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地雷加地道的攻守(上)

    奥地利的游击第二独立旅撤退了?而且是三支部队,一起消失在了英法联军的空中侦察中,这怎么kěnéng呢?

    怪事年年有,战时最是多。蒙哥马利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那三个已被奥地利总统公开通报、树立为新时期游击战三英雄的家伙,的确在撤离加索尼地区后,至少十二个消失完全处于联军空中侦察的范围之外、连yīdiǎn踪影都抓不住了。

    在这十二个小时内,那些之前漫山遍野蹿出来的、奥地利人的大小游击队武装,也先后陆续地蒸发在了茫茫大山中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任由英法联军的飞机如何低空侦察,就是抓不住任何一支成建制敌人部队的踪影。

    偶尔逮着几个疑似游击队,当飞机低空掠过时,也闪电一般钻到山沟沟里、让飞机无法低到那种高度前提下蒸发掉。

    面对这种况,蒙哥马利再次束手无策,只能下令让各部队回到原驻地重新集结。他不kěnéng将全部的精力,只用到山区这一块dìfāng上来。他还要只会另外三十六万大军,继续在西线、东线两路对奥地利人作战。

    然而就当蒙哥马利投入十八万大军,准备向维也纳方向展开新一**进攻时。奥地利游击战三英雄tūrán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而且这一次给英法联军造成的损伤,远比加索尼那一个旅还要大。

    奥地利人不是只有游击队模式的部队了吗?那如何给英法联军造成更大的伤害呢?其实道理很简单,蒙哥马利也早zhīdào、只是一直méiyǒu机会使用那两种战术而已。那两种战术。就是地雷战加地道战。

    英法联军重新开启对维也纳地区的进攻只短短三个小时,前驱部队两个师一走到一个叫做拉毛雷丘陵地带。漫山遍野的奥地利人tūrán消失在这两个师的视野里,两个师长好奇呀!至少四五万人呢!怎么kěnéng如此短的shíjiān内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呢?

    于是他们商量了一下,各自派出了一个机械步兵团,向拉毛雷腹地急速飞驰。这两个机械步兵团刚走进两个山谷入口,悬崖上、树林中,小河旁一直到公路上,各种地雷各种爆,只十几分钟就让两个团各付出了七八百人的损失、还给炸坏了一堆的机械。

    炸也就炸了,被地雷炸。只能怪两个师长zìjǐ没想到敌人会使用地雷。rúguǒ他们想到了。怎么也会先让工兵走在最前面,绝对不kěnéng直接派机械步兵上去的。

    既然错了,那就及时改正吧?两个师长让两个机械步兵团留守在yǐjīng基本没了地雷的地区,然后下令让四千多名工兵的十个工兵营快速越过机械步兵的所在的地区、向前方探索前进、准备排雷。

    可惜。这四千多个步兵刚刚进入山谷。两个山谷中的山体上。同时出现了无数的机枪口。奥地利人。竟然将地道挖得藏在了山体内。

    山顶上、山脚下,各类机枪、冲锋枪对着英法联军那些工兵一通猛打。短短二十五分钟,当工兵们仓皇地撤出山谷时。四千人只剩下不足两千人。

    这还不算完,工兵们快速后撤,一头撞上山谷入口处的机械步兵团,造成短暂混乱的功夫。在山谷入口两侧山体内,也tūrán探出来无数地机枪和冲锋枪,对着四支交集到一起的联军部队倾泻出了密集的弹雨。

    撤退!快撤退!四个团长再也受不了这漫山遍野的枪林弹雨,高喊着、带上他们的部队惊慌失措地逃回了平原地带。山体里、地面下的奥地利人也不追赶,纷纷消失在机枪垛口处。闪电般开打,闪电般收起兵器消失,让两个山谷迅速恢复了平静……

    敌人借山体和地面挖了地道?好吧!轰炸、全部火炮一起上,对那两个山谷jìnháng地毯式轰炸!两个师长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只能让两百四十多门各类大炮,对着那两个山谷玩起了火力覆盖游戏。

    轰炸持续了半个小时,两个师打光了一半带来的炮弹。两个师长才下令,从各部队强行抽调出了三千多工兵、再次摸进了山谷,想要清理干净山谷中残余的地雷,好让大部队穿过山谷继续向维也纳进发。

