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新非洲计划(七),荷兰的公主到访

    朝鲜,古来便是中华久来的藩属国家。到了如今这个时代里,蒋介石之南京国民政府式微到了连自家的事都摆不定的程度。加上杨州平本就是个西北军事学院毕业的学生、李承晚也曾经在西北大学深造过,无论两个人将来如何似乎都最终只会臣服于安西。

    在这一点上,唐朝是有备无患的也是早头预料的,那个半岛上的国家,如果真正深刻纠结其根源,实际上也应该能够勉强算入华族的范畴之中。

    千余年之前,在武王伐纣之后,商纣王的叔叔、商朝的重臣箕子率五千多人东迁避难,结合当地众多土著建立国家,即古朝鲜,箕子是以统治者份去的。是被周朝分封为侯,并得到周朝的承认而成为诸侯。

    西汉初年,西汉的燕王、刘邦的起家老兄弟卢绾背叛汉朝,逃亡去了匈奴。其臣卫满亦一同出走,并带同千馀人进入朝鲜半岛。

    之后,推翻了箕子所建古朝鲜的哀王,并取得其都王俭城,新政权被称为中国历史称为卫氏朝鲜,是为了区别不同时期、不同民族所建立的朝鲜。

    卫满的王朝,由于当初一建立就是跟汉家人在根子上存在思想中不可调和的矛盾,注定要跟大汉唱反调的。所以,卫满夺了箕子的小江山,也没坐上多少年。他的子孙就在卫氏朝鲜延续到八十来年的时候,被一代名声大到惊人的汉武帝派兵给灭掉了……

    从那以后,朝鲜那个半岛上就开始乱了了、不再是一个朝廷当家的了。高句丽、百济、新罗三足鼎力,被朝鲜人自己那后来弄的煞有其事的似乎很象中国的三国时代。

    可是几百年的战乱,起源上不同的三韩才经过七百多年的战争,最终还是在盛唐李家的出手之下、由唐高宗派大将薛仁贵帮助新罗国实现了半岛的重新统一。

    但是没统一多久,新罗的暴政又引起农民起义。一个本来姓李、据说是当初在玄武门被唐太宗给杀了的某个王子后裔的甄萱趁着朝鲜打乱,建立起了个后百济国。

    另外一个权臣王建。则建立起了一个新的高丽王朝。结果,最终王建咩了后百济与新罗,实现高丽的小一统……

    到了元朝以后。那个半岛上先是给蒙古人征服、接着和小本打了n多年的战争。接着就是大明朝的时候,他们也是内部动乱不休、起源都是为利益驱使引发的内讧。

    对于那个狭隘心理主导大局的小民族,唐朝因为太了解其国的历史和人心了。所以在关键时刻,将朝鲜半岛上仅有的森林和煤炭资源掠夺一空之后。立即决定三大集团军撤出朝鲜半岛、返回安西国内。

    当几天后,杨州平的劳动党武装部队,在板门店一带全面与李承晚的大韩民**队爆发内战时。安西的三大集团军。连带这安西派入朝鲜的领使团、商团成员全都安全地撤回到了安西的国内。

    在杨州平与李承晚全面开战的同一天,远在欧洲的哥本哈根,唐朝与丹麦国王正式签署了《安西与丹麦关于‘新非洲计划’的联合公报》。在公报之中,丹麦再次以小国成了大事的核心国,三百多亿华元的总资金,使其成为新非洲发展同盟国组织的创始成员之一。

    而作为最先响应唐朝的新非洲计划国家,尼利亚和象牙海岸。也成为了新非洲发展同盟国组织的其他两个创始成员国。

    这个新生的国际组织,将计划用五年时间初步完成非洲的经济、金融、军事和政治机构基础改革,然后用百年甚至更长时间去协助非洲国家建立起一个崭新地、繁荣富强的新非洲……

    记者们围堵唐朝的新闻发言人、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赵一荻的时候,重点问题全都集中在了这个新非洲发展同盟国组织上,几乎这个世界上没人再去注意朝鲜半岛在发生着什么……

    唐朝从哥本哈根乘坐着飞机离开了。目标直奔荷兰王国首都鹿特丹。有了之前丹麦的样板,荷兰的首相与王储照本宣科一般地带这一大群人再机场早早等候。待见到唐朝从机舱中走出来后,立即也是二十四响礼炮欢迎。

