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北干巴鲁战役,首次决战全面开幕

    北干巴鲁北面,徐永昌与林虎等人开着玩笑的时候。北干巴鲁正南面、东南面两个方向,军的第十四常设师团3万人、第二十七师团2.7万人和第九十三师团2.8万人正齐头急进地向着北干巴鲁赶来。

    与陆军同时行动的,还有本空军第四旅团的一百八十架战斗机、8000人也从占碑飞到了北干巴鲁上空进行支援。加上原本在城中的军一个宪兵师团2.1万人,北干巴鲁在这一天集结了军10.5万余人生力部队。

    唐朝提出从志.愿.军一正式介入,便军进行大集团决战的构想,犹徐永昌、范石生主导、宋拓、林虎等人配合着,终于要成型了。

    徐永昌与林虎开着玩笑的时候,抗同盟军九个旅全部压到了北干巴鲁城北一公里的位置上。这九个旅,在第一轮的进攻中,全部损失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兵员。

    抗同盟军虽然在声势上站在正义的一方,却因为其从前并未有完善的政治宣传体系。所以,兵员补充成了一个大难题。

    孙英和同盟军副司令朴那差中将,在徐永昌与林虎的玩笑结束时,便因此事一起站到了徐永昌和宋拓的面前。

    孙英因为贪腐案被查办、尔后进入军事参议会并未彻底的坐上冷板凳,他被唐朝勒令送进了伏龙芝军事学院高级将领后勤班、政治班深造了整整三年。此时,已经由当初那个横刀立马的将军。蜕变成了一个即能提兵冲锋、又能管好后勤和军政的全面型高级指挥官。

    朴那差中将两年前进入天京军事学院前,只不过的苏门答腊岛一个游击纵队的副总指挥。在进入天京军事学院、成为唐朝的门生后,他也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往十分严重的游击习气和匪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十足的军人气质。

    因为二人都是安西两所最高等的天字号学校培养出来的高级军官,同为唐朝的天子门生。所以一站到徐永昌和宋拓面前,没有出现谁抢话的现象。

    朴那差对孙英使了一个眼色,孙英也不推辞,对徐永昌和宋拓敬了一个军礼后便说道:“二位长官,抗同盟军那九个旅,最多的战斗减员两千人、最少的战斗减员一千五百人。

    后勤上。我军预备队只是志.愿.军。若以同盟军九旅继续做主力推进,我和朴那差副司令商议后,感觉十分容易出现大问题。不补充新兵员,兵力上将是我军同盟九旅3.2万人去和军地面上的9.8万人左右进行正面对攻。

    虽然在上一轮的进攻中,同盟九旅已经将军往那种嚣张的气焰彻底打没了。但是,毕竟他们不是我军志.愿.军部队里那些老兵们,我和朴那差副司令提议,改由志.愿.军地面部队担任第二轮城区作战的主力。”

    听完他的话,徐永昌先是微微皱眉想了想。随后转头看向宋拓:“宋司令。我的想法是九旅缩整、立即重编为八个旅。第九旅旅长、第三旅政委、第四旅参谋长、第五旅副旅长不是都战死了吗?在军官问题上至少不会出现问题。

    这样,即可以减少我军虚涨的编制问题继续持续下去。又可以整合最强有力的兵员对敌展开下一轮攻击。同时,我的想法还想让我志.愿.军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四个沼泽豹装甲步兵旅在接下来的战斗,担任主冲锋任务。

    毕竟同盟军的部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装甲车,只有那些步兵车是上一轮我军伤亡最主要的原因。若是以我国沼泽豹新型轻装甲车作为主要冲锋利器,至少可以让我军即便面对上军三个地面师团的装甲部队时,仍可不至于被短时间伤亡过巨。您看,我这想法可行否?”

    目光如炬地看着徐永昌,宋拓毫不思索直接答道:“装甲兵对抗,徐司令您比我们这些人都有经验。您若是这样想,我便支持。只不过,我们不能忽略了军的空军呀!