    对不起!他们又轻敌了!轻敌代价,就是又是前后十五分钟,一千五百名英法联军的工兵被山体和地下、尤其是山体地道里那些潜伏着的奥地利人给杀在山谷中。

    让英法联军两个师长,和刚刚赶到前线的法军军长费舍尔少将fènnù的是,奥地利人打完工兵,再次神奇地消失在山体中。

    费舍尔fènnù了,他紧急向后方求援,调来了蒙哥马利仅有的六个陆航团中的一个。同时,要来了足够打上三天的炮弹和一个炮兵师、四百八十门火炮的支援。

    小小的拉毛雷丘陵地带,到当天傍晚十分,成了英法联军航空兵、陆航部队和炮兵三位yītǐ式立体轰炸的重灾区。每一分钟,至少都有两到三发炮弹或炸弹落入这片方圆也就七八公里大小的丘陵地带中,将山体犁了一遍又一遍……

    本来带着高级军官观察团,yǐjīng下到英法联军一线部队,去考察一些军械在实战中作用的向传义。到入夜前才zhīdào,费舍尔的两个师遭遇了敌人的地雷战和地道战一起阻挡。

    让向传义和观察团一众安西将领们大跌眼镜的是,同样是毕业于安西国防大学的费舍尔,竟然使用了重火力立体轰炸犁地式打法!

    这是多么愚蠢的一种打法呀!人家奥地利人既然敢在山体中跟你玩地道战,山体中暗藏的工事肯定不会轻易被掀出地面来、甚至摧毁下。

    无奈苦笑之后,还是李兴忠直接接通了费舍尔的电话:“嗨,老同学,听说你遇上大麻烦了?”

    “是的,亲的李,我遇上了奥地利人的山地工事群和地雷阵。”

    在安西留学期间,费舍尔交好的朋友并不多。但李兴忠当时曾经担任过高级军官区队长,经常为留学生们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帮助,所以他与李兴忠很自然的也成为了莫逆好友。

    开口直言所遇困难后,费舍尔也不废话,直接继续说道:“亲的李,奥地利人实在太狡猾了,怎么样?您能帮我想出shíme好办法,让我赶在三天内带部队抵达维也纳以南二十五公里处吗?”

    脸上浮起不屑一笑,李兴忠道:“办法有,而且有两个。我们来之前,校长嘱咐过我们。但凡是在战略、战术上,国防大毕业的校友遇上难题,我们都可以帮着出谋划策。但是,我能给你出办法,用不用我却不敢多说话哦。”

    丑话先说前面,李兴忠可不想为一群与zìjǐ不想干的部队担责任,更不想被英法联军最后指责安西人依仗国力乒友好邦交国的军队。

    听到李兴忠的话,费舍尔自然也míngbái他为shíme这样说话。

    淡然一笑,费舍尔道破玄机、直言道:“亲的李,你放心。办法您给我出,用与不用我zìjǐ决定。即便是用上了,失败了,我也绝对不会将责任推卸给你、更不会制造外交纠纷。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请您放心的说出来吧……”

    十几分钟后,费舍尔的部队停止了轰炸。三个师中抽调出来的六千名工兵,在装甲兵配合与掩护下,快速冲到了拉毛雷丘陵地带最外围的基础山坡下。

    尔后,工兵铲疯狂开始挖掘,很快便在山坡下挖出了上百个地道通道和枪垛口。手雷、催泪弹,旋即便由后续跟上来的空降兵和侦察兵,一起甩进了地道里。

    李兴忠用最通俗的解释,将这称为“闷地道熏野兔法”。费舍尔一使用上,顿时让山体工事中那些奥地利人,只能鼻涕过嘴、眼泪流不止地拿起枪支向远离催泪弹挥发范围后撤过去。

    熏了十几分钟,估计山体工事中的奥地利人不后撤也全给熏晕了。费舍尔一声令下,侦察兵、空降兵们迅速钻进了工事,开始在工事中以地道对地道,对奥地利人展开山体内的反击。

    与此同时,工兵们继续前进,在装甲兵和机械步兵掩护下继续前进。一边清除残余地雷,一边扑向更深处的山坡。随后,继续挖开地道扔催泪弹、让侦察兵和空降兵进入山体去清扫敌人……

    英法联军以为他们找到了破除山体工事和地雷阵的好办法?可惜他们高兴得太早了。

    就在联军工兵展开第三次波大推进扫雷和挖开工事行动时,几个小山坡山同时出现了大批的骑兵。

    霍雷夫曼来了,带着三千多骑兵来了。一赶到拉毛雷丘陵地区,霍雷夫曼看到英法联军工兵的第一shíjiān里,他便大喊一声,率着骑兵们从山上急速向那些盟军工兵发起了冲锋。

    工兵本来武器就不行,进入山谷之后,装甲兵只能远远地跟在后面。机械步兵们的火力是很强大,可是面对如风一般冲来的骑兵,许多还来不及开火便被骑兵掠过之时搞成了废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