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以为我当真不记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小汾河船港募民夫三人,船工五人。民夫要求体格健壮,船工要求要懂点木匠手艺,有没有人去?”

    天外楼门前一棵大杨树荫底下,搭建了一个说书人的木板台子,木台子前围拢了一群人,有壮汉站在台子上高声吆喝,却不是讲书,而是借了说书人的地方,在此地招募雇工。说书人收了铜子,安安静静地坐在台子边上的椅子上喝茶乘凉。

    “我去,我去,我去!”人群中有人连连高声应募,原本只招募寥寥几人的活计,却足有十数人争抢。

    说书人抬了抬眉眼,与台上的壮汉对视一眼,作出一副‘我没诳你,这里好招人的罢?’的表,壮汉连连点头,面露喜色。伸手在人群中连连指了几个体格壮硕的人,壮汉大声吆喝道:“你们几个,上来吧。”那几人欣喜不已,连忙走上台子,壮汉走上前一一询问,然后道:“好,就你们几个,拿了发好的牌子自己过去船港。”

    月余之前,大宋国的军队在陆扬草原被辽夏合击之后大败而归,曾经一度导致地处西北的晋阳府内人心惶惶,许多人甚至拖家带口的朝帝国腹部的郡城迁徙,这才导致了晋阳府里的劳动力大幅减少。

    “下面,城务司招工三人,负责清倒府城中的杂物。张家布行招女工一名,负责煮饭……”壮汉继续吆喝着,这时有人从人群中挤进来,来到壮汉近前不远处,抱了抱拳,问道:“这位兄台,敢问这些人务工一天,可得多少薪资?”

    “都是按月发钱,哪来的一天之说,一般每月能领到二两银,已是较好的待遇,你是找事做?看你这肥肥硕硕的板子,倒还可以下些劳力,要不要给你介绍个活计?”壮汉大声回答道。

    那问话之人突然咳嗽几声:“多谢相告。”便往人群外退去。

    壮汉白了他一眼:“原来是个病秧子,来这凑什么闹。”

    晴雯穿着一袭飘逸的长裙,站在小汾河岸边,瞧着林靖从天外楼脚下灰溜溜的回来。“问清楚了吗?”

    林靖满脸的失悔:“二千两银子,我竟给退了回去!”

    晴雯哂笑道:“可不管婢子的事。”

    “大小姐对我家大人还真是……”

    “真是什么?”晴雯瞪了瞪眼,生怕他对苏儿出言不敬。

    “慷慨啊!”林靖举步前行,叹息一声:“走吧。”

    “还要走啊!”晴雯大为抱怨,在原地跺了跺脚。自从林靖去了一趟晋阳城之后,便如同泼出去的水一般再也收不回来,几乎每都要出府,而且他最近似乎还迷上了逛街。每天出府,几乎不做任何事,就是漫无目的的逛街,东看看西看看,竟比大姑娘家还要逛得。晴雯每跟着,渐渐都有些受不住,偏生却劝不了。

    今两人从府城西面的柳家巷子一路走过,先是去了十里铺的坊市,又去了天外楼脚下听了一会儿评书,然后便绕着西城十数条街道漫无目的的走着,待走到小汾河边上,晴雯终于支撑不住:“公子!到底还要逛多久才行啊?这些子你把晋阳城里的大街小巷、门楼官署、宝寺佛塔、作坊商集、勾栏瓦舍尽数逛了几遍了哩,你正生着病,哪能这般劳累。”

    “病体初愈,我这是在巩固,只要不剧烈运动,大量恢复锻炼反而大有好处。”

    林靖正驻足在小汾河边,望着河道上几艘刚刚驶过的画舫,伸手指给晴雯,问道:“那些是做什么用的?莫非是捕鱼?不像啊。”

    “也不知到底是不是患着病。”晴雯半听不懂,嘴上嘟哝着,半晌才极不愿地看向林靖所指的方向:“那是……”

    “是什么?还不快讲?”

    晴雯面上拂过一阵微红,没好气道:“青楼画舫拉。”

    “哦,院……还是在湖里开起来的院,古人原来真有这种噱头,果然该人家赚银子。”林靖点头评论一番,只是边的晴雯慌忙从他边挪开,生怕被河岸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瞧破她与林靖是一路人。

    “公子,你好没羞耻。”待发现没人注意,晴雯方才鄙夷一声道。

    “要那多牙齿有何用。”林靖沿着小汾河朝前走。

    晴雯只好跟上,不由幽怨道:“公子每都来府城里闲逛,不嫌累么?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人?”

    林靖驻足,却不答话,看了她一眼:“小雯雯啊,你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晴雯微微皱眉:“公子能不能别这样称呼婢子……婢子一个做丫鬟的,哪里知道这些大道理。”

    林靖伸手,突然在晴雯头上屈指弹了一记:“连这个也不懂的?难到这里面装的都是豆腐渣?”