    虽然他们只有一百八十架无法与我军形成正面对攻的落后战机,可是若不先遏制住他们,怕是地面的装甲部队也很容易为其重创吧!”

    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徐永昌皱眉道:“不错,小本的飞机遇上我们战机。根本不可能是对手。但是如果我们一个不小心,给了他们轰击我军地面部队的机会,确实会对我军的装甲集团冲锋造成很大的不必要伤亡......”

    话语微微一停,似是想好了什么。徐永昌抬头重新正视宋拓道:“那就这样,我们将装甲兵第一旅作为预备队,紧压到一线部队后,以其沼泽豹战车自载的近程地对空火箭弹为一线部队做地面保障。

    同时,我们将四个战斗航空团,以三个团级编制在空中形成密集的三角形空中防御集群,确保军战机无法进入到我军与军的地面正面战场上空。留下一个航空团,作为空军的预备队。

    陆航部队方面,我们也不再保留太多的预备队,只留下一个团做为预备队,其他四个团全部直接投放到战场上。这样,真正的陆空炮多兵种攻击阵型便可形成,相信可以让军很难再形成强力反击......”

    徐永昌的想法,再次得到了宋拓的赞同。十几分钟后,3.2万抗同盟军开始进行战地整编时,志.愿.军的四个装甲步兵旅、2万名安西老兵接防了他们的一线战场抵御阵地。志.愿.军四个陆航团的320架直升机,则盘旋在装甲步兵旅上空,进行低空警戒式大规模巡航。

    志.愿.军航空兵的四个战斗团、144架歼击机和具备空中对抗能力的鹰3式火箭弹轰炸机也在同时间飞到了地面部队上空,迅速的织造出了一张两千米以上高空、叠式防御巡航大网。

    志.愿.军与抗同盟军的盟军部队。按照徐永昌的作战部署,在一个小时后完成了总兵力8.8万人的大重组。在北干巴鲁北面长达四公里地带,重新新城了锋矢状攻击阵形。志.愿.军全面进入南洋的第一场大规模决战战役,自此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

    刚刚抵达北干巴鲁的军前线总指挥官竹上常三郎大将,刚刚进入指挥部便接到了侦察部队的回报。得知盟军部队如此部署,他气得一拳砸到了桌子上。

    大声咆哮着,竹上常三郎吼道:“混蛋,该死的支那猪们,怎么可能这样短的时间内便完成新的部署!该死的唐朝,他究竟给他的军队和这些南洋猴子们灌输了什么东西?竟然连一点混乱都见不到?”

    骂了两句。他猛地一转头,盯住第十四师团师团长松木直亮中将:“松木君,我命令你的第十四师团一完成最后的整备,立即出城去,将那些抵在我们面前只有一公里的支那猪、南洋猴子,在一个小时内赶到三公里以外地区去。你,有信心吗?”

    被最先点到了名,松木直亮心底里一阵叫苦。其他两个师团长也许还敢做着通过反击,击溃安西志.愿.军已经变成主力的轻装甲兵团幻想。可是他。却心底里十分清楚安西人捅咕出来那个沼泽豹轻型装甲车有多么犀利、更清楚地知道安西老兵上了战场有多强大战斗力。

    那是在三年前,当时的安西与本关系还很和睦。松木直亮曾经被本陆军部选拔。派到安西去考察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在那半年的时间里,松木直亮和其他四位军师团长曾特许参观了安西军事科学院新装备展示中心。

    在那里,他们都眼见了当时技术还不够完善、能上还有许多瑕疵的沼泽豹1型轻型雨林装甲车能。雨林装甲车,顾名思义就是安西为了应对可能发生在带雨林、多山多沼泽地带的战争而专项研发的新型战车。

    这种战车,其装甲厚度虽然只有区区的12.75毫米。但是那种装甲,却与世界上乃至安西国内其他装甲车上的原料完全不同、是一种多复合型新合金材料。

    在松木直亮与其他四位军师团长参观时,安西军队做展示时使用的便是军最长用的7.62毫米反坦克炮。让松木无法忘记的是,当时十几颗7.62毫米反坦克炮弹击中一辆沼泽豹,只是在其外壳上炸出了一些浅浅的坑洼。却无法突破其装甲对内体进行任何损伤。

    与沼泽豹相比,此时即便是外覆甲厚度达到24毫米军中型战车和厚度达30毫米的重型主战战车,面对7.62毫米反坦克炮攻击时,都不敢确保在同时被十几颗炮弹击中而无虞......

