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恶魔吞噬”小日本,新型导弹南洋试战

    赔笑一下,杨永泰道:“虽是如此,委座,我确实总感觉这次我们的计划中,仅这个赤军的行动计划是不是有些太丧失人道啊?毕竟若按计划继续执行下,本的平民将成为最大的一群无辜遇袭者啊!”

    听到他的话,唐朝笑容戛然止住。

    脸上迅速浮起狠厉面容,唐朝道:“小本进行的军国主义,让那个国家所有的平民现在都与他们的军队是紧密相关的吧?畅卿兄,难道你忘记了,小本居然连女人都送到战场去搞什么慰安所、鼓动他们的士兵去屠杀南洋我们的同胞了吗?

    平民,本现在没有绝对的平民。九成九的本人,如今都是军属。只要他们的家人在军队中,对不起,他们便不能再算作完全的平民。因为按照本的宪法,四十五岁以下、十五岁以上男女随时都可能被征召进入军队中去。

    与其等那些所谓的平民,未来对南洋我们的同胞挥舞屠刀。我们将其扼杀于未出本土之前,才是最佳的选择。畅卿兄,妇人之人不该有,因为我们对待的不是一群人。那是一群野心勃勃、心里满是狼血的猢狲。”

    “畅卿,委座的话在理呀!”本来还在低头看着报纸的穆海林这时抬起了头,看着杨永泰他继续说道:“小本的宪法决定了一旦他们的天皇发布全民征召令,其国家半数、甚至六成的人都可能成为军人、成为与我们为敌的人。

    在这样一种况下,只要小本一天不修改他们的宪法,将其宪法归位回从前那种非普及义务兵役制中去。那么,他们的国民都不该真正看做单纯的平民,至少属于欧联基本法中列数的准军事人口。所以,根本不用去考虑什么人道问题,对潜在敌是不该有任何姑息的。”

    “老穆这话我也赞成。”坐在穆海林对面沙发上的蒋方震,这时也开口接话道:“只要其属于准军事人口,便不受任何人道主义约束。若想真正遏制住小本,让她们至少许多年无法去对中国东北动武。那么即使杀得本人口锐减一半都尤为不足。

    所以,国务卿您不必再去想什么人道主义,也不必担心赤军的行动,会引起其他国家的反感。这一点,相信您也知道正在美国访问的张闰农昨天与美国国防部长签订的安美国防合作协议上。已经看出来了。

    只要我们不表示反感或者要进行惩罚。无论是之前已经于我国签订了同样协议的英伦三国、尔兰、波罗的海五国、西班牙和葡萄牙,还是德、意、奥、匈、法等国,都绝对不敢先冒头去帮本人什么的。

    人道主义危机,您也很清楚。实际上就是委座抛出来一个未来对任何一个不听话国家的后备借口而已。我们制定的游戏规则,其他国家是不敢来用这样的规则,跟我找麻烦的。毕竟与本想必,我们才是他们现在最大利益国家。除非,他们想经济开始大衰退了。”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客。更加有小猫不时能将另外一个空间中,许多国际上游戏规则如何制定和其玩法传输给唐朝,唐朝对“人道主义”这个借口是绝对有成竹的。

    而唐朝有成竹,一将实底交代给边这些安西核心领导集体的成员之后,演进结果则正是整个安西核心领导集体清晰、明确这个借口真实利弊。

    自然地,即便是杨永泰也不会再为本可能发生的、真正意义上的“人道主义危机”会带来什么国际关系危机和唐朝曾说过的针对恐怖主义的全世界反恐怖袭击模式提前出现。

    只要一天国际上不出线唐朝预想的那个反恐怖联盟组织,唐朝确定下来的谈判、外交压迫、军事进攻与经济控制四大基本称霸准则,便不会被轻易破坏掉。

    所以杨永泰微微思索后,轻点着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将‘恶魔吞噬’继续下去。人道主义的问题,我也便不再多言了。”

    “父亲,儿子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如果可行,应该可以让此次的‘恶魔吞噬’计划。威力更大。”办公室内所有人都不再说话时,坐在唐朝面前左侧办公桌后面的唐家国突然站起了

    唐朝抬头看了他一眼,微笑着道:“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当着全体中常委的面说出来。也省着我还要特意召集中常会了。”

    得到许可,唐家国转先对其他六大常委笑了一下。尔后微皱眉施施然开口道:“本在其本土和朝鲜、辽东地区的驻军,只占据其总兵力的三分之一。其三分之二兵力,则全部部署在南洋战场上。

    若是将‘恶魔吞噬’计划进一步扩展,到南洋地区联合当地的抗武装一起,直接以突袭、暗杀、爆炸等手段去打击南洋军的后勤,我所想到的是至少可以让军因后勤不济而变得行动迟缓。

    只要他们行动一迟缓,南洋的抗武装才可能再对战之中得到更多的有利机会。就算那些人军事素养真如我们派去的军官团和军局回报的一样不强,相信也可以让他们多几分喘息的机会、可以多一些更加壮大的机会。

