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汉堡核爆炸(上)

    但,对于此时已乘坐着大力神、紧随着60架大力神跟在先锋庞大战斗机群后方的郎鹰而言,他的战术还是没有实质效果的无谓抵抗。

    2160发V4导弹发shè出去,郎鹰根本不相信那些迅速降低飞行高度的德军战机,真的能够躲避开如此密集的导弹攻击。玩密集火力打击,郎鹰是这样想的,前方空军将士们也是这样执行的。结果,也是完全在唐朝、在郎鹰预料之中的。

    只是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内,戈林的1200架战机便被炸毁937架、重创坠毁113架。只有160架也受到不同程度伤害的德军战机,拖着长长黑sè尾巴逃到了汉堡东南六十公里外的一个空港中……

    逃亡,溃败,面对安西全以导弹为攻击武器,装备着全球领先半个世纪以上先进诸多配系统的强大空军。不只是德国,完全可以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空军,是不会吃败仗、遭受到灭顶之灾的。

    只不过,遇上安西空军、与安西空军对决中。不管是哪个国家的空军,只要能给予创伤,都能至少创造出他令除非安西之外所有国家空军的震撼了。上一次,让安西空军出现损伤的,是德国空军。那一次,几十架安西战机,是被德国人打掉下去的。

    再上一次,让安西空军出现损伤的,是美国空军。二百多架安西空军的战机,被美国人侥幸击毁,导致唐朝痛下决心,加速制造、生产出了“山猫”等更犀利的战斗机。

    这一次,戈林的1200架战斗机半个小时内全军被毁灭掉了。即便是侥幸逃回去的那160架德国战机,也根本不能再升空参战了。在德国空军遭受如此重创的同时,安西空军实际上也付出了72架“猎鹰”被低空仰shè的德军战机给重创的损失。

    好在,那只是重创,不是击毁。伤亡数字,显示在随后郎鹰汇报给唐朝的表单上,只是重伤112人、轻伤103人而已……

    空中的阻力,被彻底清除干净了。在持续前后不到五十分钟的惨烈空战结束时,安西的400架加油机,突从其后、从安西战机群后方追着大机群飞了上来。参加过方才的战斗的所有战机,开始有序地在空中加油时。

    郎鹰,带着60架大力神毫无阻挡地飞抵汉堡上空。真正的人间灾难,开始了。伴随着郎鹰一声命令,当大力神编队掠至汉堡上空时,编号2210号大力神打开了舱门。一颗代号为“黑sè礼物”的铀235炸弹,被从2210号上推出去、投向汉堡地面……

    20世纪前三十年,德国致力于rì益增加的国际冒险,而广岛获得了进一步的军事和工业投入。一份1940年秋天的安西研究报告指出,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汉堡已成为一座具有相当可观的军事重要xìng的城市。德军西线司令部建在汉堡,指挥着德国西部所有的防务。

    这座城市是通信中心、物资储藏点和军队的集结地。德国的一份报告中说:‘自从战争开始以来,汉堡的市民们可能有一千多次在万岁的呼喊声中送军队离开港口。’”

    1940年,德国总参谋部准备从汉堡指挥西部、比利时地区的防务以抵抗rì益近的安bō军。

    战争早期,这座城市的人口接近百万,3月1rì常住人口数量大约为83万到95万名平民加上大约16.8万士兵。

    “时间较早,清晨依然温暖而美好”一名汉堡的医师,名叫坎贝柯,是汉堡陆军医院的院长,他在rì记中这样开头,记叙3月1rì由“黑sè问候”引起的事件“黎明过去,无云的天空中反shè着阳光,与我的huā园中的yīn影形成舒适的对比”。

    “就在我抬眼往天空观看时”一名当时只有5岁的fù女回忆说,她当时安全地在市郊的家里“一阵白光闪烁,植物的绿sè在这种光的照shè下看上去就像枯叶的颜sè”。

    越是靠近,这种光照就越是强烈。一名当时正在协助清理防火通道的大专女生回忆说:“我们的老师说:‘啊,有一架安西运输机!’这使得我们抬头往天空看去,话音刚落,我们感到一阵巨大的闪电。我们立刻失明了,随后,一切都恰像是神志失常般的疯狂。”

    就在同一瞬间,鸟在半空中被点燃了。蚊子、苍蝇、松鼠和家养宠物都爆裂而死。火球闪烁之下映出这座城市的巨大影像,就在这一瞬间,这个城市本地表上的矿物、植物和动物都遭到毁灭。