    晴雯先是吓了一跳,伸手摸住额头轻揉,心中不由羞怒:“公子,男女有别,公子怎能在大庭广众之下……”

    “那意思是下次要在没人的地方?”

    “公子!”晴雯羞怒不已,却似乎无计可施:“婢子不与你多说了。”

    林靖来到岸边一处居民住宅较多的坡地前,望着大半片西城,也不管晴雯生气不已,又张口说道:“小雯雯呐,你说你家小姐,肯一辈子养着我吗?”

    晴雯本不想理他,见他问到这种问题,却又忍不住不争气地答道:“只怕小姐肯养,公子也不愿一辈子寄人篱下。”

    林靖笑道:“那可不一定,也许人生最大的幸福便是能吃一辈子软饭。”

    晴雯彻底无语般道:“公子,这种话岂能是从男儿口中说出,更何况公子曾经是那等英雄人物。”

    “我只是破落后的国公府少爷,而且还是一个被人占了宅子有家也归不得的穷酸少爷。”林靖提醒晴雯一下,随后摇头道:“虽然我很想一辈子赖在苏家府上,无奈本公子英明神武,志气滔天,再则大男儿顶天立地,当自己打拼出一片天地。”

    晴雯睁大双目:“理当如此。”

    林靖却话锋一转:“不过……公子我最近有点事要忙,还没空发挥这些志气,至少在国公府有人想通了之后来接我回去之前,光靠志气是填不饱自己的肚子的,你回去之后能不能跟大小姐说说,多养我些子?”

    “你……”晴雯结舌,无力道:“公子月余前还志气满满,借了小姐二千两银却一文不取的退回去,如今却变成这样?”

    林靖耸肩道:“那时候不知道大小姐的想法,担心会有谋,擒故纵之计啊,再说公子我逛了十来天的府城,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那便是我好像找不到合适的营生,而且你又不肯告诉我国公府该怎么走……所以只能暂时继续在府上蹭饭了。”

    晴雯深呼数口气,方才平静下来,略带同的道:“国公府那边,公子还是不要去的好。”

    林靖的眼神落在晴雯上,微笑道:“怎么,担心我被人用扫帚打出来?”

    晴雯叹息道:“自打老国公过世之后,公子主家这一房便渐渐没落了,再加之公子多年前被人拐走,后来公子的父亲少国公受不住打击……”

    “是死了吧?”林靖见她言又止,便道:“继续说下去。”

    “后来少国公也去世了,主家唯一的嫡孙也就是公子你也被人拐走,国公府族里的旁系便将国公府遗留下来的财物瓜分了去……”

    林靖望着远方,心里并无太多的波澜,毕竟真正的国公府嫡孙早已死去,而他不过是一个穿越客,自然不会受到这些事的影响。

    他向晴雯笑道:“那还是继续在府上混吃混喝的好。”

    晴雯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公子好像特别喜欢这个‘混’字。”

    “此事我早已说过,可惜你却偏偏不信,公子我以前……大抵是混到过许多排行榜冠军的,譬如哆人的塔?LO人的L?反恐精英美服网?”

    “……”满头雾水的少女不由皱起了眉头:“混,到底是做什么营生?”

    “大概就是没事给长官跑跑腿,在一群谋者中间装成很人畜无害的样子,而后偶尔替人挡挡子弹,挡着挡着你就会眼前一黑,等睁开眼时,却又突然被自己吓一跳。”

    “哎……”晴雯叹息道:“公子何时才能正常一些。”

    在小汾河边上又闲逛了一阵,两个人开始继续踏上征程,晴雯先是不肯理会林靖,久了以后又觉得既累且闷,又忍不住和林靖东一句西一句的扯起来。

    至少,这样扯着不会觉得无聊,脚下也不会那么疼。

    “公子还没告诉婢子人生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呢?”

    “当然是——活下去,如果有一天醒来,忽然发现有人抓了我去砍头,我会觉得很悲剧。”

    “……”

    “你家小姐最近忙什么呢?”

    “快到端午,在榷场来往的商人多起来,小姐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

    “端午有粽子吃吗?”

    “自然是有的。”

    “上次把我丢在府门口的老疯子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一个邋遢的廋老头,长的跟柱子似的,疯疯癫癫,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公子问他做什么。”

    “想请他喝酒。”

    “啊,公子是想报答他吗?”

    “不是,我想灌醉他,然后用烧红的钢钎捅他的?眼。”

    “公子你……”

    “敢在我上玩烙铁,当真以为我那时昏迷着,便一点也记不住么?”这句话说的很轻,晴雯也没有听见。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