    各位叔伯、父亲,这便是我的粗浅想法。能否加入到‘恶魔吞噬’计划中去,还需你们来定。”唐家国说完,郑重地对着六大常委敬了一个军礼。

    听完他的话,顾维钧最先接话:“我认为完全可以,虽然在军事上我非足够了解。但是这几年来,百里兄、闰农兄等人也未曾少与我讲军事方面的事。就我粗浅的认识来看,家国这个想法,完全可以加入到这个计划中去。”

    “不错,我也同意少川的说法。”蒋方震在顾维钧话音落下时,马上开口表态道:“在战争地区,双方交战的前沿地区内,即便爆发更大规模的类似袭击事件,相信更不会让其他国家有过多的想法。

    而家国提出的这个想法,他只想到了军事单一层面上的利处。我却因他这个想法,想到了另外一个层面的意义。委座一直想试验导弹换上铀235贫铀弹头。但是几年来我国没有大规模战争,使得铀235弹头仍然只能是荒漠之中不断试验、无法接受实战考验。

    如果我们将导弹车、适量的铀235贫铀弹头悄悄地卖给南洋抗武装,再后继以志.愿.军名义派去几个导弹团。委座,您说是不是您想试验微型铀235弹头的计划,也可以顺带着一起付诸实战去考验了呢?”

    闻言大笑。唐朝道:“不错、不错。虽然我们的铀235提炼技术还不成熟。可是我们的导弹却是已经具备了地对空精准打击的能力。那些南洋抗武装组织一直以来跟本作战,最吃亏的便是没有空中力量和强有力的防空力量。

    如果我们以志.愿.军名义,限定数量地向那些抗武装组织出售一批地对空导弹、地对地导弹,然后给他们几颗铀弹头让他们给我们试下看看究竟到实战中好处有多大。这个办法。很好、相当好。”

    “既然委座确定了,那我附议......”

    “我附议.......”

    “我附议......”

    ※※※※※※※※※※※※※※※※※※※※※※※※※※※※※※※※※※※※※

    樱花大厦,最后的事件解决阶段安西公使突然出现,并且对“宫本进二”说了那样一翻话之后,形势很快便完全被赤军组织所主导了。

    在曾世诚离开樱花大厦一个小时后。本天皇正式下令,本刚刚开始组建的陆航部队两架武装直升机飞落到樱花大厦楼顶。里面,还装着整整一个亿英伦三国和尔兰共同使用的现金。

    拿到钱的“宫本进二”履行了他的承诺,释放了大厦内所有人人质。开着本军方的武装直升机,大摇大摆地飞上天空。尔后,在空中赤军组织有向安西驻本公使馆提出了临时政治避难申请,最后“宫本进二”在安西驻本公使馆内与曾世诚第一次见面了......

    不过,樱花大厦只是一个序幕。在樱花大厦和北海道列车爆炸案的第二天凌晨。本最大的军港、佐须贺军港还是因为本政府未正式作出表态、全面接受赤党修改宪法、改组政府和国会、许赤党参政和立即开始全民大选等条件,发生了一场不比德国大爆炸给世界带来震撼轻多少的特大爆炸事件。

    一百二十枚铀240炸弹。在短短四十七秒时间内,将本的主力战舰四十一艘、舰载和地勤海军人员一万三千七百二十八人附带着军港附近三千七百六十八名平民送上了西天......

    第三天,当安西华族“自发组织”成的安西援助南洋抗斗争志.愿.军五个独立团成立的同时。本的名古屋、广岛,发生了直接让两万三千多军民死亡的第三波次赤军组织袭击大爆炸事件。

    第四天,安西志.愿.军陆航独立团在越南人民军帮助下。最先抵达紧临南洋地区的越南某空军基地时。长崎、山本县,又发生了第四轮由赤军组织发动的**袭击事件......

    直到一周后,苏门答腊岛抗武装与军交战的前线。十二架本空军的战机肆无忌惮地一大早便升空了,向着抗武装阵地方向飞去。

    “佐佐木君。你说今天我们要炸死多少地面上那些该死的猪,才算完胜呢?”

    编号0822号轰炸机上的飞行员。对着无线电话筒这样问了一句。

    他的听筒内,马上便传回来另外一架歼击机上飞行员的回答:“嘉川,不许这样炫耀!今天是你去驾驶轰炸机了,我却被分配到这该死的歼击机上来。炸死多少,最后的数字都注定你要多过我。今天不与你比,你不许欺辱我!听到没有,你个混蛋!”

    “哈哈......”嘉川大尉听到佐佐木的回答后,大笑一声......

    正在此时,抗武装的阵地后方。二十四辆最新型的安西制造导弹车,已经接到雷达部队的消息。缓缓地,二十架导弹发架升起来、对向了天空。

    安西志愿军第二导弹独立团、团长许云汉。在一辆指挥车中看着雷达上那十二个光点,并没有立即下令让他的部下们发导弹。

    这是他第一次带着部队,使用这样先进的武器。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有机会。为在甲午战争中,被小本杀死在刘公岛的祖父报仇的机会。所以,他格外的谨慎、心理也格外的紧张。

    手中的一张废弃作战地图,在他猛然抬头抓向通讯器话筒时,竟然被他捏得有如刚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

    抓过话筒。许云汉没了任何杂念。只是大声地喝令道:“第一营,目标西北三个目标。第二营,目标东南三个目标,第三营、第四营锁定中间的六个目标。十、九、八、七、六......三、二、一......”

