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与狼共舞(下)

    军人,在其起步阶段可能都会是单纯的只听命令、不问政治。可是一旦当军人走上一定高位,其自然而然的不能再继续完全与政治撇开干系。

    曾凌,其父本就是多年来在外交领域上,为西北、为安西今rì立下不世功勋的政治人才。家传受,加上唐朝也再刻意培养他的外交、政治能力。自然地,也就让他其实早在当师长的时候,便具备了政客该有的战略意识。

    而邓演达呢?从进入保定军校之rì起,到民国初期的革命风云时代。无论哪一个时代里,其实他都不能被算作简单、单纯的军人。可以说,从开始走上历史舞台那一刻开始,邓演达实际上就是扮演着军队中大政客的角sè。

    与这样两个人相比,中常会里的所有人首先便在思想上有了短板。中常会的成员里,非军队出的众人则完全与军队出的人不同。

    张嘉璈、宋子文是玩经济起家,他们更多的思考角度会侧重在放出哪个棋子,对安西的经济发展影响有多大。潘复、杨永泰是纯粹的政途一路走上来,无论是在北洋时期,还是在西北时期,直到如今更多的时候他们所重视的更多只会是于民生、民安、民权等方面。..

    穆海林、唐宽两个,从其初期便是跟随唐朝一起开创西北军、打造出一支无敌共和军的老牌元勋。但在安西建国后,他们却更多的被唐朝推到了司法、立法体系中去。让他们逐渐地变成了无论办什么事,都会先想下法理与人xìng。

    顾维钧则是安西致公党、乃至整个世界都公认的外交绝对领袖人物。他的思想深处,遇上任何事,确实有战略角度、宏观看世界的心理。然而却因其从未真正地在军营,上前线,而注定无法具备真正军事上的战略意识与观察能力。

    蒋方震虽然是三军总参谋长、多年来安西共和军,更是唐朝个人绝对一号军事上得力助手。但他的思想,在与时俱进的大时代里已经开始落伍、开始滞后。落后就要挨打,蒋方震凭借其卓越的战略战术,暂时不会挨打。但绝对无法与青年健锐比与时俱进……

    种种原因。造成中常会还是与军事会产生了分歧。而作为安西这个国家、致公党这个执政党至高无上的领袖,唐朝无疑是在两派之间最大的、具有最终决定权的裁判。那么唐朝最后选择的裁判权行使,会倾向于哪一方呢?

    很快,当双方暂停争执之后。唐朝终于悠悠然间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我的想法。是舍小保大。我很赞同邓、曾的想法,波兰是我国与纳粹德国之间最为重要的缓冲地带。可以这样来说,我们是在关着门过rì子。波兰是我们的大门。荷兰、丹麦是我们的两扇窗。

    窗子如果烂掉了,我们可以去修补。因为至少不会给外人直接越过窗子,轻易地跑进我们家里来闹腾。可是大门如果被拆掉,那么好吧,我们各位都等着看到自己家的地面上,天天介战火熊熊燃烧,我们多年来辛苦建立起来的现有局面被战火摧残、我们的同胞在战火中保守蹂躏吧!

    所以呢!我决定,我亲自约见朱莉安娜王储,顾维钧去见丹麦国王。就让这两个国家,跟德国人先消耗一下。既能确保不致战争形式失衡,又能确保对德国进行消耗。更关键的,还是这两个国家有德国人没有的、英国人比不起的海军力量,可以少伤亡自、多杀伤纳粹……”

    唐朝敲定了最终决议,中常会里的诸人再有意见,面对伟大领袖的决策时他们已经习惯了无挑选服从。

    于是乎,在这次紧急的联席会议结束仅仅两个小时之后。杨永泰代表安西共和国最高当局,正式举行了一个记者会。在记者会上,他公开地第一次将德国和希特勒比喻成了一条喂不熟的恶狼。

    于是乎,杨永泰召开记者会的时候,唐朝给荷兰王储、自己的学生朱莉安娜王储去了个电话,约她尽快到圣彼得堡相见、面谈一些十分重要的事。也是在同时,顾维钧登上了飞往哥本哈根的专机……

    安西谴责德国吞食盟友,这个态度给世界带来的是什么呢?是又一种大震撼。希特勒再得知杨永泰的高调表态之后,先被震得有些傻了眼。他在猜测:干嘛?校长难道要出手来跟我打架了吗?别,千万别呀!我可打不过校长。