    死亡世界与生命世界的汇聚,死亡的世界是不同于生命世界的地方,要在那里访问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天的汉堡,这两个世界几乎汇聚到了一起。

    “那儿可怕地寂静,使人感到所有的人、树和植被都死亡了。”幸存下来的汉堡作家克维多这样回忆说。

    光没有烧到那些在楼里受到大楼保护的人们,然而,冲击bō没有放过他们:当爆炸开始时,一个男孩正在河边的一间房间里朝河上张望,就在房子倒塌的那一刻,他从这间尽头的房间里被吹到河堤上的道路对面,落到路基下面的街道上。

    在这过程中,他在房子里被吹得穿越了两扇窗户,他的体上扎满了所有能扎到他的玻璃。这就是他那样地浑糊满了血的原因。

    冲击bō以每秒3.2千米的速度从爆炸中心向外传播,并迅速上升了每秒数百米,然后减慢到声速,为每秒335米,腾起的烟尘形成巨大的云雾。

    “我的体看来全变成了黑sè”一名汉堡物理学家说“一切都好像变成了黑sè,到处一片黑暗……当时我想,‘世界末rì到了。’”

    作家克维多也感到了同样的恐惧:我正纳闷我们的环境为什么在一瞬间会有如此大的变化……我认为这可能是发生了某些与战争无关的事,比方地球崩塌,有人说在世界末rì到来时会发生这样的事

    一名杂货商逃到了街上:人们的相貌是……唉,他们都因为灼伤而皮肤变黑……他们都没有头发,因为他们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眼看去,你无法说出你是在看他们的正面还是在看他们的背面……他们将胳膊抱(在他们的xiōng前)……

    他们的皮肤——不仅是他们手上的,而且也有他们脸上的和躯体上的——都挂了下来……如果只有一个或者两个这样的人……也许我不会有这样强烈的印象。然而,无论我走到哪里都遇到这样的人们……

    他们中许多人就死在了街上——我仍然能够在头脑中想起他们的形象——就像在行走中的鬼……他们看上去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走路的方式非常特别——非常缓慢……我本人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从这些严重受伤的幸存者的面部和躯体上挂下来而剥落的皮肤,起因于先是被闪烁瞬间烧起水,然后冲击bō又将其剥落下来。

    一名当时上五年级的男孩回忆讲述了这样一段话:倒塌的房子里四处燃烧起来的火焰仿佛照亮了黑暗。

    一个孩子发出了一声痛苦的shēn吟,他的烧伤的面部肿胀得像气球一样,当他在火堆当中徘徊时不断痉挛。一个老汉的面部和躯体上的皮肤像土豆皮一样脱落下来,当他用蹒跚的步子逃跑时,嘴里喃喃地默祷。

    另有一人用双手压住在不断淌血的伤口,快速地乱窜,他好像发了疯似的呼喊着他的妻子和孩子的名字——啊,只要我回忆起这些,我的头发都会竖起来。

    这就是战争的〖真〗实面目。闪烁和冲击bō点燃了火,而这些火很快变成了一场大火爆,那些能够走动的人们从这场大火爆中逃离出来,而那些骨折的或者被压在房子底下的人们就无法逃出。

    一名5岁的女孩说:整个城市……在燃烧。浓烟在翻腾,我们能够听到巨大物体爆炸的声音……那些可怕的街道。大火在燃烧。到处都散发着一种奇怪的气味。蓝绿sè的火球在四处飘忽。

    我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孤独感,仿佛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

    另一个同龄女孩说:每当我想起1940年3月1rì原子弹在一两分钟的时间里吞没了整个汉堡城,我就不住浑发抖……

    我们都在逃生。途中,我看到一名士兵肚皮肿胀地漂浮在河面上。他一定在绝望中试图从火海中跳进河流逃生。再远一些,死人们排成了一长溜。

    再远一些,有一个女人被一根大圆木压在tuǐ上,倒在了地上,所以她不能逃出来。当父亲看到这一景时,他呼喊道:“快过来帮她一把!”

    然而没有谁过来帮忙,他们都只想着保全自己的xìng命。父亲终于发火了,大喊道:“你们还是不是德国人?”

    他cāo起一把生锈的锯,锯掉了她的tuǐ,将她救了出来。再远一些,我们看到一个被烧黑了的人保持着行走的姿势。

    一名当时上一年级的女孩,她的母亲被压在了她们家倒塌的房子下面:我决定非和母亲一起逃跑不可。然而,火焰一直在蔓延,我的衣服已经着火,我无法再坚持下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