    “呜、呜、呜......”

    一阵连串的导弹破空发声猛然响起。二十枚电子巡航导弹拖着白色的尾巴冲上了天空......

    “我的照大神,佐佐木君,那是什么?正在向我们飞来的那是什么?”突然看到正前方在空中划出长长白色烟雾弧线的不明飞行物疾速冲来,嘉川大尉下意识间对着话筒大喊。

    可惜,没等那位佐佐木大尉给他任何回答......

    “轰、轰、轰......”

    嘉川先是听到了三声爆炸声。他一转头,先看到了原本飞行在他所驾驶轰炸机西北方向、前行大约半公里的佐佐木那架歼击机被一个白色长尾巴笼罩,闪烁出了一团异常刺眼的火光。尔后,便是佐佐木战机旁边其他两架战机,也在空中变成了一团火焰。

    不等嘉川做出任何反应,他的东南方向三架歼击机,也被那拖着大尾巴的不明飞行物集中、尔后坠下地面......

    作为一个在空中飞行了整整十年的本第一批飞行员,嘉川大尉的军事素养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他完全是不由自主地,猛然死命向下按纵杆、让他的轰炸机下坠滑行。口中则同时对着通讯器话筒大声叫喊道:“报告基地、报告基地。我们遭遇不明飞行物袭击......”

    “轰......”

    嘉川大尉的报告声还没等喊完,一枚利剑4型地对空电子巡航导弹,便精准的集中了他的战机。没有任何机会再发出任何声音,当导弹与轰炸机撞到一处引发爆炸时,可怜的嘉川竟然连袭击他们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便被撕得粉碎......

    “好、好、好......”

    “漂亮.......”

    “导弹团兄弟威武.......”

    “导弹团兄弟万岁......”

    被军飞机欺负了半年多的地面抗武装阵地上官兵们,第一次见到了不可一世、从来只是对他们狂轰滥炸的本飞机被在空中炸得粉碎,顿时在整个阵地上爆发出一阵阵地欢呼声。

    从指挥车眺望镜中看到目标敌人被全部击落后,许云汉脸上也露出了有些肃穆的笑容。

    他在嘴下轻声的念叨道:“爷爷。您看到没?孙子一次就指挥兄弟们干掉了十二架小萝卜头的飞机,孙子给您老人家报仇了。但是这仇咱们报完。看孙子接下去为其他您的那些联考兄弟们也报仇......”

    轻念声一停,许云汉重新换上庄重表,抓起话筒大声喝令道:“第一营、第四营装填开花弹、满填。第二营、第三营、第五营装填235弹、半个基数装填。”

    “第一营装填完毕......”

    “第二营装填完毕......”

    “第三营装填完毕......”

    “......”

    五个营长的声音,在大约半分钟后渐次出现在指挥车内通讯器的喇叭中。

    许云汉依旧双眼通过眺望镜注视着正前方,远处,是本军队至少一个联队构建城的用钢筋、水泥筑造的阵地。那道阵地,让此刻还在欢呼中的抗武装两万多人,啃了整整十天、付出了七千多人死伤依然没有攻破。

    现在,看老子来给你小萝卜头这块足够硬是的骨头砸个细碎吧!心中如此暗暗默念一下,许云汉新的命令旋即发出:“一营,四营,目标敌军炮兵阵地。五、四、三、二、一,放......”

    “三营、五营,目标敌军两翼防御阵地,五、四、三、二、一,放......”

    “二营,目标敌军中间步兵防御阵地,五、四、三、二、一,放......”

    “呜、呜、呜......”

    又是一阵浓浓地白色烟雾,将导弹团阵地笼罩起来。白雾缭绕之中,十八枚每个弹头都能在集中目标后,在方圆一千米范围内释放出超强子弹头的开花导弹和二十气枚铀235弹头导弹同时破空而起、扯出长长白色尾巴向军防御阵地疾冲过去......

    “轰、轰、轰......”

    地动山摇,在抗武装阵地上,当那些导弹落到军阵地上时,所有的抗武装官兵都先有了切地这样一种感觉。

    旋即,一阵阵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白炽光华,从军阵地上闪起。竟连相距两公里外的抗武装阵地上官兵们,一瞬间完全无法睁开眼睛。

    还好,事先导弹团已经通过他们的总指挥,告诉他们当第二轮导弹发后,要他们全部趴到阵地上、不要抬头、不要睁眼。

    不然的话,怕是一些仰面靠在战壕中,即便紧闭双眼仍然能明显感觉到强光闪过的士兵和他们的战友们,都会被这能与光相比刺眼光芒弄瞎了眼睛。

    “周总指挥,让您的炮兵旅,对敌人的阵地开始半个小时持续轰炸吧!相信等您的炮兵旅轰炸完,您的步兵冲上去的时候,一个活着的本兵也看不到了。”拿起另外一个话筒,说完这翻话后,许云汉坐到了指挥车内他下的凳子上。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