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新红楼梦之晴雯之死(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峰雅静 书名:权色生香
    ()    www.wenxueda.com)    书籍自然是晴雯负责找来,从一般的四书五经到一些经义典籍,数量着实不少,而林靖作为一个拥有现代思维的人,对于书中的含义也能够迅速掌握,或许对这时代的人来说读书而且读懂书并不是十分容易的事,但到了林靖这里却变得自然而然——如果您曾经拼命的学习过外语,对于完形填空这种通过前后字句推敲整句含义的本领自然终究会成为本能。

    虽说不至于一目十行,但看在晴雯的眼中却着实令人震撼了。

    “公子以前……真的是读过书的士子?”

    林靖合上手中厚重的《宋?方志考》,坐在软椅上的臃肿子微微挪了挪位置,缓解了长期保持一个相同姿势所带来的酸麻感,方看向榻前整理着被褥的女子,微微笑道:“大约……是读过几年书的。”

    晴雯放下手中摊开的被褥,天然娟秀的双眉轻轻蹙了一下,似乎是对林靖是否真的读懂了那些古书仍旧保持着怀疑,语气上虽算不得是质问,但也是疑惑着道:“公子连这个也不记得了么?”

    林靖却很坦然,点头道:“说起来,前事倒是真真忘得一干二净,竟连一丝片段也未能留下。”

    晴雯将子微微倚坐在沿,看向林靖的眼神中略略带着一丝思索:“公子的伤多在腹后背,头上却未见创口……或许是受到了一些震吧,婢子听说只有摔了头脑才会有忘却前事的怪病发生呢。”

    林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头顶如同蓬草的头发被木叉子模样的东西束成的发髻,掩饰住心底的怪异与极不适应的尴尬,顿了顿才道:“应该是摔到过,偶尔后脑上还会稍有隐痛,大概原因便出在此处了。”

    晴雯发出一声轻微的惊呼,面上流露出一丝紧张,连声关切道:“公子为何不跟婢子提起这事?这等事可轻慢不得,说什么也得请大夫过来诊治一番的。”

    林靖连忙摇头,看得出晴雯的紧张并非是刻意做作,心想古人莫不是都有这般忱的心肠,难道真看不出这不过是自己的推口话?面上却从容道:“千万别再麻烦,我也并无大碍,再说头脑里的东西又岂是大夫所能看得出来?若是真有什么隐疾只怕也早就发作了,哪里又会好端端的过了这么些时?”

    晴雯犹自有些惊魂未定般,见林靖坚持,方才罢了,许久又道:“那公子若是有什么不适,千万要跟婢子提起,可不能自个儿藏着。”

    林靖这时才反应过来,在医疗水平低下的古时,似乎谈到头脑中患病必然会令人惊骇莫名,这时候没有X光,也没有开颅手术,若是查验出是头脑中患病,几乎便已经是被判下了死刑。

    他掩住一丝尴尬,扯开话题道:“实际上就连我的名字,也是无意间记起,不过表字却是忘记的一干二净,再无想起的可能。”

    说这些话时林靖只是顺口而出,但晴雯却似十分有心,她若有所思的顿了顿,讶然问道:“公子看起来尚未及冠?竟已取好了表字?”

    林靖‘啊’了一声,嘴唇圆张开来,竟没想到自己读了几天古籍,老是看书中提到某某人姓甚名谁字某某,却没记起古人须年满二十方有取字的资格,饶是以他两世为人的皮面,都觉面上燥生起,慌忙掩饰道:“呃,这个,这些子太过无聊,倒是想多了一些……啊,是我大抵还有一些印象,好像我以前提前给自己取好了表字,后来却又忘记了,这几倒是又给自己取了一个出来。”

    晴雯眨巴着明亮的眼睛,似乎不太相信的问道:“那公子说与婢子听听罢?”

    林靖心里大有给自己两耳光子的冲动,却不得不急中生智道:“璞瑜!林靖,林璞瑜!便是我取好的字!”

