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抛出饵料,让恶犬希特勒去扑

    第632章

    高桥是清成为了捕兽器中一只无法再逃脱的小野兽,在他与曾世成一天之内第二次会面以后,成为了既定事实。

    为了夺回属于他的权利和地位,高桥是清全盘接受了唐朝提出的条件。这些条件中,包括承诺永远不让本与安西为敌、将与安西为敌的公民全部视为犯罪条款写入本各项基本法律中去。

    包括承认华族是shìjiè上最高贵的名族,并以本基本**来约束其国民不得再以任何形势仇视、敌视或侮辱华族人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等等一共二十六条条款,高桥是清彻底绑牢。

    既然高桥是清yǐjīng成为了安西新的“合作伙伴”,那唐朝和安西应该mǎshàng出手,帮助他重新夺回权利了吧?

    对不起,我是唐朝。shímeshíhòu该做shíme事,不需要你高桥是清来告诉我、甚至是我。该让你重新执掌本权利的shíhòu,我自然会让你回到东京、重新登上首相的宝座。时机不成熟的shíhòu,休想让老子为你去冒天下之大不韪。

    唐朝非但méiyǒu立即让赤军别动旅采取对此时正如火如荼,jìnháng夺权行动的军官派jìnháng任何行动。相反,只短短几天的功夫,由于赤军别动旅暗中煽风点火、推波助澜。本国内民众迅速地重新公开拥护和支持起军人新内阁的军国主义复兴计划,使得军人内阁轻松掌控了本全局。

    而高桥是清呢?他的首相份已被本天皇迫于压力,宣布无效。他能去哪里?总不能不是本首相了。还赖在人家希特勒的地盘上吧?当然不能,他像那样唐朝也不会同意。

    至于他的去处,唐朝早为他选好了。就在二十六条秘密签订的第二天一大早,高桥是清便登上了一架安西民航客机。他的目的地,是永久中立的海峡特区:直布罗陀……

    好了,小本的疯狂新时代全面开启了。唐朝不需要再去做太多的事,只需要坐等小本彻底疯狂到极致时,去自取灭亡了。接下来,唐朝的第二幕好戏该上演了。

    这第二幕好戏,谁当主角呢?是谁呢?其实这个主角。早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登场了。那就是被轴心国、同盟国和华约组织三大国际集团、被整个shìjiè都暂时遗忘了一般的比利时国王和她的国家。

    那朝鲜是引本发疯,比利时这个其实早已被唐朝与罗斯福确定作为和捷克斯洛伐克yīyàng当做饵一般,拿来吸引德国的饵料,是唐朝想要将希特勒引向悬崖边缘的重要棋子。舍饵犬、不加节制。最终让吃起好东西便不知自我克制的恶犬被活活撑死。唐朝很快便启动了这个全新恶作剧。

    那这恶作剧。开场戏是shíme呢?很简单,唐朝让唐家虎,从战俘营里弄出来了几个本战俘。然后告诉他们。只要你们将本就很是jīliè的比利时国内排斥将他们彻底变成为shìjiè孤立和遗忘、华族人的绪搞得更加jīliè。

    nàme,唐朝将不但让他们重新获得自由,还会正式吸纳他们加入安西安全部门,并将他们的直系亲属,全部弄到安西来、给予安西正式国籍。当然,不愿加入安全部门的也不强求,可以选择要一笔至少百万元的奖金、然后留在安西做商人或者进入企业中做工等等。

    这些本人,本是在南洋战场上被抓到的俘虏。被送往格陵兰战俘地以后,他们以为要和之前被安西和前北约组织抓到的英国人yīyàng,不饿死、冻死,也要被折磨死在这片一望无垠的白色荒漠中。

    猛然之间,听到这样一个既能让他们重获自由、离开这片白色大陆,还可以让其留在安西的大好消息。这些前本军人,几乎都是想都不想立即便成为了安西安全部门派往比利时的“新华侨”。

    给唐朝这幕恶作剧当大龙本人,总共有八个。他们抵达比利时东部的shíhòu,每个人上都有至少一千华元。公开的份,则是一些安西企业驻比利时东部的商务买办。

    然而让这些可笑又可怜的本人méiyǒu想到的是,他们才到比利时没几天便全部走完了漫漫人生路。第一天,是一个本人在与当地德语民众做生意时,产生了并不算很严重的矛盾。结果,那个德语民众因为仇视一直骑在希特勒和德国头上的唐朝,拔刀直接将那个本刺死。

