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全面对日动武的最后谋划

    安西中常会与军.委.会联系会议,每次召开都是必然的关系着重大事物。这一次,也毫不例外。

    南洋攻略的问题很快便全部确定下来之后,唐朝用深邃地目光望向窗外,悠悠间将话题转到了另外一件事上:“国外的事,就这样吧!相信徐永昌和范石生,不会辜负了我们对他二人的信任,能够顺利地讲南洋攻略计划完成。

    现在,我们来商谈一下,看看国内现在几件急需解决的事吧。第一件事,是产业结构的不协调。我们过去抓工业、抓大农业、抓大科技、抓大林业等等决策,虽然明确地写入了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去。

    开始,我想你们各位现在从各地报告上来的报表上,应该也看得出。产业机构失去平衡,加上宏观调控下的自由经济发展,已经让我国在一些基础的原料体系上出现了严重依赖进口的现象。

    这样下去,就算我们在其他国家赚再多的钱。从中南美洲六国进口橡胶、咖啡豆等工业、农业生产原料,还是不可能让我们国库迅速地再国际贸易上得到殷足的。所以,我的想法是,拿下南洋一个岛,马上派遣我国的生产建设兵团、农垦兵团过去。

    在那里,帮助他们搞国家重建的同时,也要以承包模式去垄断下南洋的橡胶和水果原料资源。只有我们官方支持,商人与两大兵团协作去如此做,才能确保我们的原料一直廉价进口下去。不再未来某一天里,突然出现大赤字。”

    听闻唐朝此翻话,在经济领域上最有发言权的陈锦涛待唐朝话说完后,最先接话道:“委座说的没错,这一点,最近国.务.院几位部长和我们金融管理委员会的几位同僚私下里相聚时,也都在这样议论。

    我国的机械产品、电子产品、医药产品、纺织产品和军工产品,目前是出口创汇的大头。我国的农业产品,却在出口上,农业部那里一直处于赤字状态。如果从各个部长所说的况来看。只有产业部和卫生部在国际贸易上,是真正在为我们的共和国增加巨大国库储备的。

    照此以往,长久下去。委座所说的况,不是不可能发生。毕竟科技研究需要时间,我们的许多产品一出口到国外,尤其是欧洲国家去。马上就会出现该国大规模自行仿制、自行生产然后在其国内市场上销售来与我国产品竞争,从而使我国的产品开始打规模出口量下降。

    委座前几天已经向相关部门正式批示,让他们尽快地跟国会联合出台一部知识产权类型的法律,来保障我国的各种技术是具有专利独享的。但是法律没出来之前。即便出来出来之后,我们的法律也不可能过于强硬地去其他国家来遵守。

    只要他们不遵守。委座所言之造假和仿造,便会慢慢地将我国现在的出口贸易顺字变成赤字。所以,我建议是直接由顾外长出面,去协调各国。直接他们来与我们进行多方谈判,在关贸总协定中加入一条知识产权和技术专利保障的条款。

    只有这样,我认为,才是最可能地至少在很长时间内,能不因其他国家仿造我国的各类产品,而将我国生产出来的大批产品滞留国内。”

    他的话一说完。顾维钧马上看着唐朝说道:“委座,跟各国商谈修改关贸总协定不是问题。可是,老陈这个提议,除非老穆在国会先拿出成型的司法方案和建议方案来,不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与其他国家谈。”

    听到他的话,唐朝站在窗口的子悠悠转回,目光落到穆海林上后问道:“海林。你估计按照前几天我给你的立法草案,国会想通过知识产权法和专利法,需要多久?”

    皱眉微思索一下,穆海林答道:“知识产权法至少要五到十个月。专利法因需要考量的技术范畴类指数太多,至少要一年以上。”

    “不行,我只给你们半年时间,必须给我拿出成型的两法律来。”面色一沉,唐朝紧盯住穆海林,语重心长的说道:“少川兄方才说的完全在理,我们自己都没有相关的具体法律可依据,又如何让人家其他国家来帮助我们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和技术专利呢?

    你们国会拖一年,没准就在这一年中,我们好不容易开创出来的外贸养国库、内财养军民的方针,就要因为其他国家迎头赶上,而被彻底摧毁。

    所以,我只给你们三个月,三个月内你们必须给我完成这两法律的制定。法理要强,但是不能出现任何冲突。相关条文与制裁度,要十分明确却不能过于残酷。

    告诉你们国会那些老爷们,三个月后我看不到这两部法律,一年后的选举我会党内的取消其参选权、党外的我呼吁百姓不给他投票。

    妈的,一个参议员一年拿国家七万五、一个众议员一年拿国家五万。整天介就知道那玩民主、耍老爷腔,到真章不给我拿出实际行动来,我要他们干什么?

