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躺着也中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对这本书,我是极有感的,也坚信它会是一部精品,或许不太符合喜欢追究各种爽快剧而不喜慢型小说的读者的口味,但我依然会这样坚持下去,我坚信最极致的**会是在这种淡淡的描述中凝聚出来,也相信会有许多的伯乐喜欢它。

    每一个点击,每一份收藏与红票,都是我完成它的最直接的动力,希望大家闲暇之余,收藏一下,投给它一两张红票,谢谢。

    本书前面几卷,都会在红颜交错的节中展开,毕竟来不来就是打打杀杀场面,来不来就王八之气一发就能建立出一支无敌军队的节,我作为一个老男人,会觉得十分狗血,虽然我的书也一样狗血,呵呵,但我还是希望饭一口一口吃,事一件一件来做,猪脚既然穿越到了大宋朝,那么一些历史事件依然还是会出现在书中的,最直接的莫过于靖康,那会导致天下风云变幻,于是激动人心豪万丈的铁血,王八之气散发勾心斗角夺权收买人心的事件也会发生。

    最后,还是期望得到您的一份支持,若是没有票票,那么收藏一下,也是莫大的安慰。

    。。。。。。。。。。。。。。。。。。。。。。。。。。。。。。。。。。。。。。

    在大宋国,端午节依然是一个被世人重视的节庆,只不过是临近端午,晋阳府城内便渐渐有了些许闹的气氛,小汾河上的大大小小的舟船上都挂上许多可以用来驱虫泡澡的菖蒲草药,晋阳府内的行商巨贾也陡然多出一大截,大宋帝国已经许商贾在府城内规定的区域开设商铺,每个行当还设置有行首,这些便渐渐形成帝国境内的商贸经济,正是因为如此,大宋国才有了几分繁荣的色彩,虽说帝国近年来的国力已然大不如前,有些地方甚至还因为灾荒起了民变,国境外又有诸多异族对帝国虎视眈眈,但晋阳府却不在受此影响之列。

    于是暂时能够摆脱因为份而带来困扰的林靖,心也变得更加舒爽起来,他没有选择自己份处境的权利,但却有选择如何在人生道路上行走的自主权,譬如他依旧埋怨着那位只懂得勇武之力却被政治所抛弃的敢战士首领,又譬如他对国公府那些林氏族人到如今也没人来探望过他一次终究会产生些许不忿,但这些事却还不够分量阻碍他的心

    与苏儿同桌用膳的事已经成为了事实,苏大小姐从最初的惊讶再到后来的选择沉默所花费的时间并不长,但大抵是接受了下来,至于这其中的原委,就不是其他人可以知晓的了,或许苏大小姐还在疑惑苏宏筹这般吩咐的用意,但林靖却大概能猜出来,苏宏筹与苏儿这对父女都有着不愿让对方为难的意思,大概就是父慈女孝这个含义,既然是苏宏筹吩咐下来,苏儿便也不会反对。

    于是在竹楼这边,有资格与苏儿同桌而食的就只有林靖,吃饭时晴雯与璇儿在一旁候着,即便她们是府里的大丫鬟,又与苏儿有着极深的感,但官宦大府里的规矩是严苛的,没人有胆子轻易逾越。

    两人吃饭时自然是没有过多的话说,苏儿用餐的仪态很大家、很闺秀的样子,这不是刻意做作,而是自小便养成的习惯,所幸林靖终究不是一般人,脸面又还厚实,因此面对她时并不会有过多的紧张,基本在任何况下,他吃每一顿饭都会吃出很香的滋味来。

    于是次数多了,就连苏儿也感觉太过沉闷,偶尔便会捡起一些话头来说说,林靖便顺着接下去,不急不躁波澜不惊的对答,倒也没出什么大的问题。

    因此林靖的处境便微妙起来,苏府下人里许多人从未见到过林靖,但前些子林靖上带着姻亲文契来到苏府的事却已是人尽皆知,这些人唯一不知道的便是林靖敢战士的份,大多数人一直以为他是一个逃军,下人们眼中也就生出许多掩藏不住的疑惑,大多数人将一层不屑的意味深深藏在了眼里。

    而如今这个逃军份的准姑爷竟能与苏儿同桌吃饭,这可就更加耐人寻味了。平儿在竹楼里时过来拜访看望的族人们也渐渐知悉,几乎一致表示了理所当然的诧异。这消息便再也藏不下来,很快就传递到整个苏府中,说不得已经有人很八卦的说给了府外的人听。

