皱起眉头,走到苏边,自言自语道:“也是啊,林公子对他这个表妹可是关心的紧,可是他真的就只会想着看望芷悦妹妹?他也不想想,这些子要是没咱们苏府,他上的伤病哪能好的那么快呢,依婢子看呐,林公子也不是那等不知好歹的人,在他心里指不定还会想着谁呢,大小姐你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苏儿面上又再拂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异样,冷冷地道:“谁又管得到他心里会想着谁。”

    璇儿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又从苏前的窗户处向外看去,口中喃喃道:“想来是该到府门口了……”

    苏儿心里没来由的一乱,不由微带愠色地道:“你这丫头,可别再在这儿引人烦,我还要写字,有你在,老是得不了清净,你自去楼下找些事做好了。”

    璇儿挨了训斥,自个儿翻了个白眼,才扭扭捏捏地打算走人,临走时眼神又不经意瞟在苏儿桌前的宣纸上,不由抱怨起来:“小姐从林公子房里回来便坐下来写字,怎到了现在,纸上还是空白一片,一个字也没落下去?”

    苏儿听完,立时瞪了她一眼,不由将手上的毛笔搁下,而后又突然长站起,也不管璇儿的反应,自顾自地朝厢房房门口走去。

    璇儿伸手摸住秀发上垂下在前的发梢,连忙纳闷的急道:“大小姐,你这是又要去哪啊!”

    苏儿走出房门,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我去弹琴,你不许跟来。”

    璇儿无奈至极地抱怨道:“大清早的,一会儿又要写字,一会儿又要弹琴,分明心里有古怪才对!”

    ……

    ……

    几个下人陪同林靖来到府门口,有人将晴雯替林靖准备好的行李包袱放到早已备好的车驾上。林靖披着甲,脚下的步子跨跨做响,一路行来,已经渐渐适应了甲胄在的感觉。

    等他走到府门口站住脚步,有人却已经在门口等候了多时。

    苏灿从府门口迎住林靖,一张脸上竟是郁闷的表,等走到林靖边,他才伸出双手,先是将一件在手中捏了多时的东西递过来,才略显无奈地见礼道:“末将……小人,见过军使大人,今便是由小人负责替军使领路,陪同军使前往军营赴任。”

    宋廷军的编制大体沿袭唐代军制,也在军号(如龙卫等)下设左、右厢,厢下设军,军多者以第一、二编序号,各级长官均为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候。军下为指挥,指挥为基层单位,长官为指挥使、副指挥使。每一指挥规定步军为五百人、马军四百人,指挥下为都,每都为百人,长官马军为军使、副兵马使,步军为都头、副都头,其下均设十将、将、虞候等,军士面上也刺军号名。

    具体来说,顺序便是譬如永镇军,便是这支军的军号,下分永镇军左右厢、厢下又再设诸军、而后是诸指挥(营)、诸都。

    林靖的军职是青峰营第三都指挥,实际上就是个都头而已,只不过都头是指步军,而林靖的称呼上应是都指挥、军使,在他头上一级的直属长官便是负责管辖一指挥(一营)人马的都指挥使,在宋境一些地方又被直呼为营正、营主。

    林靖看了说话之人一眼,认出此人便是曾经带人到州府衙门救下自己的灿都将,也立时明白了他为何会有这等略显无奈的神

    因为苏宏筹将他从府兵中调出来,竟拨给了林靖当了随从。

    且不只是口头调拨,就连其的份文籍也一并嘱咐安抚司安排进了军中,成了一名实打实的军卒。

    一夜之间,一个苏府府兵都将的份,便陡然成了戍役吃饷的军士,想来不论是谁都有些接受不了。

    林靖想到这里,不由心中失笑,也不知苏宏筹到底是何种想法,竟会有这等安排。

    但这其中多少还是苏宏筹在替他考虑,他也是除了感叹之余,也只能佩服苏家这等豪门大户做事当真周到的紧。

    他伸手将苏灿递过来的东西接住,才看清那是一柄封在鞘内的兵器,正是宋军军队里常配的一种直刃官刀,这种兵器类似于横刀,刀平直,两侧开槽,锋刃处像是被切割出一个断面,利于劈刺,不像朴刀那般在刀有一定的幅度,那等兵器需要一定的武艺才能施展出威力,显然不适合林靖使用,因此林靖昨在安抚司那里便选了一柄直刀当做了配刀。

    既然他注定是要当兵,而且还是在冷兵器时代当兵,不管他自己是否觉得怪异,却也必须自己去适应时代,即便不懂得武艺,但作为一个军校,总不能连个吓唬人用的东西都没有。

    昨便是苏灿陪同林靖一同去的安抚司,林靖与其也算是有了三分娴熟,他将直刀挂在腰间,刀在右,刀柄在左,再加上此刻全披甲,竟还真有了几分武将的风范。

    苏灿与林靖一样披着甲,他本想穿上便服,但昨就听说林靖是要披甲,他也就只好舍命陪了君子,只是这甲胄就有了不同的区分,他穿的是昨在安抚司领到的普通锁甲,质地还及不上他做都将时苏府配发甲胄的一半,偏偏他又还无可奈何,不敢将那甲胄带在边,这等地位大变的起伏差距险些令他抓狂不已。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