    那次考察结束后,松木直亮还从后续去安西考察的同僚们空中得知,后来安西又研制出了一种只需要两名士兵合作使用,便可轻易击穿军24毫米装甲车覆甲的步兵反坦克火箭。

    有这两样远远超越了军装备的新型主战装备。松木直亮十分清楚,他的部队很难去完成一个小时内击退安西志.愿.军装甲步兵,更可能被击退的他。所以,他没有立即接话。站在原地低着头、十几秒时间内没有出声。

    眼见他如此,竹上常三郎更加愤怒了:“怎么了?松木君,你带领你的第十四师团,从全步兵时代转化成了装甲混成步兵时代。难道,难道你是被那群安西杂种给吓破了胆吗......”

    就在竹上常三郎质问松木直亮时,一名大佐走进房间,在第二十七师团师团长宫地久寿马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那名大佐转走出去时,作为松木直亮上一任第十四师团师团长的宫地久寿马上前一步,正色对竹上常三郎大声说道:“司令官阁下。我第二十七师团先于其他两个师团完成整备集结,我恳请您许我的师团,代替第十四师团去执行您刚刚说的任务。”

    闻言齐转头,松木直亮向宫地久寿马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时,竹上常三郎道:“很好,宫地君老当益壮,不愧是我大本皇军十三常青树中最有勇武的一位。好,我同意,就由你的第二十七师团担任此次反击南洋猴子、安西杂种的第一梯队......”

    一道命令发出,竹上旋即转首重新看向松木直亮和第九十三师团师团长金山久松中将:“你们二位。松木君的部队务必在十分钟后完成最后的整备,然后立即从左翼给予宫地师团以炮火支援。

    金山君的部队务必在十五分钟后完成最后的整备,然后立即从右翼给予宫地师团以炮火支援。一旦战机向利于我军方向转变,三个师团齐头并进。怯战者,军法处置......”

    听到他的命令,三个师团长心底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来到南洋四年了,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战役、一场很可能是装甲步兵大集团对冲的绞杀战就要爆发了......

    竹上的命令,旋即又向军第四十航空旅团发了过去,。四十航空旅团的一百八十架战机。在几分钟后便全部升空。但是他们很清楚其战机攻击范围上限只有两千米,是根本无法与战机上装备了雷达系统、电子指挥系统和电子巡航导弹的安西战机对抗的。

    所以。他们的盘旋,只维持在了距离安西航空兵部队巡航范围半公里以南地区,掩护着宫地师团向盟军一线阵地迫近不敢近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当时间锁定到十二点三十分时,宫地师团还未完成最后的冲锋列阵,盟军的装甲步兵第四旅便在志.愿.军第三纵队司令员雷震的亲自指挥下,率先对军靠近北干巴鲁城区的阵地发起了全面进攻。

    “十二团赵友志,你给老子把左翼那个军正在集结的装甲部队在五分钟内冲散。十三团李光生。你给老子把右翼那个军正在集结的步兵车阵型,五分钟内解决掉。十四团罗宗宝,跟着老子上,正面去让对面军见识下我们的反坦克炮和火箭弹......”

    一连串命令发完,雷震一扭转电台频率,连接到了徐永昌终端点后,大声说道:“徐总。俺带着部队上了,您告诉俺们后面的那些兄弟部队,如果行动慢了,别说俺雷震贪功不给他们留机会......”

