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以民告官智斗府衙(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林纪元早就已经看到站在王芷悦边的林靖,这时见林靖发怒,却毫不畏惧地耻笑一声,道:“你这人倒是好生猖狂,你打伤了老夫府上的人,老夫还未跟你算账,你却非但没有立即逃走,竟然还敢嘶吼谩骂与我?怎么,你是嫌打伤了老夫府上的下人还不够,莫不是还想对老夫动手不成?”

    林靖怒气冲天地踏前两步,即便此刻自己的子实际上已经极为虚弱,但他仍旧将一双拳头紧捏在了一起,怒道:“老狗,你以为我不敢?”

    “大胆狂徒!可知在你眼前的这位乃是何人?”几个小厮见林靖对家主无礼,纷纷上前斥骂开来。

    林纪元却挥手将他们拦住,眯缝着双眼看向林靖,道:“莫说是你,便是在整个晋阳府里,也没几个人敢像你这般对待老夫,有胆子你便动手,老夫自是不会眨半下眼皮。”

    林靖连连冷笑两声,又再踏前两步,几乎快要走到林纪元的跟前,道:“这可是你自个儿要求的?”

    林纪元极为不屑的看向林靖,耻笑道:“是又如何?”

    就在林纪元以及国公府诸人以为林靖又要像先前那般突然动手打人时,林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面对着林纪元发出一声冷哼:“这等下的要求,林某倒是初次听闻。”

    “你……”林纪元不由恼怒道:“徒逞口舌之利,终究是上不得台面!”

    林靖却像是看穿了林纪元的心思,耻笑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林老狗你这莫不是想要故意激我动手?想来此时衙门里必然已经有衙役正在赶过来,这刻便恰好可以捉贼拿脏?而后你大可好生哄骗如今已成了孤儿的芷悦,摆弄起你平里积下的龌蹉关系,再扯着国公府这张虎皮做你的保护伞,将今之事彻底蒙混过去?”

    林纪元没想到林靖竟看破他的心思,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冷,怒道:“对付你这等藏头露尾之辈何须老夫走那多的曲折?如今你伤人在前,事实俱在,由不得你狡辩,你便收拾好了心思等着蹲大狱吧!至于芷悦,这可是我林族内部的家事,与你这外人何干。”

    林靖丝毫不理会他言语中的威胁,反而凑过去,用一种令林纪元颇为惊讶的肃然语气说道:“先前你家下人问我是否知道你的份,但我却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莫说你不过是林老国公当年与小妾生下的一介庶子,即便你就是真正的国公爷,却也莫敢忽略了‘王法’二字中所蕴含的真意!须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心里急着见官,我心里又何尝不是?”

    林纪元一生中最忌讳有人提起他庶子的份,林靖一口一个林老狗,一口又是辱及他庶子的出,饶是以他颇有些老谋深算的子也忍不住冒出三分真火,只见他怒极反笑道:“好,好,老夫便看你这厮等下进了州府衙门,还如何嘴硬!”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在此时,变故又生,国公府门外先是传来一阵喧闹的声响,紧接着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数个穿皂衣头带璞帽的衙役出来,当先一人穿着一公人服,曲领大袖,下施横襕,束以革带,头带幞头,脚蹬乌皮靴,正是一副押司小官的打扮。

    那些个衙役大多皆为皂隶,间杂着有两三个卒,而后又跟着数个衙前服役的白役,俱是那些个衙役带来的帮闲,一行人足有二三十余,一下子就将国公府门前的空地占据下来。

    见到衙役的出现,林纪元得意的瞥了林靖一眼,一张老脸上尽是笑意,但等他看清那些衙役的数量,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口中忍不住暗骂了一声:“天杀的许三焕,当真以为我这国公府还是曾经那等豪门大户不成,竟使唤来这多的衙差帮闲……”

    想要衙门里的人帮着自个儿一方说话,那可是需要按人头花银子的,一向守财如命的林纪元看着这么多个人头数,险些有了直接将今在自家府门口闹事的这些人一手一个掐死的念头。

    那押司小官昂首阔步地行来,只是环视了众人一遭,便趾高气昂地开口道:“林府主事人何在?既是报了官,怎生不见人影?”

    林纪元苦着脸,从府门前走下来,两手拱到一起,朝那押司官施礼道:“许押司,你可总算是到了!”

    许三焕只微微拱手算作是回礼,神平淡地问道:“林族长,先前你使人报官,说是有凶徒到你家府上行凶,竟还打伤了人,我且问你,此时那凶徒何在?”

    林纪元听出许三焕言语中的冷淡,心头连连啐了许三焕几口,也是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老国公遗留下来的威严已经愈见淡泊,晋阳府里的这些吏人表面上虽还保持着对老国公的那份尊敬之意,但实际上这些人心里已经渐渐看不上国公府,一旦遇到点什么事,若是不花费些银子,这些人就已经开始在暗地里阳奉违,使着绊子。

    他凑到许三焕前,极为利索地递过一锭足重的银锭子,那许三焕脸上便立时换了一副神,立马开口微笑着问道:“林族长但说无妨,有本押司在此,由不得那凶徒逞凶。”

    林纪元连连点头,将手臂举起,指向不远处的林靖,恶狠狠地说道:“就是此人!”

    许三焕抬眼瞟了瞟那个头戴纱帽,材微胖,穿着一少年人服饰打扮的人,眼中闪现过一丝冷,只是微微抬手指了一指,便傲然说道:“人都在何处,还不快些拘了此人!”

    ……

    ……

    “哥哥,那押司官好不眼瞎,明明眼前就躺着一个暴毙死的妇人,还有一个哭成了泪人的可怜姑娘,他却假作未见一般,只顾着替国公府抓那凶人,当真是岂有此理,咱们就这么看着不管么?”

    “为兄原本只答应了青雅你来此看看闹,又岂会准你掺合进去?先前为兄看不过眼忍不住出言相助时,便已是大大的不该,眼下既然官府已经来了人,你我又何必再去趟这浑水,国公府虽说已经不复往光辉,但林老国公余威却犹在,再说此事又牵涉到人命官司,我们卓家还是不要牵连进去的好,此时众目睽睽,那押司官必然不敢做的太过,我们且需看着便是。”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