    我们的公务员都他妈的人人奋进,他们一群参政议政的再不干点真为百姓着想的事,至少老子可以先停了他们的薪。”

    听完这话,穆海林脸上一阵错综复杂的表中,口中道:“既然委座您这样说,那我回去就原话转告那群老爷们。不过,委座,我真心的希望,下届的国会不要继续整些个过去习惯了北洋政府那一吃空饷、靠大山的老家伙们了。

    国会,您也该给点活力了。不然以后呀,咱们这个国家至少在立法上,是根本跟不上全面大发展步伐的。我正式向您提出个建议,那些年纪超过七十岁的咱就下届别让他们继续再国会里混子了。好嘛?”

    重重点了点头,唐朝皱眉道:“嗯,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最近也发现越来越严重了。不说别的,就说新闻法制定上,他妈的一个传媒的行业法规,他们竟然给老子足足玩了一年半才弄好。不行,绝对不行。

    下一届国会选举,党内提名的参议员和众议员,必须限定年纪在二十五周岁以上、六十五周岁以下。具有法律及相关工作经验的。可以是在四十岁以下当选两院议员。其他的,不是有在各个行业突出贡献的人,就别让他们进两院了。

    其他党派的,也必须要求他们按照这个基本原则进行提名改革。别他妈的什么人都戴个帽子就是个人,进了国会说是代表全体国民的,却他妈的反过头去变成新贵族、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白吃白喝又白拿老百姓的血汗钱。”

    言至此处微一停,唐朝转首再看顾维钧:“少川兄,若是司法完成以后,你估计关贸总协定的相关条款增加谈判。你这里需要多久能搞定?”

    “只要委座和杨国务卿全力支持,最快三个月、最慢半年。相信现在各国。是没有哪个国家敢为了这样的利益,来冒与被我国制裁的大险的。”顾维钧言语中,脸上浮起了一丝不该属于他的狡黠笑容。

    也是狡黠一笑,唐朝低头走回到自己座位上。

    坐下后,抬头再扫视着众人时,唐朝道:“国际贸易是我国现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基本点,我们也不能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做事,也该适当的让我们的贸易伙伴得到一些大利。

    所以,我想到的第二个事。就是仿效美国和英伦三国,对我国的相关贸易往来频繁的。诸如西班牙、美国、法国和波罗的海五国以及印度支那四十九国和西亚国家,给予一定的最惠国待遇。

    这个最惠国待遇,是基于关贸总协定基础上,增加对该国的国家贷款扶持和各类民间往来便利。比如那些国家的人,如果想来我国旅游,原本签证时间需要至少半年。我们给他简化掉。简化到最多一个月。

    想来我国留学的,现在的体制下,批准签证需要至少三个月,我们可以给那些国家简化到只要半个月。商人来我国。目前是需要至少一年的审批,我们也要通过签证体制改革,将之简化到一周内给予答复。

    此外,只要享受了我们给予最惠国待遇的国家不进行恶意的政府补贴,来促进那些国家对我国贸易上的恶竞争,给我们造成贸易赤字。我们就支持他们对其国内的各个行业给予行业政府补贴,他们需要资金支持,我们也可以增加贷款给他们。

    钱嘛,就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反正羊毛出在羊上。对真心跟我们做兄弟、做朋友的国家,我们需要该割的时候割点,该出血的时候放点血给。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现在的大和平局势长久发展下去。

    也只有通过这样的方法,才能确保不让那个希特勒在欧洲迅速重新振作起来,成为我们必须对付的下一个敌人。当然,这个方法,更容易让许多国家因国家利益,牢牢地跟我们的安西绑定在一架战车上。

    怎么样,我的这两个提议,大家都有意见没?没有意见和建议的话,请举手表决吧!”唐朝话至最后,虽然语气依旧是商议的,但是所有人都从他脸上看出了往里那种王霸气度。

    没人会反对,也没人敢反对。虽然唐朝是个军人出,但是建国已经进入第四个年头,这些中常委和军.委.会委员们早已清楚,他们这位英明的伟大领袖,是个绝对旷古绝今的全能奇才。

    其实也只有唐朝自己心里十分清楚,就连军事上,如果不是小猫帮着闹出来的领先世界五十到一百年的装备,自己都依然还是从前那个自己。只是在决策上,多出了一些决绝而已......

    ※※※※※※※※※※※※※※※※※※※※※※※※※※※※※※※※※※※※

    夜幕,再次笼罩了天京城。

    总统府西楼、唐朝私人住所的二层餐厅内。

    唐朝看着眼前站着的刚刚完成军与国安两局并组、合并而成的国.家.安.全.部部长唐家虎。政委何紫菱,副局长郑介民、唐家民和十个司厅长们,久久没有开口。

    过了足足十五分钟,唐朝才慢慢站起走到唐家虎面前,盯着他开口道:“你们喊着要两局重新合并,我现在给你们合并了。怎么着?怎么让小本先触怒全国人民,给我们一个全面对本动武的借口,你们都想不出来办法了吗?”