    心中明知打不过,希特勒却还是不甘心。好在他还有由海因里希领衔的一众智囊团在旁边帮他。

    海因里希等人从杨永泰的讲话中找到了一点微妙的态度,那就是当一位美国记者提问、询问安西是否会因奥地利事件选择立即加入战团时。杨永泰明确表示,安西不排除随时参战,但会尽量避免自介入战争。

    这是个什么态度呢?这又说明什么呢?这个表态,说明唐朝依然是奉行者能不打尽量不打的政策。虽然在这个政策之后,唐朝会加上一句“要打就一招制敌、绝不给敌人喘息机会”的话。但只要唐朝还不想直接加入战团,事就还有余地。

    于是乎,在海因里希等人建议下,希特勒在杨永泰讲话发表之后几个小时内,连续下达命令、让他正在抢占奥地利各处军事设施的隆美尔集团军群暂缓了军事行动。暂时xìng的,只是控制了的上奥地利、下奥地利等地区,没有在继续深入抢占奥地利领土……

    然而海因里希等人也好,希特勒也罢,在这样一个极其微妙的关键时刻,却似乎忽略了安西的另外一种强大力量的存在。当唐朝起前往圣彼得堡,去与朱莉安娜约会时。唐家虎、安西报部门的一哥亲自秘密飞抵奥地利维也纳。

    唐家虎亲自飞到维也纳?要不要这么劳师动众啊?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唐家虎是唯一可以真正代表安西报部门做出重要决定,做出全力支持表态坚定可信xìng决定的人。

    那么他亲自到维也纳是做什么的呢?是来见奥地利七大反纳粹党派、社团领导人的。

    奥地利与狼共舞,结果现在被狼咬了。包括倾向赤化的奥地利mín zhǔ党、奥地利共和党、奥地利共党和奥地利基督教社会民族党在内的各党派,全都在秘密策划着抵抗德国入侵、重建新奥地利的大事件。

    可惜的是,奥地利这个国家本就只能算是欧洲地区三流国家。其经济基础并不强,其军事实力也并不壮。是德国人迫下,他们才被迫卷入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去给德国和意大利充当打手的。

    可惜的是,他们这个打手当得异常憋屈。别人当打手,东家都会给予绝对丰厚的报酬。可奥地利呢?不但没从意大利、从德国得到丰厚的报酬,反而被战争拖垮了其国家自的经济、工业与诸多行业。

    可惜的是,因为国家经济是萎靡,反纳粹七大政党砸锅卖铁、联合到一起也凑不出组建一支至少能够效仿法国戴高乐所部的军队来,抵抗德国的入侵。

    唐家虎来了,与这七大党团负责人一见面,唐家虎便开出了一系列让他们感恩涕零的条件:给七大党团一期、三年之内提供总计十五亿华元的军费和价值三十亿华元的军械,为反纳粹入侵党团提供随时政治避难所保护,帮助其培养军事、政治等人才……

    当然,这些条件后面,自然地也有着唐朝和安西的要求。这个要求是什么呢?是让奥地利从纳粹入侵yīn影下走出来以后,永远地不再建立国防军、去学索罗塞成为新的永久中立国、从此远离国际社会战争游戏……

    远离战争游戏,选择成为中立国。

    七大党团为了这个问题,开始的时候还是产生了分歧。但是很快,当玛利亚女王在兴宁城也高调站出来呼吁奥地利摒弃军事称霸、为国民长久安全计走中立国路线之后,他们似乎明白了:唐朝不想让他们再成为麻烦制造者,在给他们一个重生的机会。

    玛利亚的表呼吁,等于在告诉奥地利人:脸给你们了,要不要就看你们自己如何选择了。

    给脸就要吧!如果唐朝给你脸你不要,给你机会你不要,那么结果必然是成为下一个希腊。前门驱走德国那条恶狼,谁也不敢确保继续拥有军队、存在对外扩张威胁的奥地利后门不会冲进一头安西猛虎,将之咬得万劫不复、亡国灭种。

    在安西恩威兼施,索罗塞方面呼吁、以及随后的英国、美国、西班牙等过纷纷表态支持和赞同安西提议的压力之下。以及德**队军事重压,时刻都在蠢蠢yù动威之下。

    权衡利弊,与狼共舞吃了大亏的奥地利人,最终在三天后达成了一致:走中立国路线,效仿索罗塞永远让奥地利远离战争……(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