    当天晚上,唐朝被安排住到了尼德兰王国四个王宫中的水坝广场宫中。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水坝广场的西侧,正对着战争纪念碑,这座王宫在17世纪荷兰黄金时代兴建时是阿姆斯特丹的市政厅。1655年7月20揭幕,曾是这座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中心。

    也曾经是全城画家喜的创作主题。后来成为路易?波拿巴的荷兰王宫。这幢古典主义的王宫位于大坝上,是17世纪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共有13568棵树桩支撑着这座建筑。

    这些地桩均为1648到1655年间打入地下的原件,号称建筑史上的八大奇迹之一。后来曾从中取出过一根检测其承重能力,结果表明几百年过去,整幢房屋毫无下陷的危险。

    在主三角墙的浮雕上,阿姆斯特丹被描绘为海洋的统治者。鎏金的独角兽霸气地游动在上面。王宫的大厅里,整个世界都被置于阿姆斯特丹人的脚下。空间气势开阔,巨型水晶灯美轮美奂。

    所有地方都铺上了大理石,墙面也大多为石材装饰,雕塑的地方不多,大多以平板镶贴为主。绘画不多,这些绘画多为伦勃朗得意弟子的作品。唐朝被安排居住的房间,曾是路易波拿马的住所。房间里面,全都是当初路易波拿马使用过的法式家具。

    对于被安排住到这座王宫中来,唐朝早有预料。因为在荷兰的奥尼兰家族皇室中,是没人愿意来这座在他们心底里存在着很大影、路易波拿马留下影的皇宫,无疑是一种暗示。暗示着他们的王权,是如何得到的、是如何摄取的、使得他们一住进来便会惶恐难安……

    安排唐朝住在这里,唐朝乐得其所。当夜幕降临到这座皇宫时,唐朝以非官方份节俭了一位访客、朱丽安娜?路易丝?埃玛?玛丽?威廉敏娜。她是荷兰女王的女儿,已经被正式册封为公主。不过她更是安西天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再读的硕士研究生,一位唐朝的崇拜者。

    当分主宾落座之后,朱丽安娜先是微笑一下,尔后温文尔雅地开口说道:“尊敬的总统阁下,我此次来到这里,是想就上个月您在安西<华文报>上发表的那片论文进行一下讨教。

    不知道,您愿意给我这个虽然只是您挂名当校长的学校里,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学生当面讲解下,您在那篇文章中所阐述的许多问题精要是什么吗?我感觉得到,您在那篇文章之中,很多地方实际上与我们的荷兰王国都是存在着某种联系的,所以请谅解我的唐突,可以吗?”

    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四的荷兰公主,她是那样的年轻、美丽有楚楚动人。唐朝怎么可能拒绝这样一位异国美女,如此的要求呢。

    在《华文报》上的文章,实际上唐朝知识阐述了一下一些国际上大趋势的必然。借助一些唐朝能够接受的马.克.思学说中的一部分理论,做出了对非洲以及全世界通用的阐述而已。

    因为对于那些理论,已是再熟悉不过,唐朝先是还与朱丽安娜后,立即便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其实呢,我的那篇论文没有什么太过深奥的东西。许多的道理,其实大家都明白只是不愿意去接受而已。

    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的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一切已死的先辈们的传统,象梦魔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

    当人们好像忙于改造自己和周围的事物并创造前所未闻的事物时,恰好在这种革命危机时代,他们战战兢兢地请出亡灵来给他们以帮助,借用它们的名字、战斗口号和衣服,以便穿着这种久受尊敬的服装,用这种借来的语言,演出世界历史的新场面。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个伟大的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则作为笑剧出现。在法国,每次的革命和与其变革过程之中,这样的悲剧与笑剧就在不断的因他们对拿破仑的追念而重演着。

    但是法国人许现在明白了,他们想要的拿破仑式霸权和侵略为基础的扩张,是绝对在现在、在未来的世界上不为广大的各国所接受的。在这一点上,如果公主下您一定要与荷兰联系起来的话,那么就是要继续遵从荷兰一贯的原则,做一个好和平、永远不再去利用侵略进行扩张的美好国家,将是对荷兰未来大有好处的。

    在贵国这样一个美丽的风车之国、牧场之国、郁金香四处飘香的国度里,我们不应该见到任何人去为向外扩张而痛失家人。亲的公主下,您认为我的这个论点,是不是很适合您的王国呢?”(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