    “新华......”虽然唐朝脸上是面无表、异常淡定,但是何紫菱却很清楚他这是在暗中已经动怒。

    原本将从前的报机关一分为二,何紫菱很清楚是因为女沙皇被毒杀事件。去年开始。军局和国.安.局的行政人员和前线行动人员,感觉到了两个机构之间许多时候实际上的责任和权利是重叠的,才开始不断寻找机会向唐朝请求将两局重并一处。

    为了节省国家财政资金,也为了更方便直接管理,所以唐朝接受了两局由下而上的请求,刚刚将两个局重组到一处。秦兰心晋升了二级上将军衔,不过唐朝却不想再让她来参与报工作,毕竟她已经是一儿、一女,两个孩子的母亲。

    何紫菱虽然也生了一个儿子。可是她要比秦兰心年轻,而且做事上基本不会违背唐朝任何意志去自作主张。所以。她才留任了分管政治工作的新国.家.安.全.部政治委员一职。

    眼见唐朝暗怒心生,何紫菱不想这一众实际上都是唐家人的任何一个晚辈被他痛骂到无地自容,先开口想要劝一句。

    不想,唐朝眼睛一横,冷着脸侧目看了她一眼:“闭嘴,你现在已经不再具体负责行动,我在问虎子,你别参言。管好你的政治工作,其他的少跟我这儿多嘴!”

    被唐朝如此一训斥。何紫菱顿时泪水涌动于眼眶内,撅起嘴嘟囔道:“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你凶什么凶......”

    几个年纪上与她其实相差不大,但却因为是唐朝义子或者女婿、女儿成了她晚辈的一众部司厅长们,看到二人这般表现,不各个强抑笑意、将头低得更深了。

    “笑,他妈的一个个的还好意思笑?有脸笑吗?老子现在要个借口。连个借口你们都想不出来,还有他妈的什么脸在这儿给我笑?”怒意终于迸于面,唐朝咆哮道。

    闻听这咆哮声,所有人笑意全散。各个吓得面如土色。

    “委座,您要的借口,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您一直未曾告诉我们呀!”正在所有晚辈不敢答话时,四年来坚守着要与唐朝离婚思想的宋紫薇突然开了口:“你要大借口,我们按照大借口方向去想。你要小借口,我们便按照小问题去想。您不说,请不要责怪我们可以吗?”

    对内心里实际依然淳朴的宋紫薇,唐朝四年来一直感觉有愧疚感。同样是自己最早的女人,秦兰心已经被致公党内部提名,转年的国会选举中要提名为法制事务局局长人选,同时还兼着军事参议会二级参议职务。

    可是宋紫薇,当初立下的功劳不必秦兰心小,对自己的好也是真心实意、历历在目。如今,却只能是凭借幽灵小组和恐怖天使功绩,做了国.安.部机要司司长。

    家不能回,秦兰心和何紫菱都是二级上将了,她却仍然盘桓在少将军阶上。个人感和生活上,更是四年来,一点也没让唐朝尽到一个当丈夫的责任。

    所以,她一开口,唐朝马上语气变得缓和了些,微微点头道:“也对,是我没交代明白。好吧,那我现在告诉你们,我要个不大不小的事件来当借口。即不要我国付出的代价太大,又能激起全国人民新一轮对本人的仇视**,从而使我们出兵的理由变得充分......”

    “委座,如果是我国的渔船被本海军打中了,您认为这样的理由够充分吗?”方才连头都不敢抬的头的郑介民突然抬头问了一句。

    闻言转头看向他,唐朝恢复庄肃神道:“什么样的渔船,如何制造借口?你有具体的想法,先说出来听一听......”

    ※※※※※※※※※※※※※※※※※※※※※※※※※※※※※※※※※※※※

    太阳,再次升起在本海峡上。一艘悬挂着安西五星红旗的渔船,突然出现在了安西舰队的后方。

    军舰上的官兵们,已经接到通知,让他们不要去管过往的安西渔民到什么地方去捕鱼、只管保护好他们的安全。

    渔船上,七个精壮的大汉,驾驶着渔船与军舰擦肩而过时,与军舰上的士兵们亲切地用喊话交流了几句后,便在军人们注视下将渔船开到了接近本领海的海域上撒网打起鱼来。

    对面,军的二十一艘军舰上,本海军的士兵们惊奇地看着在这大战一触即发的海域里,突然出现的这艘渔船久久没有动静。他们惊奇中、密切地关注着这艘渔船的动向,并且准备好了扬声器,时刻准备在渔船进入本领海时随时发出警告......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