    “好了。雷震,你小子就别他娘地再这给我闹腾。放心吧,你后面现在是两个刚刚整编完毕的抗同盟军独立旅,整整一万人,是不会让你小子还得打扫战场的。”听筒中,十分迅速的传出了徐永昌的回话声。

    虽然在战前彼此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徐永昌当年进军大西南、进中原时期都曾是战功赫赫的西北军名将。

    所以雷震听到他的话后,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将频率调整回他与部下们连接的频率声大吼道:“第四旅,冲锋、冲锋......”

    而徐永昌,在被唐朝内定下成为志.愿.军最高军事主官后,首先便跑到总政治部军官局将所有志.愿.军少尉以上军官档案调了出去。

    对这个雷震,他从档案上看到是这样的资料:雷震,1901年生,四.川浦江人。1919年加入西北军,后历任列兵、下士、准尉。西北陆军军官学校第九期炮兵科毕业,后被秘密派往广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进入黄埔二期炮兵科学习。

    在校期间,历任西北政工组地下联络员、黄埔西北政工部别动组成员、副组长,黄埔西北政工部作战研习科副科长、科长......

    返回西北军后,历任特种兵部队少校营长、中校团长。又入西北军事学院混成作战指挥系高级班深造。毕业后,调入中央警卫师任上校团长、上校副旅长兼参谋长......

    由于当时对所有秘密派往黄埔的学生都十分感兴趣,徐永昌特意找到了雷震特种兵时期的老长官孙立人和杨虎城了解了一下他的况,知道了他是个上了战场冲锋永在前、从不争功劳的勇武与人际兼顾型战将。

    因长官对部下了解,部下对长官敬畏,一直以来便是安西共和军形成上下级协调通达的主要原因。在共和军中,即便是跟唐朝关系再好的人,哪怕是十三公子都算在其中。没有真材实料,根本指挥、调遣不动部队。

    也正是这种传统的特质,让雷震这样一个年轻的将领,能够在三十而立刚一过,便成为唐朝点将的少将纵队司令员。

    这位少将司令员,带着他的一个装甲步兵旅,在发起全面冲锋后,也证实了唐朝选拔军官的模式与规责是完全正确的......

    第四装甲步兵旅,装备着360辆沼泽豹。每辆战车上,搭乘了3-4名官兵。集团阵型冲锋一开始,便冲在了全旅最前面。边前进,边用82毫米火炮和两翼悬挂的自动装载12毫米火箭炮,对军尚未完成集结的部队展开了火力覆盖。

    跟在装甲集群后面的,是80辆装配有两枚12毫米火箭炮的装甲步兵车,每辆步兵车中搭乘了三十名官兵。这样一来,让军在第四旅步兵未接近距敌二百米、下车之前,根本摸不着任何一个志.愿.军士兵。

    跟随在第四旅冲锋大队最后面的,是六十门105毫米自行火炮车。这些火炮,在口径上与军的辅助火炮口径相同,发速度却因使用了自动装填和卸弹装置,远超于军十倍左右。

    加上空中驰援的36架战机、80架直升机以及后方炮兵、火箭兵的火力支持,雷震带着他的铁甲雄狮几乎是未遭受到军任何阻挡,便直接冲到了距离军两百米距离的位置上。

    “步兵下车,战车继续前冲。炮车给我寻找一切军重火力点、展开重点攻击!”大喝着再次下达完命令,雷震猛地抓过放在边的冲锋枪,一脚踢开了指挥车的车门也从指挥车中跳到了车外。

    稍一稳,雷震看到迅速从周围步兵车上跳下来的部下们后,举起手中枪、指向军阵地方向,大声喊道:“兄弟们,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几千个声音,同时呼应了雷震。

    “好,首战已经被盟军夺去,但是真正的大仗才刚刚开始。跟着我,冲上去,杀光那些本小萝卜头,为我们死难的华族同胞报仇,冲啊......”喊声一完,雷震率先在各种火力掩护中、紧追着前方的战车冲向了军的战壕......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