    事便有了连锁的反应。在晋阳府偌大的地界里,苏家是名门望族,苏宏筹又俨然是西北地面上的第一人,而正直佳龄尚未婚配的苏儿自然就成了晋阳府里炙手可的人物,也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对苏儿一直保持着幻想,许多自觉地位上不比苏家差的太远的人家更是想尽了办法使人上门提亲,但当这消息传了出来,立即便在晋阳府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晋阳府许多人前些子只是听到传闻,如今却得到令人惊讶的消息,自然免不了在瞠目结舌的同时开始猜测起苏府的用意,甚至有人已经忍不住时常来到苏府门前来回溜达,想要见一见传说中苏府的那位准姑爷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事件中的主角林靖,却将这一切看做了浮云。他依然喜欢在房里读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这句话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他也依旧喜欢听琴,苏儿不出府门时便时常弹琴,算得上是她放松心的唯一消遣,只是却不知这倒便宜了楼下的某人;不出意外的,林靖每出门闲逛的程也未有更改,只是随时跟在他后的晴雯近些子却依然在每次出门时,都会极为细致的将林靖上上下下遮掩个严实,尤其那顶几乎可以遮住林靖全部脸面的黑色纱帽是绝对不可以落下,尽管林靖对此十分无奈,但即便他抱怨也是无用,晴雯是不管这些的。

    林靖便也听到了苏儿的解释,大宋国朝堂上因为出征失利的原因所引起的乱近终于平息下来,大概是各方势力最终达成了某些协议,但总归还是要再小心一段子。

    说这些话时苏儿的言辞稍稍显得有些闪烁,但林靖只做未见,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已经看出她不想晋阳府里太多人认识自己的想法。

    “端午时府城里会有节庆,公子倒是可以过去看看。”这一儿用过膳,在离桌之前向林靖说道。

    她饭量极小,于是每次都是她先吃完,而林靖却还在桌面一头细嚼慢咽,苏儿自然不会介意林靖的饭量是大是小,即便林靖的外形上看起来已经略显宽体胖,但却也与她没有半分干系。

    林靖从苏儿看待自己的眼神中,也渐渐知道苏儿倒不是那等以貌取人的庸俗女子,但他自己却反而有些介意起来,毕竟对自己如今的这副形而言,要说自己没有半分介意,那是自欺欺人的。

    只是如今正生着病,他也不是那种肯为了减肥而苦了自己肠胃的人,因此每一餐他都至少会吃到八分饱以上。

    他从一堆菜肴中抬起头,很自然的回答着:“唔,若是有空闲便会去。”

    苏边的璇儿这时便插起口来:“倒看不出公子还很忙的样子?”

    林靖很正经的点头,道:“近正看一本书,书内的篇幅过长,因此倒是要花一些时间。”

    璇儿微微皱起眉,差点就想说‘公子莫不是故意在大小姐面前装作饱读诗书的样子?又有谁不知道你连府试那一关都过不了?’但话到了嘴边却又缩了回去,但她又看见林靖在大小姐与他说话时,竟还极不礼貌的继续进食,便又恼怒起来。

    但她终究不敢大声质问,只是换做了一声轻微的嘟哝:“都已经是极胖了……却还那么能吃!”

    众人没有听清璇儿说的什么,谁都没来得及询问,这时晴雯却喜滋滋地向苏儿开了口:“大小姐,端午这样的节庆,以往晋阳府里的士子小姐们必然会在小汾河边雅聚不是?想来知著居那里今年又会来邀请小姐赏脸过去,届时小姐可不能落下婢子,婢子很想去见识一下的。”

    那璇儿听了便立时忘了先前的事,也兴冲冲的接起来:“哎呀,婢子也是很想去哩,这可是咱们晋阳府里的一大盛事,去年知著居那里夺了那晋阳第一才俊名头的许观许公子,还做了一首诗送给了大小姐,当众献了慕之心呀……”

    璇儿的眼神里似乎飘起了许多的憧憬,说这话时还忍不住瞟了桌面那头的林靖一眼,林靖敏锐地察觉到,不由生起很无辜的感觉,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

    这边苏儿的俏脸上却泛起了一丝红晕,她颇为嗔怪的瞪了璇儿一眼,面上却迅速掩去那丝淡淡的失仪,这才说道:“榷场里事务繁忙,只怕今年不好再抽空过去,你们也就不要抱着心思,免得到时又会失望。”

    晴雯与璇儿掩不住的失望下来,倒让林靖对那所谓的知著居雅聚的事有了些许的好奇,连晴雯这样平无甚特别好的人都觉得希翼,想来倒是有一些名堂在内。

    等林靖吃罢饭,回了房,苏儿已不知带着璇儿去了何处,晴雯端了今的药汤过来,没等林靖询问,便已替林靖做了解答:“大小姐去了大夫人那边,听说小大夫治好了大夫人时常犯的头痛病,这时候正请了小大夫过去致谢,大小姐也赶过去见礼。”

    林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在榻前坐下,先是服了汤药,然后便拿起书,侧倚在头读起来。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