    晴雯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不由喃喃说道:“好雅意的表字!公子文才不浅呢。”她虽是一介丫鬟,但生长的环境却是贵人官宦之家,识字读书都是有过一些涉猎,虽不能分辨其中的深意,但也能听出这两个字的好来。

    林靖却是有苦自知,自己哪里会有什么文才,难道要告诉晴雯这不过是自己在微博上用过的网名?心中不由对晴雯起了一丝的警惕,这妮子虽说是个丫鬟,但十分聪慧,除了见识上比不过前世那些古灵精怪的祖国花朵,反应力上却是一等一的人物。

    当真是多说多错,不如沉默。再这样谈论下去,林靖担心自己的老底都能被人揭了去。

    于是房里便渐渐沉默下来,林靖开始读书,晴雯只好在一旁替他整理被褥,端茶倒水这些事自不用说,事忙完了,她便安静的寻了一根小凳坐在房中,很大众的拿出一些针线物缝补起一些衣物来。这几她一直是从早上一直负责伺候林靖,直到夜里林靖歇息之后方才替他熄灯,然后才离开,在旁边的一间屋子里歇下,倒是让林靖着实体验到了封建社会官老爷制度下的爽快。

    只可惜爽快倒是爽快了,但时不时被人旁敲侧击的来一下突然袭击,却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晴雯这妮子年纪虽小,但做事却比许多人老道,明明是想从林靖上征询一些什么,但却表现的若无其事,偶尔提出的一些问题却又一针见血,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对林靖伺候的也格外周到,让他完全挑不出半点毛病,险些以为这妮子是某某特工间谍组的出

    面对这样一个妙人儿,林靖是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注意言辞,虽说不明白晴雯的目的何在,但他却想起前世《亮剑》那部电视剧里丁伟替李云龙挡住军增援的时候所说的一句经典台词:我不管这股子敌人是否为平安增兵,但他就算是去拜寿,你也不能让他得逞了!

    林靖现在就是这样的心境,他不管晴雯目的何在,但同样也不想就这样被人看穿。他大概能猜得出一些端倪,大抵她是在替某人担心而已。

    这时候他躺在软椅上假意闭目休息,实际上视线却放到榻前那妙曼的影儿上去,忽然他又想起丁伟的一句台词:与其坐失良机,不如果断出击!

    这句话说的格外经典,以前他听到时,虽然知道那不过是电视剧的台词,但心中却突然对革命先辈的敬仰又生生的加深了几分,可见那笔者高深的运词手段。

    想到这里,林靖眯缝着眼睛,向晴雯看似无意的忽然问道:“你说人有没有上辈子?”

    晴雯转过头,自嘲般笑了一笑,回道:“婢子哪里懂这些,但听人说是有的。”

    “自然是有的。”林靖若有所思:“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可惜上辈子书读得不好,不然的话这时候倒是可以给你讲个故事。”

    晴雯被林靖的话微微触动,旋即又嗤笑一声:“公子还能记得上辈子的事?那两个丫头常说公子无聊无趣不喜说话,却不知公子今还有玩笑的兴致。公子原本要讲的是什么故事?”

    “一个和你一样也叫做晴雯的女子的故事。”

    “啊。”晴雯轻叹一声,停下手里的活。

    林靖睁开双目,看向眼前的女子:“虽说记不得《红楼梦》里详细的文笔字句,但故事的意境却大抵能够记得,不过,你敢听吗?”

    晴雯疑惑道:“一个故事,有什么敢与不敢的。”

    ……

    ……

    “那……后来呢?”一声女子颤颤巍巍的问询响起来。

    “后来?没有后来了。”男子的答案显得极其随,房间里的人影还摊手耸了耸肩。

    “她……就这样凄凄惨惨的死掉了?”女子终于忍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下来,片刻后连说话都哽咽了。

    女子显然是入了角色,男子渲染环境的语言能力这时也发挥的淋漓尽致,看着女子眼中希翼结局不该如此的期盼眼神,男子却很决绝地道:“死掉了,死得不能再死。”

    ……

    ……

    听到门外疾奔而去的脚步声,林靖坐起,稍稍适应厢房内昏暗的光线。先前刚服了今的汤药,苦涩汤汁随着喉头滑下腹内的感觉犹在,他下了,来到门口,视线看向门外的远去的迤逦背影,微微颤动的双肩正不住的抽动,终究走不到多远子便蹲在了地上,轻声抽泣。

    “晴雯因绝食而死,我选择这样一个结局讲给你听,是不是过了一些?”红楼梦的篇幅之长,内容之广,以林靖的本事是记不全的,但小意截取一小部分的故事,只要构筑好故事的意境,那便也是能讲出点韵味来的。

    林靖在门口驻足,抬头时便看到厢房门对面不远处一座碧青色的高大竹楼,注意到竹楼最上面那层的房间里尚没有半点灯火。

    不过稍稍站了一会儿,便感到一阵炙难受,连忙退回前。 www.wenxueda.com<>

重要声明:小说《权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