    当天晚上,其他七个本人抬着被刺死的那个家伙的尸体,直接到当地市政厅门前开始抗议。结果,几个德语比利时民间团体闻讯以后,直接冲到了市政厅广场上与这七个家伙发生了械斗。

    在械斗的人群中,其实德语人群中早有唐家虎安排进去的、会讲德语并长期潜伏在比利时东部地区一些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的特工人员混杂其中。双方一打起来,这些人二话不说,直接趁乱抽出匕首,将七个本人全部杀死在了市政厅广场上

    得知这个消息,本来还在气愤唐朝翻脸比翻书快、说不带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玩就一脚把他们踹到除了时刻觊觎着他们的希特勒之外,没人再回多看他们一眼的比利时国王和首相当时便被惊得目瞪口呆。

    然而戏是唐朝做总导演弄出来的,不等比利时国王和首相做出反应,安西驻比利时公使已冲进了皇宫。

    严正抗议,要求比利时方面三天内必须抓到杀人者,移交给安西或者海牙国际法庭jìnháng公证的审判。这是安西公使的第一个要求。

    接着,安西公使又以唐朝私人的名义,言辞jīliè地要求比利时当局直接对这些死难者的“家属”jìnháng经济赔偿,并公开就此事由王国亲自当面道歉。

    抓捕杀人凶手,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在shìjiè任何一个有法律的国家里,杀人都是犯法、都是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的。这是一个谁都不能否定、必须遵行的原则。

    但是要在三天内去抓到杀人凶手,这是一个大难题。将比利时公民移交给安西,或者海牙国际法庭去jìnháng审判,这又是一个难题。

    因为众所周知,安西的法律在对待本国公民时,极少有使用死刑的shíhòu。对待在安西境内犯罪或者从其他国家引渡到安西的外国人,诈骗三千块都有被直接送上电椅处死的。

    即便移交给海牙国际法庭,谁又不zhīdào,那个法庭中安西籍华人法官占了全部二十七个法官席位中的十九个呢?国家法民法与刑法规定中,也有法官量刑从重让罪犯成死人的条文。

    无论是引渡给安西,还是移交给海牙国际法庭,都等于是让比利时当局抓到zìjǐ国家公民后,送给被害人一方去处死。所以,这个难题不比三天内逮到杀人凶手小多少。

    最后的一个天大的难题,就是唐朝提出的让比利时国王当面去向被害人家属致歉。国民犯罪哎!哪有让国王代替公民去道歉的道理呢?国王可是比利时最高权力与国家荣耀的象征,做这样的事不就等于让整个比利时去给人家鞠躬、道歉吗?

    抓认可以,限期三天做不到。jìnháng公证的审判可以,但只能在案发地、比利时境内依照比利时的法律jìnháng审判。道歉可以,不是国王、也不会是首相,案发当地的警察局长和市长,是最高的规格。这是比利时的正式答复,也是让唐朝好戏顺利上演的一个重要戏份。

    得知比利时方面的答复以后,唐朝坏坏一笑,心中暗想:好哇!先礼后兵老子做完秀了,好戏该上演了

    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三天限期一到,唐朝tūrán在天京发表讲话,指责最近几年来由于比利时当局的不理智、不负责,导致许多华族人在比利时的利益受到了严重的侵害。

    在安西几次三番敦促、外交抗议之下,其国内仍然发生了德语民众集体仇杀安西侨民的事件。作为全shìjiè华族人的领袖,唐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发生,更不能容忍比利时当局包庇杀人凶手和无视华族人的生命与财产安全。

    为了惩罚比利时,唐朝宣布立即召回在比利时的商人、外交人员等等所有安西籍公民,同时终止与比利时的一切合作与贸易。并且,唐朝还呼吁正在比利时其他非安西籍华族人,尽快离开那里、避免祸上想走都走不了

    安西扔了朝鲜,又跟比利时彻底闹崩了?这个消息让希特勒一听到,mǎshàng从椅子上兴奋地站了起来。不出所料的,唐朝讲话完当天,希特勒便开始向靠近比利时边境的地区大规模调兵。

    很快,只一周shíjiān后。安西方面一宣布最后一个安西外交人员带着几名商人离开比利时、进入到了荷兰境内。希特勒mǎshàng出手了,他借口旅居比利时的德国侨民,长久以来受着不平等对待为由,迅速派出了三十六万人的陆军和空军,浩地杀进了比利时国土(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