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不速之客老狐狸(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林靖的住所,被苏家安置在名为呈合园的园子里,与对面苏儿那栋竹楼中间隔着一湾荷花池,仲夏时节,荷花香味弥漫了周遭,也侵到林靖的住处来,不论白夜晚都能听到蝉鸣蛙叫,园子虽没有刻意修饰,但也不失为一个绝佳的去处。

    这回来,林靖却没想到一个不速之客早早的就等在了呈合园外的草坝里,那是一位年约四旬的中年男子,在其后各有两名劲装汉子隔着不远处候着,他穿一很随意的常服,外貌上并无甚特别,但林靖一眼便认出眼前这人,只怕就是传闻中的苏家之主、晋阳府台、西北榷场总监司的苏宏筹了。

    或许是上一世的习惯使然,林靖先是在心里辨别出此人的份,而后很自然的快步走过去,像是前世遇到领导首长那样保持着一定的恭敬,但却不是毕恭毕敬,他始终有自己的底线,即便此刻面对的是一位只要跺跺脚整个西北地面就会为之颤抖的人物。

    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苏宏筹,但林靖想若是自己称其为伯父之类的话,只怕难保苏宏筹不会立马就沉下脸,于是他很正式的跟苏宏筹见礼,然后道:“见过府台大人。”

    苏宏筹从坝中转,先是示意正急忙打算跟他见礼的晴雯停住,然后对林靖开口道:“陪老夫到荷花池走走。”

    他的语气平和,但很明显给人不怒而威的气势,他说完便率先走过园门,举步向不远处的荷花池走去,林靖连忙颠的跟上。

    林靖自然是设想过自己迟早会与这位州府大人见上一面,却没有想到会是在这里,而且还是对方来等着自己,他甚至以为自己在苏府混吃混喝的好子终究是要到头了,但没想到苏宏筹却先是让自己陪他走走,按理来说似乎并没有这个必要?他心中自而然泛起了好奇,不知这位州府大人会如何安排自己。

    “国公府那里……”苏宏筹一边走着,示意四名随时伺候在边的劲装汉子走远一些再跟着,一边向保持行走在他侧慢半步处的林靖提说着:“若是你想要回去,老夫可以让他们把宅子还回来。”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林靖却不敢质疑这句话中所包含的力量,他稳定了一下心神,试着道:“既已成了他人之物,再强取回来,似乎不美?”

    即便林靖真的有夺回国公府宅子的想法,却也不想假他人之手,苏宏筹的人,岂是那么好欠的。

    苏宏筹看了他一眼,像是洞穿了他内心的想法一般,许久才不置可否的道:“既如此,你便留在苏家府上住下去。”他顿了顿又道:“但你年已十八,整在晋阳府城里闲逛却也不是个办法,老夫问过府上的大夫,你上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唯有那怪疾尚算磨人,却也不会再阻碍你平里的行动,因此总归还是要找些事来做。”

    林靖摸不清他话里的意思,因此并不打算接口,果然苏宏筹又继续说了起来,但却没有接着上面的话题,反而问道:“听说你曾试探过儿的用意?”

    林靖不由有些赧然道:“倒是小子多心了。”

    苏宏筹冷哼一声道:“你这何止是多心?若是老夫想要如何于你,你以为有办法可以逃掉?”

    “府台大人之威,小子岂敢揣测?只是若长久这般不明就理的在府上住下去,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你侥幸捡回命,却失去了以往的记忆,以此才变得时常胡思乱想,此事是否属实?”苏宏筹疑问道。

    林靖心头微凛,不动声色地点头道:“因为头部受了冲撞,当真已记不得太多前事……”

    “你虽失却记忆,却依旧思维敏捷,如此,老夫倒是多虑了些。”苏宏筹说完,便不再看他,似乎并没有兴趣去分辨林靖言语中的真假,他扭头看向不远处那座清雅的竹楼,若有所思地道:“儿年纪尚轻,却已替老夫担下了不少重担,像她这般年纪的女儿家,如今只怕大多正在闺中待嫁,又或早已相夫教子,但儿却是没有这份福气。”

    林靖心中琢磨着那‘依旧’二字的含义,面上却赞同的道:“苏大小姐实乃女强人。”

    “女强人?”苏宏筹瞪了林靖一眼,微怒道:“这世间哪里容得女子比男子还要强势了的?若是康城那不成器的东西肯懂些事理,我堂堂苏家又何需一个女子出来抛头露面?”

    林靖心中不由腹诽,夸你女儿能干竟也能惹来一,莫非做了大官的人都喜欢这样喜怒无常?

    苏宏筹却不管林靖心中到底想些什么,又开口道:“你祖父老国公在生时,予了苏某诸多恩惠,如今苏某却唯有汗颜以对,终究在百年之后也无面目再去面对他。”

    林靖苦笑一声,以为自己已经大概听出了苏宏筹的意思,便道:“府台大人不必对那纸姻亲文契有所介怀,毕竟小子这条命是苏家所救,这就足以抵消往那些恩。”

    苏宏筹凝视住林靖,半晌之后却再一次恼怒起来,他连连冷笑两声道:“你以为老夫是想要毁约?”

    林靖瞪大了双眼,做出一副‘难道不是’的神,苏宏筹看在眼里,恨不得破口大骂般吼了起来:“老国公昔年立下从龙之功,获封国公爵位,尊贵堪比王侯,一生傲骨嶙峋,气质非凡,不曾想到了他儿孙这两代人,一个郁郁而终,另一个却也变得毫无志气?”

    林靖心里不由冒起了无名之火,暗想这他娘的算是什么事,关于那张文契自己从未放在心上,如今已经表示出可以任由你苏家毁约的意思,偏偏你又装起了贞洁来?莫非还想自己替你们苏家做一三授三拒做了婊子还想立下牌坊那种故意你推我攘的路来?最后你苏家再落得个不得已才毁约的好名声?

    想到了这里,林靖不由浑颤,泥人也有三分火,苏大官人你可别欺人太甚!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